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零三章 落定

第五百零三章 落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见程微点头,太后悄悄松了口气。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La/︾樂︾文︾小︾说|√∟,.

    若是寻常姑娘,自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把她母亲请进宫来透露个口风就是,可程微又有不同。

    她不但是国师弟子,更是拯救数万人性命被百姓们推崇的“玄女娘娘”,若是她不愿意,天家还真不好强迫。

    太后趁热打铁,转日就把段老夫人与韩氏请进宫来,道出天家属意的太子妃人选是程微。

    韩氏险些惊掉下巴,素来利落的人,说话都结巴了:“太……太后,这,这不能啊,他们是兄妹……”

    太后脸微沉:“什么兄妹,太子虽在怀仁伯府寄养了十几年,不是早已脱离关系了,玄微难道是公主不成?”

    太后扬手接过宫婢递过来的茶盏,低头轻抿一口,沉声道:“实不相瞒,太子命格奇特,非八字相配者不得婚配,否则影响寿数。”

    她说着从屉子里拿出一叠纸,一脸沉痛递过去:“老夫人和明珠都看看吧,这就是根据国师推算出来的女方八字找遍京城选出来的姑娘们。”

    段老夫人和韩氏低头看画像,才瞅了一张,就惊了。

    她们品貌出众的澈儿,就配一个杀猪女?

    “都看到了吧,你们也是看着太子长大的,难道忍心他娶这些女子为太子妃?”

    韩氏沉默了。

    太后又道:“好在老天怜见,玄微的生辰八字同样相配,哀家才动了这个心思。”

    韩氏犹觉荒唐,喃喃道:“可微儿性子倔,不一定能接受嫁给一直当做兄长的太子殿下……”

    太后笑道:“那孩子是个懂事的,哀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已经点头了。”

    “那太子——”

    太后笑了,伸手一指那叠画像:“让太子在这些画像与玄微里面选,他选哪个?”

    韩氏无言以对。

    “既然老夫人与明珠都不反对,那哀家就跟皇上说,让钦天监早些把两个孩子的亲事定下来。他们都不小了,是该抓紧了。”

    直到回了国公府,韩氏还是懵的。

    “母亲,您说这可如何是好,微儿那性子,心里要是有着疙瘩,以后两个人能快活么?”她越想越心忧,“澈儿人品虽靠得住,奈何那样的身份,将来身不由己,还不知要纳多少美人进宫去,总不能只守着微儿一人。到时候,我真怕微儿钻了牛角尖,这辈子就毁了!”

    段老夫人抬抬眼皮,淡淡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澈儿自小就对微儿好,我相信他会护着微儿的。再说,寻常夫妻一旦失了夫妻情分,就什么都不剩,他们至少有兄妹情谊在呢。”

    她这个女儿真是个棒槌,到现在还看不出两个孩子彼此有意呢。不然以澈儿与微儿的性子,若是反感这门亲事,太后哪能找到她们头上。

    昌庆帝那边一听事情算是妥当了,心中一松,有了去南书房的心情。

    他去时正逢学生们休息,一眼就瞧见太子与新来的先生相谈甚欢。

    六皇子顽劣不堪,气跑了一个又一个先生,他想着六皇子唯一服气的就是当时没有正名的程澈,特意让人从翰林院选了个年轻人过来。

    昌庆帝眯着眼这么一看,心中就犯起了嘀咕。

    太子看讲读先生那眼神,可比看那些美貌如花的宫女要热切温柔多了!

    “咳咳。”昌庆帝狠狠咳嗽一声。

    听到动静,二人忙见礼。

    “不必多礼。”昌庆帝以挑剔厌恶的眼神扫着年轻的翰林进士。

    可怜年轻人哪里受得住被天子这般打量,当下冷汗就出来了。

    程澈露出温和体贴的笑:“子涵莫要紧张,父皇最是怜惜人才。”

    昌庆帝冷哼一声。

    他一点都不怜惜,特别是年轻俊秀,很可能被他儿子看上的男人!

    “太子怎么来了这里?”昌庆帝再次拿眼神剜了年轻人一眼,目光落在程澈面上。

    程澈笑道:“儿臣想着曾当过六弟的先生,不知他如今课业如何了,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给六弟讲书的先生是儿臣的同窗。”

    他说着,又冲年轻人安抚笑笑。

    昌庆帝黑着脸离去,一回乾清宫立刻传来钦天监与内务府负责之人,不容置喙道:“太子年纪不小,亲事越快定下越好,成亲越早越好!若是拖到明年,朕唯你二人是问!”

    在他儿子没有彻底放弃女人之前,赶紧给他娶个媳妇,让他明白什么是人伦正道!

    太子与玄微真人定亲一事,很快就传扬开来。

    因有国师断言在先,天子与太后态度又格外坚定,满朝官员没有哪个不开眼跳出来反对,至于百姓们,则格外称道。

    在普通百姓朴实的想法里,能配得起一国储君的女子,当然是玄女娘娘啦。

    一时之间,太子大婚竟成了许多百姓期盼的盛事。

    走在青石小路上,程微眨眨眼:“二哥,我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我们已经定亲了。”

    程澈笑道:“今日给母后治疗完,你就要回国公府待嫁了,怎么还不敢相信?”

    迎着那温柔似水的目光,程微忽然有些害羞,垂眸移开了眼。

    程澈伸手,悄悄捏了捏她的手,凑近了低声问:“怎么,往日那般大胆,定亲了反而不敢看我了?”

    程微嗔他一眼:“二哥,不许再笑!”

    “好,好,我不笑。”程澈凝视着眉宇间难掩疲惫的少女,叹道,“不要再玩命看医书了,太子大婚礼仪繁琐,要折腾一整日,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知道了,二哥放心,我心里有数。”

    二人不紧不慢往前走,四周再美的景色都抵不过能光明正大走在一起的美妙。

    可程澈还是开口打破了这份美妙:“微微,有件事我想在咱们大婚之前解决了。”

    程微抬眸看他。

    程澈执起程微的手,在她掌心一笔一划写下一个“平”字。

    “二哥——”

    程澈松开手,低声道:“我知道,不解决那事,你心里总是放不下。再说,他伤害的,也是我的亲人。”

    望着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夫君的男人,程微几乎说不出话来。

    自从知道他身中血咒,替长姐报仇一事就被她压在了心里,可她将要去的东宫,同样是长姐生活过的地方,每每想到此处,心里又如何好受。

    “别担心,不过是痛打落水狗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