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零六章 双管齐下

第五百零六章 双管齐下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那一瞬间,素尘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被抽空了,愣在那里一动不动。:3w.し

    一道往日令她厌恶万分可此刻听来却犹如天籁的声音传来:“素尘师侄,原来你先回来了。”

    素尘看向款款走来的程微,大口大口喘着气,艳阳下,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祝姓男子看着走来的少女,再看看素尘,有几分疑惑。

    转眼间程微已经走到近前,笑道:“你是……祝大人吧?”

    祝姓男子更加诧异:“姑娘认识我?”

    程微一笑:“那年春闱发生了踩踏事件,我与祝大人有过一面之缘。”

    “姑娘是——”祝姓男子打量着程微,猛然想了起来,忙见礼,“原来是玄微真人。”

    “祝大人不必多礼。不知你是怎么和我这位师侄在一起的?”

    “素尘道长追小贼迷了路,在下送她过来的。”

    “原来如此。”程微淡淡瞥了素尘一眼,与祝姓男子道别。

    马车上,程微这才问素尘:“不是在云想衣等着我么,如何会被小贼偷了东西?”

    “是有小贼混进了店子里,我察觉被那小贼偷了东西,就追了出去。”素尘勉强解释道。

    “这样啊,看来素尘师侄以后要多注意些。”程微随口安慰一句,叹道,“今日尚有许多东西没买,明日素尘师侄再陪我下山来吧。”

    素尘身子一栽,额头撞到了车壁上。

    程微脸一沉:“素尘师侄是不是觉得陪我买东西很无趣?”

    素尘心中一紧,忙道:“不,素尘没有这个意思——”

    “那就好,明日一早我派道童去喊你啊。”

    “呃,好。”素尘欲哭无泪应下,眼前阵阵发黑。

    马车不紧不慢向着城外驶去,哒哒哒的马蹄声中,程微合上双目,嘴角轻扬。

    祝姓男子在街上巡视一圈,路过刑部衙门,就见两个相熟的人从衙门口走了出来。

    他笑着打招呼:“二位看起来心情不错啊。”

    其中一人笑道:“是啊,我们准备去喝一杯,祝兄一起来啊。”

    祝姓男子道一声好,问道:“前些日子你们不是忙得脚不沾地,怎么今日提早下衙,还有心思喝酒了?”

    那人勾住他肩膀,边往外走边道:“上面紧盯着的那个案子,已经有些眉目了。上官心情好,大发慈悲让我们放松一下。”

    “呃,是那个纵火案——”

    “嘘,祝兄心里有数就好,那个案子牵扯甚深,少提为妙,少提为妙。”

    祝姓男子连连点头:“对,对,是我多嘴了,走,喝酒去。”

    三人远去后,刑部衙门不远处一名不起眼的男子悄悄转身,直奔沐恩伯府。

    沐恩伯得了消息,脸色大变。

    纵火案有了眉目,难道说,上面已经查到了他这里?那幽王指使吴越楼谋害太子一事……

    沐恩伯越想越心惊。

    不行,要给幽王提个醒!

    一想到幽王此刻正被皇上勒令面壁思过,沐恩伯有些发愁,寻思良久,写了一封密函,命心腹夜里悄悄潜入幽王府。

    是夜,一个黑衣人悄悄离开沐恩伯府,遮遮掩掩往幽王府而去。

    两个黑衣人从沐恩伯府外的角落里走出,对视一眼,抬脚跟了上去。

    二人跟着前面的黑衣人,越跟越诧异。

    等先前那黑衣人在幽王府的围墙外徘徊片刻,选了个稍低的墙头翻过去,二人面面相觑。

    “跟进去?”一人问。

    另一人指指毗邻的平王府:“我跟进去,你先回去禀告主子,再带些人来支援我。”

    “好。”

    二人商定好,一人翻过幽王府墙头,一人翻过平王府墙头,各自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沐恩伯府的人潜进了幽王府?”听了暗卫禀告,平王来回踱步,“有阴谋,一定有阴谋!”

    自打那日与幽王偶遇,察觉幽王与沐恩伯府联系密切,他就派了人去沐恩伯府盯梢,没想到果然有了动静。

    “你再带几个人潜进幽王府,探一探是什么情况。”

    幽王府里,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一片静谧,只有廊檐下挂着的大红灯笼摇曳着光影,勉强显出一丝人气。

    黑衣人小心翼翼,摸到了幽王书房。

    书房烛火未熄。

    “咚咚咚”的叩门声传来。

    “谁?”夜夜失眠的幽王坐了起来。

    门外面传来低低的声音:“王爷,属下是沐恩伯派来,给您送信的。”

    幽王当即黑了脸。

    居然被人摸到了这里,王府的护卫都死绝了吗?

    他将信将疑,从枕头下摸出一把匕首藏在衣袖内,前去开门。

    黑衣人进来,立刻拜倒,双手捧着密函奉上。

    幽王伸手接过,拆开封口,就着烛火把密函看过,通过特殊的标记确认是沐恩伯所书,脸色铁青把密函凑近烛台。

    火舌立刻点燃了密函。

    幽王走到靠窗的书案前,提笔写信,写到一半又觉不妥,揉烂了弃之一旁,越想越心惊,端起凉透的茶盏狠狠灌了一口,扬手把茶蛊从窗口丢了出去。

    茶蛊落地的声音没有响起,反而传来低低的呼痛声。

    幽王冷汗立刻流了出来,喝道:“谁在外面?”

    没有人回答,却传来急速离去的脚步声。

    幽王回头问屋里的黑衣人:“你们来了几个人?”

    “就属下一人,属下出去看看!”黑衣人从窗口跃了出去。

    幽王大喊道:“来人,有刺客!”

    幽王府一下子热闹起来。

    慌乱过后,幽王把王府护卫长狠狠斥责一番,等人都退出去,示意躲在书架后的黑衣人出来。

    “明日一早,你扮成王府采买的下人出府,务必把这封信交给伯爷。”

    “是。”

    安排好了黑衣人,幽王却彻夜未眠。

    舅父信上说,那案子上边一直紧盯不放,现在似乎已经有了眉目,而今晚上就有人夜探王府。

    难道说,父皇已经开始怀疑他了,派了暗卫来他府上查探?

    幽王辗转反侧,越想越是如此,望向那紧闭的窗,只觉这偌大的幽王府就像一个吃人的牢笼,把他死死困在里面,只等哪一日,就把他吞得骨头渣都不剩。

    而素尘一连三日陪着程微下山,在经历了不下十数次的死里逃生后,终于崩溃,抓着程微手腕道:“师叔,请带我进宫面圣,我有要事要禀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