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刺客

第四百九十二章 刺客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国师是说,要取我之血,与南安王之血作对比分析,好查验是什么问题?”程澈听了靑翎真人讲述,问道。

    靑翎真人颔首:“正是如此。你与南安王的情况都很古怪,似毒非毒,似病非病,令人难以看透,必要进一步检查才可。”

    程澈垂眸,沉默良久问道:“依国师来看,我最有可能是什么问题?”

    靑翎真人语气有些迟疑:“贫道隐隐有个推测,却不敢肯定。小友这样,有可能是中了某种咒术……”

    “咒?”程澈眼中划过一抹讶然。

    “小友与南安王交集颇多吧?”

    程澈缓缓点头。

    “所以贫道要进一步查明,你二人此种情况究竟是天生,还是同时糟了什么人算计。”

    “不知……我身体会受到什么影响?”

    “这个还须进一步查验。”

    程澈拱手,正色道:“那就请国师先不要告诉微微。”

    靑翎真人点点头,飘然而去。

    程澈独坐于榻上,思索着靑翎真人的话。

    咒?

    难道他莫名吐血,与此有关吗?

    听到脚步声,程澈回神:“谁?”

    门外传来声音:“程大人,该吃药了。”

    “端进来吧。”

    门推开,小厮端着托盘走进来,反手关门,托盘上放着一只青花瓷蛊,正是程澈一日三顿要喝的药。

    小厮走过来,把托盘随手放在案上,端起瓷蛊捧到程澈面前:“程大人,请喝药。”

    程澈看了小厮一眼,道:“前几日给我送药的,好像不是你。”

    “呃,他有些不舒坦,大人们怕他过了病气给大人,就派小的来了。”

    程澈点点头,伸手把瓷蛊接过。

    就在这时,变故陡生。

    小厮手一翻,手心多了一柄匕首,举手便向程澈刺去。

    程澈似是早有所料,身子往旁边一斜,顺势抬脚踹了出去。

    可惜他久伤初愈,哪里使得出多大力气,小厮被踢得踉跄一下,身子只是晃了晃,举着匕首便又刺来。

    刺客近在咫尺,避无可避之下,程澈伸出双手握住匕身,阻止匕首继续往前推进,血珠顷刻就顺着指缝落下来。

    “你是何人派来的?”

    小厮面露狰狞之色:“今日,我是给明拓王子报仇来的,受死吧!”

    “西姜人?”程澈眼神一沉。

    小厮不再言语,发狠往前刺去。

    血珠簌簌而落,瞬间把被褥染红。

    僵持了片刻,程澈似乎力有不支,手陡然一松。

    匕首直直没入了他肩头。

    小厮怔了怔。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程澈手一抬,用尽全力砍在小厮颈部。

    小厮眼前发黑,打了一个转栽倒在地。

    程澈这才高声喊道:“来人——”

    此时恰好赵院使领着一位内侍过来,二人已经行到廊下,听到动静陡然变色,狂奔而入,竟是比院子里的护卫进来的还快些。

    看清室内情景,赵院使骇得魂飞魄散,扯开嗓子尖叫:“来人啊,快来人啊,有刺客!”

    那刺客头晕目眩,听到声音动了动身子想站起来。

    赵院使抄起案几上摆放的花瓶就砸了过去。

    刺客被砸个正着,晃了晃身子再次栽倒。

    赵院使惊吓过度,举着已剩半截的花瓶继续狂砸。

    程澈扶榻强撑着身体,气息微乱:“留活的……”

    涌进来的护卫忙把格外生猛的赵院使拉开,其中一人上前查看,禀告道:“刺客已经服毒自尽了。”

    他说着把栽倒在地的刺客翻转过来,果然就见那人脸色乌青,嘴角淌出一缕黑血。

    程澈皱了皱眉,看向赵院使:“劳烦赵大人把太医署出现刺客一事上报刑部吧——”

    话未说完,赵院使就冲了上来,抓着程澈惊慌失措:“程大人,您伤到了哪里?无事吧?”

    老天爷就是看不惯他过几日舒心日子,这位祖宗要是有事,看皇上和太后那架势,全太医署的人脑袋非搬家不可!

    程澈被碰到伤处,抽了口冷气,咬牙道:“只是伤了手和肩膀!”

    一番忙乱包扎好伤口,随赵院使前来的那名内侍这才开口:“程大人,咱家是奉太后之命前来探望您的。”

    “多谢太后厚爱。”程澈露出疲惫的笑。

    内侍是个有眼色的,见此把大包小包的补品放下,略说几句便告辞。

    慈宁宫内。

    “什么,你去的时候,正好有刺客想要行刺程澈?”太后听了内侍回禀惊怒交加,吩咐道,“请皇上过来!”

    昌庆帝那边同样得到了程澈遇刺的消息,吩咐锦鳞卫配合刑部严加查探的同时,匆匆赶往慈宁宫。

    “母后——”

    太后脸上阴云密布,不冷不热道:“看来皇上也知道了?”

    “是。”昌庆帝一脸羞愧。

    太后摇摇头:“皇上啊,二十多年前,嫡皇子被奸妃所害,你尚可说不知情。可如今那孩子在太医署养病都能混进刺客去,这是幸好人没事,万一要是有个什么好歹——”

    “是朕疏忽了。朕已经下令,让程澈即刻搬进宫里来。”

    太后皱眉:“名不正言不顺,他一个成年男子如何能搬进宫里来?”

    “先让他在前殿暂住,等在太庙前行过滴血认亲之礼,再做安排。”

    “夜长梦多,皇上还是尽快吧。”

    “已经让钦天监选日子了。”昌庆帝心中有些后怕。

    这几****早已考虑过,一旦程澈正式认祖归宗,以他嫡皇子的身份,唯有立为太子才能免除隐患。

    这是他这个当父亲的亏欠他的。万一再出什么事,那可真是再无法弥补了。

    昌庆帝下定了决心。只要滴血认亲顺利,他再不管那些御史言官说什么,太子是立定了!

    程澈在太医署遇刺,随后竟搬去皇城暂住的事惊掉了许多人的下巴,而这一日里,京城纷乱不断。

    京城多处都出现了闹事之人,短短一日发生十数起血案,五城兵马司和刑部忙个天翻地覆,压力之下办案的官差马不停蹄捉拿要犯,衙门内反而空虚下来。

    就在京城上至高官下至百姓人心惶惶之中,一场大火从刑部大牢烧起,犯人死伤者众,而从边西押解回京的疑似叛逆吴越楼,便死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