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一十章 捉

第五百一十章 捉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一连数日,京城上下人心惶惶,沐恩伯府一百余口皆被投入天牢,幽王府的仆从们收押的收押,遣散的遣散,幽王姬妾被关进了宗人府,只有程彤与容煊在程澈的求情下,暂且被安排在宫中住下。

    又过了数日,锦鳞卫暗卫在靖州地界捉到了沐恩伯,日夜兼程押解回京,用了不好摆到明面的手段审讯,没出两日沐恩伯就受不住招供了。

    昌庆帝终于知道了事情来龙去脉,龙颜大怒,不等幽王被捉拿归案,直接下了诛杀令

    本来按着惯例,凡年未满八岁的孩童可以免于死刑,可华贵妃所为实在太过罪大恶极,谋害嫡皇子在先,以沐恩伯之子偷梁换柱在后,于是沐恩伯府上下一百余口皆被判了斩立决,其他华氏旁支族人近五百口判了流刑。而华贵妃更是被夺了贵妃封号,骸骨从皇陵起出,挫骨扬灰之后撒在了乱葬岗上。

    那几日,西大街菜市口的地面都是暗红色的,地沟里淌着血水,腥臭味冲天,每日日头未落,街上就空无一人,那吓唬小儿夜啼的故事不知又多了几许。

    虽说是利落处置了华氏一族,昌庆帝心情还是没法好转。

    全天下都在津津乐道皇室的大笑话,他能高兴得起来才怪。更何况当初赐死华氏,是让她以贵妃的身份去的,只要一想起这个,昌庆帝就恼怒不已。

    于是昌庆帝往冯皇后那里跑得更勤,只可惜冯皇后永远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模样,让他无可奈何之余,心里更加难受。

    郁闷之下,昌庆帝所有心思都放在了捉拿幽王归案一事上,锦鳞卫与五城兵马司为此忙得脚不沾地。

    怀仁伯府中,程修文枯坐良久,问管事:“府门外的那些官差还没走吗?”

    管事苦着脸摇头:“回二老爷,还在呢。差爷们守着各处,咱们府上人进出都要被盘查。”

    “行了,你先下去吧。”程修文摆摆手。

    怀仁伯一脸愁云惨雾:“二弟,这可怎么办呀,咱们府上不会有事吧?”

    程修文一脸阴沉:“现在皇上只处置了沐恩伯府,因为幽王还未被找到,幽王府上的人只是暂时被收押。至于咱们府上有没有事,就要看皇上的心情了。”

    怀仁伯一琢磨,顿时哭了:“那华氏胆大包天,做的事就是放在寻常人家都不能饶过,更何况是天家呢。二弟,你素来聪慧,可要想想办法啊。”

    怀仁伯越说越心塞:“你说咱们伯府,虽然出了一个太子妃,一个太子良娣,可半点好处都没沾上啊。怎么倒霉了就要跟着受牵连呢?”

    程修文脸一沉:“大哥这是在责怪我么?”

    怀仁伯是个老实的,一见程二黑脸,忙道:“二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担心啊!咱们也就罢了,可孩子们怎么办?”

    一旁的程三老爷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哥,咱们现在并不算正经的幽王妻族,且皇上素来仁厚,最严重的后果也不过是夺爵罢了。只要人都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程修文冷笑:“三弟说得轻巧,一旦被夺爵,满府上下喝西北风去吗?”

    他心中气闷,拂袖而去,回了院子一见董姨娘柔柔弱弱的模样,顿觉碍眼,伸手把她推了个趔趄,斥道:“都是你和你那好女儿时不时就要哭一场,没得晦气!”

    董姨娘扶着墙壁,嘴唇颤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还不快去伺候母亲,在这里对我哭丧啊?”程修文吼道。

    随着怀仁伯府日子越发艰难,能裁减的下人早已裁了,许多事主子们只得亲力亲为。

    董姨娘咬着唇道一声是,默默往念松堂去了。

    京城的腥风血雨并没有影响到卫国公府,府中上下都在为太子与程微即将到来的婚事忙碌着,下人们走路都透出那么几分喜气来。

    韩止冷眼看着,只觉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局外人,与这些热闹繁华格格不入。

    秋夜寂静,他独坐亭中灌了几口冷酒,抬脚去了西跨院。

    盼盼迎上来,一脸惊喜:“世子爷来了。”

    “最近觉得如何?”韩止目光落在盼盼隆起的腹部。

    盼盼抚着腹部,羞涩中带着甜蜜:“托世子爷的福,一切都好,今日还察觉它踢我了。”

    “是么?”韩止伸手落在盼盼腹部。

    二人坐下来闲聊,没过多久盼盼面上就显出几分疲色。

    韩止站了起来:“你且好生歇着吧。”

    “世子爷——”盼盼欲言又止。

    “嗯?”

    “妾现在没办法服侍您,要不,您去弄琴那里吧。”

    韩止脸微沉:“这个你就不必替我操心了,只管照顾好自己就行。”

    从西跨院出来,韩止叹了口气,目光落在主院的方向。

    他已经很久没过去了,可他不得不承认,那个女人,和别的女人是不同的。

    那种*蚀骨的滋味,想要抗拒是那么难,他就好像上了瘾,一日比一日心头发痒。

    哪怕,他对那个女人已经没有丝毫爱意。

    他怎么会是这种人!

    有时候,韩止会忍不住唾弃自己,可每当夜深人静,年轻的身体需要纾解,躺在硬邦邦的书房轻榻上,就觉得度日如年。

    许是有了几分酒意,韩止挣扎良久,还是忍不住往主院走去。

    一进主院,韩止就觉得有几分不对劲。

    丫鬟们都这么早歇下了?

    他走到门口,下意识放轻了脚步。

    东次间留着一盏夜灯,却没有守夜的丫鬟,显得安静又空旷。

    韩止越发觉得不对劲,驻足聆听,竟听到细碎的喘息声从里间传来。

    那轻微的声音落在他耳中,却如惊雷乍响,震得他半天动弹不得。

    不知过了多久,韩止才活过来,抄起一只烛台走了过去。

    那成年男女都能意会的声响更加清晰,他甚至听到了噗噗水声。

    “你说,我与韩止,谁更让你满意?”

    ********中,男子压抑沙哑的声音已经辨不出原本音色,韩止一时听不出是谁,愤怒犹如烈火,烧得他肝胆俱裂。

    “自然……是你,世子他受过伤……嗯,嗯……”女子忽然忘情呻/吟起来,显然是到了要紧处。

    韩止再也忍不下去,大步走进去,举起烛台对着趴在程瑶身上驰骋的男人砸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