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九十三章 挑明

第四百九十三章 挑明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吴越楼一死,叛逆线索兀地中断了,刑部尚书战战兢兢向昌庆帝禀告了此事,被昌庆帝一顿臭骂,责令继续追查。

    一日之内,低沉的气压笼罩在京城上空。

    程微是转日才得知程澈遇刺的。

    “母亲,二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们竟然瞒着我!”

    “国师都说了,你要好好养着,不能费神……”

    程微抬脚便走:“我去找二哥!”

    “你等等!”韩氏一把拉住程微,数落道,“急忙忙往外跑什么,瞧着是长大了,一沾你二哥的事就昏头。你现在就是去太医署,也见不着他的。你二哥遇刺当日,就搬去皇城暂住了。”

    程微惊讶地张张嘴,挤出一句话来:“怎么会搬进皇城?”

    韩氏抿着嘴角笑:“定然是因为你二哥立了大功回来,皇上格外看重他呗。”

    程微蹙眉。

    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历来立下汗马功劳的臣子多了去,也没见几个帝王像当今天子这般关心二哥。

    程微来回踱步,猛然停住。

    难道是和二哥的身世有关?师父曾说,二哥的生身父母已经寻到了。

    这个念头一起,她不由往更深处想去。

    师父还说,二哥与南安王的病症有几分相似,难道——

    不对,南安王如今不过三十出头,怎么可能是二哥的父亲?

    韩氏在一旁见程微时而摇头时而蹙眉,伸手拍了她一下:“怎么傻了?”

    程微回神:“没,我想递牌子进宫去。”

    “这可不行,昨日京城发生了许多事,乱的很,你这个时候要进宫去,定然会让上头不快的。”

    程微不死心,递牌子进去,竟真被韩氏料中了,太后以身体不适为由,请她过些日子再进宫来。

    程微意外之余,更担心起程澈的情况来。

    程澈此刻正在昏睡。

    他伤在手掌与肩头,原本只是一点皮外伤,不料那刺客匕首上竟抹了毒。

    刺客的身份已经查明,原本就是在太医署做事的小厮,祖母是西姜人,行刺之后,一家人的尸体在菜园子里找到了。

    庆幸的是,剧毒之物都是禁/药,太医署药物管得严,寻常医馆里买不到,那匕首上的毒就没有那么烈,这才没有立刻要人性命。

    “母后,您怎么过来了?”昌庆帝才刚到程澈住所,就见太后走进来。

    “还没醒么?”

    “还没有。幸亏是在太医署,程澈事后察觉到不对劲,及时告诉了太医,伤口处的毒当时就被拔了出来。现在就是虚弱些,没有大碍。”

    太后叹口气:“那孩子还真是多灾多难,哀家去瞧瞧他。”

    这对天下最尊贵的母子一同走了进去。

    太后来到床榻前,认真打量榻上的人,脸上笑意越来越浓。

    昌庆帝带了几分得意炫耀:“母后,您看程澈怎么样?”

    太后连连点头:“到底是真真的孩子,骨清神秀,一表人才。”

    昌庆帝……

    这么说没他什么事了?

    果然不是亲娘!

    昌庆帝忿忿看了太后一眼。

    太后此刻哪里还能留意到昌庆帝的小心眼,目不转睛打量着程澈,眼圈都渐渐红了,喃喃道:“瞧这眉眼,和真真宛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昌庆帝……

    安静躺在榻上的人睫毛忽然颤了颤。

    太后眼神一紧,就见榻上人缓缓睁开了眼。

    “孩子,你醒了?”

    “您是——”程澈一双星眸迷茫渐退,瞥见一侧的昌庆帝,挣扎起身道:“微臣见过陛下,见过……太后。”

    “快别动!”太后按住他,“你身子还虚弱,不用讲这些虚礼。“

    程澈看向昌庆帝。

    昌庆帝板着脸点头:“太后说的对,你听太后的就是。”

    “可是皇上与太后一同来探视微臣,微臣实在惶恐——”

    到了这个时候,太后再不想拖延,抓着程澈的手道:“好孩子,你知道你的生身父母是谁吗?就是皇上与皇后啊!”

    “呃……”程澈看了看昌庆帝,满脸震惊,“太后定然是弄错了。微臣是在河边被养父母发现的,怎么可能是——”

    “错不了,二十二年前,皇后的儿子就是被奸妃指使人从关雎宫抱走,丢入护城河里的。”太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一脸期待望着程澈,“孩子,这个时候,你该叫哀家一声祖母了。”

    程澈垂眸:“微臣不敢。事有巧合——”

    昌庆帝打断了他的话:“国师替你治伤,用的引子便是朕与皇后的精血。你是朕与皇后之子,再无疑虑,只等在太庙前行过认亲之礼,便可昭告天下。”

    程澈默默看着昌庆帝。

    昌庆帝尴尬地咳嗽一声:“怎么,到这个时候你还不相信?”

    不应该啊,难道嫡皇子的身份竟如此没有吸引力?正常人不该哭着喊着叫父皇的吗?

    程澈正色道:“微臣确实很难相信,嫡皇子能有这般离奇的遭遇。”

    “咳咳咳。”昌庆帝猛然咳嗽起来。

    太后翘了翘嘴角。

    说得好,一国之君,盲听盲信,害得嫡亲骨肉流落民间,真够丢人的!

    哎呀,这个孙子她真是越瞧越喜欢了。

    昌庆帝向太后投来求救的眼神。

    太后视而不见,轻咳一声问道:“澈儿啊,你感觉身体如何?”

    “多谢太后关爱,微臣已经好多了。”

    太后起身:“那便好,你且安心静养,过两日哀家再来看你。”

    太后说完向外走去,走至门口处回眸:“皇上,陪哀家一道走吧。”

    昌庆帝沉着张脸站起来,一直到与太后分别还死着张脸。

    太后神清气爽,抬脚回了慈宁宫。

    两日后,太后问询过太医,得知程澈已经活动自如,便命内侍传他前来。

    程澈跟随内侍穿过道道宫墙,在慈宁宫门口停顿一下,没来由有些紧张。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该来的总会要来,他终于可以好好看一眼,他的母亲是什么样子了。

    “见过太后。”

    “快过来让哀家瞧瞧。”太后把程澈拉过去,上下打量一番,笑道,“气色果然好多了。来,陪哀家用饭吧,都是清粥小菜,养胃。”

    程澈并不局促,陪太后用饭喝茶,其间偶有询问,皆朗朗对答。

    太后更是欢喜,净过手后深深看他一眼:“澈儿,哀家带你去见一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