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零八章 狗急跳墙

第五百零八章 狗急跳墙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沐恩伯府中。

    华良指着突兀出现在寝室内的密道大呼小叫:“大伯,您屋子里怎么会有这个?这是藏宝密室吗?”

    “住口!”沐恩伯冷喝一声,叮嘱华二老爷,“二弟,你先带他们两个走,我随后跟上。记着,等出了密道,分开逃出城去,在漓江边汇合,走水路先去靖州。”

    华二老爷面色煞白点点头。

    华良站着不动:“大伯,为什么要离开京城啊?那我娘的?还有祖父祖母、大伯娘——”

    “闭嘴,想死的话,你可以留下来!”幽王揪住华良衣领,满脸戾气。

    华二老爷把华良拽进了密道里,带着哭腔道:“别闹了,听你大伯的。”

    随着密道门合上,华良的声音被隔在了另一端,沐恩伯默默站了片刻,旋即转身,直奔主院。

    正是晌午,沐恩伯夫人勉强用过午膳,侧躺在轻榻上小憩,旁边两个侍女轻轻打着扇。

    听到动静,她转过身,一开口先咳嗽几声,蜡黄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伯爷过来了?可曾用过饭?”

    “用过了,你们都退下。”沐恩伯大步走过来,摒退了侍女,坐在榻边,深深打量着沐恩伯夫人。

    “怎么了?”沐恩伯夫人抬手抚了抚微乱的鬓发。

    “夫人可好些了?”

    沐恩伯夫人笑笑:“好多了,就是身上还没有力气。”

    沐恩伯凝视着沐恩伯夫人的脸,长叹一声:“我早就劝过夫人,不要思虑太过,以免伤了身体。”

    沐恩伯夫人眼角一酸,叹道:“琛儿好端端被废了太子之位,如今又被皇上勒令面壁思过,我一想到这里,哪能不忧心呢。”

    “是啊,所以,我也是没有法子啊,请夫人不要怪我。”沐恩伯闭了闭眼。

    “伯爷?”沐恩伯夫人目露疑惑。

    沐恩伯身子前倾,满眼怜惜看着沐恩伯夫人。

    沐恩伯夫人脸一热,忍不住垂眸。

    一双手蓦地搭在她脖颈上,猛然收紧。

    “咳咳咳,伯……伯爷?”沐恩伯夫人双手下意识去掰沐恩伯的手,满脸震惊。

    可怜她正在病中,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哪里是正值壮年的男人对手,不过顷刻间就停止了挣扎,双手垂落下去。

    “为……为……”

    那句“为什么”终究没有问出来,便芳魂已逝,只剩一双瞪得大大的眼,死不瞑目。

    沐恩伯伸手,颤抖着合上沐恩伯夫人双目,喃喃道:“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你病着,没法跟着走,与其留下来将来受辱,不如就这样干干净净去了……”

    说罢,他站起来,拿过薄纱被盖住沐恩伯夫人的身子,掉头往外走。

    “夫人已经睡了,你们不要进去打扰。”临出门前,沐恩伯交代两个侍女。

    站在院子里,沐恩伯仰头望天。

    秋日高爽,万里无云,天空广袤让人心生无限憧憬。

    沐恩伯却恨不得大叫出来。

    他竭力控制着情绪走出主院,冲父母所在院子的方向跪了下去:“父亲,母亲,儿不孝,不是有意弃您二老于不顾,实在是迫于无奈啊!以您二老的年纪与身体,与其跟着儿子逃亡,还不若留在府中,至少也能舒服些……”

    沐恩伯砰砰磕了几个响头,再不犹豫,直奔密室所在。

    华二老爷三人在狭长幽暗的密道中磕磕绊绊,总算摸到了出口。

    那是一条小巷,两侧青灰色围墙高而破旧,近期虽没有落雨,巷中却湿漉漉的,有污水横流。

    三人不由掩鼻,走到巷子尽头,就见一辆不起眼的小马车停在那里,坐在车前的车夫百无聊赖打着盹儿。

    这辆车子正是沐恩伯安排的,早已对华二老爷交代过。

    想着大哥要他们分散而逃的话,华二老爷对幽王道:“王爷,你上车吧,我带着良儿从那边走。”

    幽王拦住华二老爷:“不,二舅,你和良表弟一起上车走,我走那边。”

    他说完,不等华二老爷开口,拔腿就奔。

    街道上巡视的官兵明显多了起来,幽王对东城并不熟悉,一路东躲西藏好不容易摸到东城门,天已经暗了下来。

    他一副普通老百姓的寻常打扮,奈何容貌过于精致,以往在西城还不算显眼,到了东城就分外明显。

    幽王只得死死低着头,跟着排队出城的队伍走。

    这队伍里,大半是一早进城贩卖菜蔬鸡鸭的小贩和京郊农夫。

    城门前传来一阵骚动。

    “放开我,放开我父亲!”

    是华良!

    幽王眼神一缩,大为不解。

    按理说他们父子乘车应该早早到了城门口才对,怎么这个时候被堵在这里?

    他当时没有选择乘车,是有缘由的。他们都是老百姓的装扮,乘马车一旦被盘查,更容易露出破绽。

    “大人,这父子二人很可疑,像是上面要找的人!”

    “什么要找的人,你们不能随便抓人,快放开我们!”华良挣扎着。

    到现在,这个纨绔公子依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好端端他们怎么就成了丧家之犬。

    “随便抓人?”那官差一把抓住他的手,冷笑道,“你一个平头百姓,手上一点茧子都没有,比大姑娘的手还要白嫩,不是太奇怪了么?来人,把这父子二人带走!”

    幽王远远看着这一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一点点退出了队伍,往深巷里钻去。

    不行,连东城门都有人把守盘查,其他几个城门只会更严,看来今日是不能出城了。

    他该怎么办?

    养尊处优二十多年的人一时有些茫然起来。

    靠着破旧围墙寻思片刻,幽王下了决心。

    他要回西城!

    在自己熟悉的地方,他才有机会作为一滴水融进江河里。

    夜幕彻底降临,很快就到了宵禁时间,街上渐渐没了行人身影,只剩下官兵来来回回巡视。

    幽王靠着墙壁喘着气,目光落在卫国公府的鎏金门牌上。

    能不能躲过这一阵子,就看这一搏了!

    韩止曾是幽王伴读,少年时,幽王没少来卫国公府玩耍,他驾轻就熟绕到后面,从一处略矮的围墙翻了进去。

    落脚地是一处偏僻的角落,有着繁茂的花树。

    幽王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径直往世子居所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