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九十七章 血咒

第四百九十七章 血咒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安阳公主扶额,随后照着自己红润的脸蛋狠拍了数下。

    她居然看上了亲弟弟,而且弄得满朝文武皆知!

    只要想到这个残酷的事实,安阳公主就恨不得以额抢地。

    等等!

    安阳公主缓缓坐直了身子,掩口惊呼。

    糟糕了,她这个弟弟是个断袖,父皇到底知不知道啊?

    想到这里,安阳公主再也坐不住,即刻出门进宫去。

    “安阳怎么来了?”经过幽王和平王那一闹,昌庆帝目前很不想见到这些倒霉孩子。

    他现在就想把太子带在身边好好教导着,顺便多看几眼让自己舒坦些。

    “父皇,儿臣听闻,您寻回了嫡皇子,并立了他为太子?”

    一听安阳公主这么问,昌庆帝立刻戒备地看了她一眼。

    他想起来了,这孽女以前还打过她弟弟的主意!

    这都是什么事啊!

    昌庆帝苦恼地拍了拍额头,冷冷问:“嗯?”

    安阳公主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父皇,这立太子的事,是不是太急了些?”

    “怎么,安阳有意见?”昌庆帝眯起了眼。

    他万万没想到,那些刺头般的大臣们没有一个吭声的,这个女儿居然大胆表达了出来。

    这个孽女,就算不立太子,她还想乱打主意不成?

    “父皇,儿臣就是觉得……嫡皇子才刚寻回,咱们对他的许多情况还不甚了解,立储毕竟是大事……”

    昌庆帝不悦地拧紧眉头,沉声道:“安阳,你若是有什么意见,不妨提出来,让父皇听听。”

    莫非是当初没有顺心,现在心里不痛快,想找太子麻烦?

    安阳公主听出来昌庆帝的不满,迟疑片刻,一咬牙道:“父皇,太子有一隐疾,不知您可知晓?”

    “什么?”昌庆帝眼神一紧。

    安阳公主叹口气:“原来您真的不知道。”

    “究竟有什么隐疾,说话不要吞吞吐吐!”

    安阳公主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父皇,太子他断袖!”

    咣当一声响,昌庆帝把手边茶盏碰倒。

    安阳公主忙掏出帕子替他擦拭。

    昌庆帝面沉似水,目光逼人盯着安阳公主:“安阳,你要知道,话不能乱说!”

    安阳公主一脸委屈:“儿臣当然不敢乱说!是当初儿臣派人跟踪他,跟踪的人亲眼所见。”

    说到这里,安阳公主脸一热:“不然……不然儿臣怎么会死心呢?”

    昌庆帝整个人都傻了。

    “父皇?”

    昌庆帝摆摆手:“你先回去吧,让朕静静。”

    等安阳公主一走,昌庆帝就揪了揪头发。

    他只是想要一个正常的儿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来人,给朕查一下太子这些年来交往过密之人,特别是女子!”

    昌庆帝吩咐下去,竟没有勇气前往东宫去见程澈,一连数日黑着张脸上朝下朝,弄得满朝文武一头雾水。

    程微得到消息后,整个人都懵了。

    “二哥他……真的成了太子?”

    韩氏喜不自禁:“是呢,你二哥受身世所累,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如今总算老天开眼了。”

    程微不由苦笑。

    老天开眼?

    是老天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才是。

    二哥成了太子,那还能随心所欲提出娶她吗?

    “微儿,你怎么啦?”

    程微回神:“没什么,就是太意外了。”

    没过多久,卫国公府就接到了太后懿旨,传段老夫人、韩氏及程微一同进宫赴宴。

    三人收拾一番,乘了马车匆匆往皇城而去。

    东宫焕然一新,为了迎接新主人,连窗纱都换了新颜。

    程澈穿了一身月白常服坐在园中凉亭里,与之相对而坐的,是银发白袍的靑翎真人。

    “国师是否已经有了眉目?”程澈开门见山问道。

    靑翎真人颔首:“经过仔细查验,现在可以断定,太子与南安王都不是后天中毒,而是胎里带来的。”

    “胎毒?”

    “不,比起胎毒,说是血咒更准确些。这是一种传承于血脉之中的咒术,往往是施法者以自身性命为代价,诅咒所恨之人。而后,那人的子孙后代就可能身负血咒。照此看来,应是皇室曾得罪过某个大能术士,才埋下这个祸端。”

    程澈犹有疑惑:“可我与南安王并不相同。南安王叔自幼体弱多病,药不离口,而我身体一直极好,是近两年才有不妥的。”

    靑翎真人深深看了程澈一眼,淡淡道:“正是如此,南安王能一直维持病弱之体。而太子却是病来如山倒……”

    程澈眼神一紧:“您的意思是……”

    他抿了抿唇,平静问出一句话:“我的身体,会比南安王叔更糟?”

    靑翎真人以沉默回答了他的话。

    程澈松开了捏紧的拳,平静问道:“请国师明言,我的身体,还能支撑多久?”

    “少则一年,多则三载。”

    程澈缓缓站了起来,冲靑翎真人深深一揖:“请国师不要告诉微儿,以免她担心。”

    送别了靑翎真人,程澈在凉亭中枯坐良久,直到慈宁宫来人相请,这才起身而去。

    慈宁宫里。

    太后温言细语,与段老夫人闲话家常。

    程微安静坐在韩氏身边,一颗心却早已飞了出去。

    她频频扫向门口,直听到内侍喊一声“太子到——”这才匆匆收回目光,垂眉敛目。

    程澈步履从容走了进来,面上挂着淡而温和的笑。

    太后脸上显出真切的欢喜,招手道:“璟儿,过来坐。”

    程澈上前,向太后行礼。

    “见过皇祖母。”

    紧接着又向段老夫人与韩氏打过招呼,目光在程微身上落了落,笑道:“几日不见,微微气色瞧着比上次好多了。”

    程微直直望着程澈,莫名有些心酸。

    二哥还说等他好了,亲手做羹汤替她调养身体,而今换了身份,当着太后的面,语气只能如此客套了。

    程澈移开目光,对太后笑道:“都是孙儿不是,让皇祖母等急了。”

    “没有的事。来,快坐下吧。今日请老夫人过来,哀家也是想替璟儿好好谢谢你们。”

    “太后可别这么说,太子吉人自有天相,才会遇难成祥。”段老夫人客气道。

    杯盏盘碟陆续端上来,程澈亲自替太后、段老夫人与韩氏夹了菜,而后对程微笑道:“皇祖母这里的枣糕做的香甜松软,微微可以尝尝。”

    程微捏紧了银筷,莫名没了胃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