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九十五章 立太子

第四百九十五章 立太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老卫国公一双清明有神的眼睛从昌庆帝脸上掠过,看向被拉来观礼的幽王,跟着又看向平王,还有文弱稚气的五皇子以及这种场合依然有小动作的六皇子,忍不住悄悄翻了个白眼。;【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

    这都是什么儿子啊,总觉得皇上占大便宜了!

    老卫国公心中忿忿,幽王却一片心凉。

    嫡皇子?程澈怎么可能是嫡皇子!嫡皇子不是明明已经死在二十多年前了吗?

    他抬了眼,目不转睛盯着玉阶上站在昌庆帝身旁的玄袍青年,跟着落在昌庆帝面上,心越来越冷。

    原来父皇骗了母妃,他知道嫡皇子可能还活着的,所以才干脆利落赐死母妃,然后,同样干脆利落废了自己的太子之位!

    这一切,都是为了今日吧?

    幽王垂眸,压下汹涌的悔与恨。

    站在幽王身旁的平王则悄悄按了按大腿,心头空落落的。

    他这是……白忙活了?

    昌庆帝抬手:“仪式开始吧!”

    宗正寺卿站出来,开始主持认亲之礼。

    乐起,在宗正寺卿庄严肃穆的唱诵声中,程澈一步一步登高,走至帝王石前。

    帝王石高有一丈,是一块截面光滑的石壁,呈青墨色,矗立在太庙前已不知多少年。

    据载,凡秉真龙真凤之气孕育而生的皇子,血滴石上,必有异象。

    众人屏住呼吸,看四名身穿白袍的少年端着匕首、白绢等物缓步上前。

    程澈拿起匕首,以匕首尖轻轻划过左手无名指,指尖很快凝聚出一滴殷红的血珠。他翻转手掌,那颗血珠就在万人瞩目之下滴落在帝王石上。

    玉阶下,众人翘首踮脚,又是新奇又是急切,很想亲眼看一看这帝王石究竟会呈现什么异象。

    幽王与平王则罕有的心有灵犀,默默念道:没有反应,没有反应,一定没有反应!

    昌庆帝悄悄捏了捏手,手心尽是湿漉漉的汗水,目不转睛盯着帝王石。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帝王石毫无反应。

    玉阶之下不禁传来窃窃私语声。

    昌庆帝脸色难看,问宗正寺卿:“一滴血是否不够?”

    宗正寺卿丝毫不给皇上台阶,直言道:“一滴足矣。”

    昌庆帝脸色越来越青,望着立于帝王石前的程澈,一时说不出话来。

    幽王死死压下上翘的嘴角,恨不得仰天大笑。

    哈哈哈,搞了半天,原来是个假的!

    父皇是不是太想找回嫡皇子了,才闹出这种乌龙来?

    呵呵,父皇在这么多大臣面前闹出这样的笑话,迁怒之下,程澈命不久矣!

    幽王目光不经意间与平王相触,二人同时移开。

    幽王心里冷笑:怎么,莫非一个跛子也觊觎着那个位子?真是天大的笑话!

    平王心里同样在嗤笑:一个西贝货也不知得意什么,就算没有嫡皇子,你这废太子的身份也是盖棺定论了。

    玉阶之下的臣子们议论声越发大了。

    “帝王石没反应啊,这么说,程大人根本不是什么嫡皇子?”

    “哎,真是可惜了。此事一出,程大人算是前程尽毁啊!”

    老卫国公忍无可忍,大声道:“你们眼神怎么还不如我这一把年纪的!难道没有看出那石壁颜色越来越浅吗?”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忙仔细看向帝王石,这一看,顿时发现端倪。

    原本漆黑如墨的石壁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颜色居然转浅了。

    这个过程很缓慢,以至于人们最初凝神观望时丝毫没有察觉,而到了这时,转变速度突然加快了。

    那块漆黑如墨的石壁几乎就是在人们一眨眼的工夫,变成一块通透无暇的白玉。

    众臣倒吸了一口气,有人指着帝王石激动地道:“异象,真的是异象,玄石变成了白玉!”

    他话音才落,那面白玉璧猛然一亮,变得透明起来,里面云雾翻涌,一只金龙从云雾中探头,很快凤鸣声响彻天地,那金龙就迅疾缩回云雾中去。紧跟着云消雾散,通透的白玉暗了下来,不过片刻工夫,又变回了那块青墨帝王石。

    全场静得针落可闻。

    良久后,众臣忽地跪成一片,恭贺声响彻云霄:“恭喜陛下,寻回嫡皇子!”

    恭喜陛下,寻回嫡皇子。

    那一声声冲击着昌庆帝的心,让他激动难抑,不由看向帝王石旁的程澈。

    程澈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模样。

    好,好,这才是朕的儿子!

    昌庆帝只觉心中郁气一扫而空,高声道:“现已验明正身,程澈确乃朕与皇后之子。程澈文有状元之才,武有定国之能,勤慎恭肃,温其如玉。朕决意立其为太子,改名容璟。”

    昌庆帝一口气说完,等着大臣们发难。

    哼,太子他是立定了,谁要反对,他就狠狠骂回去,还要扣俸禄,正好近来天灾**,国库亏空。

    现在一片安静。

    昌庆帝缓缓扫过众人:“诸位爱卿可有异议?”

    “陛下圣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昌庆帝……

    等等,这和他想的不一样啊!那些言官呢?一般遇到这种事不跳出来指手画脚一下,哪能显出他们的为国为民?

    大臣们垂眸。

    反对?别开玩笑了,比起与内侍厮混还在太后寿宴上虚恭不断的废太子,现在的太子好太多了!

    谢天谢地,他们大梁总算有个能拿得出手的储君了。

    “既然诸位爱卿没有意见,那此事就定下来了。”直到说出这话,昌庆帝依然觉得浑身不得劲,总有种酝酿半天却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仪式结束,幽王回到王府,越想越不是滋味,拿了一瓶酒在花荫下独饮。

    “呵呵呵,母妃,你可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幽王仰头灌下一口酒,只觉辛辣刺喉,喃喃道,“你不是派人把嫡皇子抱走活埋了吗?那现在的嫡皇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程澈,凭什么是程澈?”

    幽王提着酒瓶,看向高高红墙。

    与之一墙之隔的,便是平王府。

    想到平王,幽王一声嗤笑。

    大哥啊大哥,你不是落井下石看我笑话吗,现在又如何呢?

    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罢了!

    幽王闭了闭眼,抬手把酒瓶子甩了出去。

    只听墙头另一边一声惨叫传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