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零七章 逃

第五百零七章 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我现在不大方便进宫。小说【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程微一口拒绝。

    “师叔,我真的有要事要向皇上禀告!”没想到程微会拒绝,素尘险些跪下来哀求。

    程微蹙眉:“素尘师侄,你应该知道,我已经与太子定亲,这个时候进宫实在不合适。你若真有要事禀告,何不请北冥师兄带你进宫。”

    “师父?”素尘喃喃,眼睛一亮,“对,我去找师父!”

    看着素尘匆匆离去的背影,程微抿唇笑了笑。

    二哥交给她的任务,总算完成了。

    北冥真人一听素尘要进宫面圣,颇为诧异,问了半天却问不出个理由来,奈何唯一的女弟子百般哀求,他还是点头应了。

    昌庆帝在御花园的凉亭里召见了二人。

    “真人可是来找朕下棋了?”昌庆帝最近心情颇好,看着北冥真人那张老脸,都觉得皱纹少了许多。

    “是贫道的弟子素尘说有事要禀告陛下。”北冥真人开门见山道。

    “呃?”昌庆帝看向素尘,温声问道,“素尘道长有什么事?”

    迎着天子目光,素尘手指骨节捏得发白,心一横跪了下来:“陛下,贫道是来请罪的!”

    昌庆帝眯了眼:“素尘道长何罪之有?”

    素尘抬头看了看亭子里的宫人们。

    “你们都退下。朱洪喜,守在外头,不得让人靠近。”

    等凉亭里只剩下三人,素尘双手伏地,这才开口:“不知陛下可否还记得,那日贫道被先贵妃娘娘召进宫里来讲经,后来您传贫道前来,为小皇孙以滴血固魂法治病……”

    昌庆帝思索片刻,点头:“是有这么回事。当日不是失败了么?”

    “是失败了……”素尘抬眸看一眼北冥真人,咬牙道,“那是因为陛下的心头血根本无法作小皇孙的药引!”

    “素尘——”北冥真人压下心头惊愕,喊了一声。

    昌庆帝有些疑惑:“那又如何?”

    素尘脸上毫无一丝血色,抖着嘴唇挤出一句话来:“那说明……说明陛下与小皇孙毫无血缘关系!”

    “怎么会?”昌庆帝一下子呆住,看看素尘,又看看北冥真人,再把目光投向远处的奇花异草,猛然想到一个可能,“你是说,小皇孙不是幽王之子?”

    素尘神情古怪看昌庆帝一眼,横下心道:“其实早在那日之前,贫道就曾以幽王的心头血替小皇孙治疗过。小皇孙……确是幽王之子无疑。”

    说到这里,素尘伏在地上一动不动,顿觉解脱。

    既然幽王要她死,她总要拉上他垫背才甘心!

    她不可能一直躲在玄清观不出门。就这样吧,那种时刻担心会没命的感觉她实在受够了!

    素尘低着头,嘴角勾出一抹决绝的冷笑。

    “噢,是幽王的儿子就好——”昌庆帝话说了一半,猛然察觉有哪里不对劲。

    小皇孙与他没有血缘关系,却是容琛之子,那——

    不行,他要好好捋一捋!

    昌庆帝总算理清楚了,脸色难看得吓人,目光犹如化作实质的利刃,射向素尘:“素尘道长,你要知道,有的话不能乱说!”

    素尘没有抬头:“贫道知道。”

    “那你当日为何不说?”昌庆帝几乎是吼了出来。

    “贫道不敢说……”

    “那现在为何又敢说了?”

    素尘埋头不语,身子不停颤抖。

    昌庆帝闭了闭眼。

    是了,如今华氏已死,容琛已不是太子,所以知情人终于敢开口了。

    这么说,容琛竟然真的不是他儿子?

    华氏……华氏!

    这一刻,昌庆帝恨不得把华贵妃的尸骨刨出来,碎尸万段!

    昌庆帝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自己冷静下来。

    此事非同小可,不能只听一个道士的一面之词!

    “真人,今日朕就不留你下棋了。”

    北冥真人扫了素尘一眼:“陛下,我这弟子——”

    “素尘道长恐怕要留下来,朕还有许多话要问她。”

    “既如此,那贫道就先告辞。”北冥真人长叹一声,默默离去。

    昌庆帝立刻吩咐太监杨良前往幽王府,传召幽王进宫。

    幽王接到传召,脸色当时就变了。

    “杨公公,不知父皇因何事传本王进宫?”幽王把一个沉甸甸的荷包塞入杨良手里。

    杨良掂了掂荷包,颇为满意,低声道:“原因咱家不知道,只是北冥真人带着素尘道长进宫面圣后,陛下就吩咐咱家过来了。”

    素尘道长——

    幽王心里一沉,再无侥幸。

    一定是父皇查到了什么,叫素尘进宫问话的。他现在进宫,必然凶多吉少。

    幽王越想越心惊。

    “王爷——”杨良催了一声。

    幽王回神,勉强笑道:“本王昨日没睡好,杨公公容我稍稍收拾一下。”

    说着又塞过去一个鼓囊囊的荷包。

    “那王爷可要抓紧着点儿,皇上要您即刻进宫呢。”

    “一定的。”

    幽王匆匆回屋,换上一身下人装束,从暗格里抓出一个锦囊塞进怀里,随后拿起一把匕首,从暗门溜了

    失势的皇子总是格外凄凉,偌大的幽王府尽管是在白日,依然透着股死寂。

    幽王最后看了一眼,头也不回离去。

    是他大意,早先把容煊掐死,就死无对证了!

    沐恩伯府大门紧闭,后面角门却是开着的。

    “什么人?”门房拦住匆匆走进来的年轻下人。

    年轻人悄悄亮了亮手上扳指。

    “原来是双喜啊,你低着头我都没认出来。怎么样,你老娘病好了吧?”门房移开身子,让年轻人进去。

    年轻人直奔沐恩伯书房。

    沐恩伯此时并没在书房中,得到消息匆匆赶了过来。

    “舅父!”

    “王爷,你这是——”

    幽王面无血色:“舅父,父皇动作比你我想象的还要快,今日已经派人去抓我了!”

    “怎么会这么快?”沐恩伯大惊。

    他得知案子有了进展,才开始布置,事情怎么来的如此突然?

    “是素尘那个臭道士。她知道我不是父皇的儿子!”

    “这,这,这……”沐恩伯连连跺脚,“王爷糊涂啊,这样的人怎么能留着呢!”

    “我和母妃也想灭口,可那臭道士狡猾得很,一直躲在玄清观里不出来!舅父,现在说这些已然无益,锦鳞卫恐怕很快就要查到您这里来了,咱们还是商议一下对策吧。”

    昌庆帝等来等去,却等到了幽王潜逃的消息,勃然大怒,立刻吩咐锦鳞卫包围幽王府与沐恩伯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