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情意浓

第五百一十六章 情意浓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太子殿下与太子妃还没起身吗?”女官婉秀颇有些焦急,问守在门口的欢颜。 <し

    欢颜摇摇头。

    婉秀绕过欢颜往里走:“欢颜姑娘,时辰已经快到了,殿下他们再不起身就要耽误了,我去催一催。”

    欢颜伸手拦住婉秀:“太子妃说了,不习惯陌生人进她的屋子。”

    “我是女官。”婉秀语气中多了几分愠怒。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身常服的程澈站在门口看过来。

    婉秀拜倒:“殿下,时辰已经不早,您该换冕服了,太子妃的翟衣亦准备好了。”

    “知道了,交给欢颜就是。既然太子妃不习惯陌生人进她的屋子,你且对宫人们说,以后都记住这一点。”程澈语气温和,却不容置喙。

    他转身进屋,随着关门声响起,婉秀一张脸涨得通红。

    她身为掌事女官,昨晚本就该值夜的,虽然被人揽了差事,却依然不敢轻忽,一直守到天明。

    那满室的旖旎与情浓若隐若无传入耳畔,直让人脸红心跳,浮想联翩。

    太子那样清冷的人,昨夜却——

    婉秀默默去拿太子与太子妃今日要穿的礼服,被要好的宫女拉住。

    “婉秀姐姐,昨夜怎么样?”宫女俏皮眨眨眼。

    在宫里呆上几年的女子,哪怕未经人事,却比寻常姑娘晓事得多。

    深宫寂寞,丰神俊朗的太子足以成为她们悄悄思慕的对象,即使知道遥不可及,就是悄悄议论一番也是心满意足的。

    婉秀沉着脸:“小蹄子越来越大胆了,这也是你能打听的?”

    宫女拉拉婉秀:“好姐姐,你就说说嘛,咱们太子行不行呀,要了几次水?”

    她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我听说,行夫妻之礼都会要水的。”

    “就要了一次吧。”婉秀干巴巴说着,瞪宫女一眼,“别胡乱议论了,我还要去送衣裳呢。”

    虽然只要了一次,可寝殿里的动静一直没停过,她才不会告诉这些小蹄子的。

    程澈推开窗,让新鲜的空气涌进来,吹散了室内若有若无的****气息,这才走到床榻前,俯身亲了亲程微额头:“微微,该起了。”

    正是最倦的时候,程微下意识推了推程澈,翻了个身。

    天还未寒,她只裹了一层薄薄锦被,这么一翻身,就把光洁的后背与挺翘的臀露了出来。

    程澈眼神瞬间一紧,暗暗吸了一口气,压下再次升腾而起的*,拿起整齐叠放在床头的里衣替程微穿衣。

    程微很不老实横出玉臂,搭在程澈手臂上。

    “微微——”程澈无奈又无措,附在她耳畔轻咬她的耳垂,低低警告道,“你再如此,我就继续了。”

    “继续什么?”睡意朦胧中,程微嘀咕一声。

    某物悄悄又坚定地抵在了她臀缝处,程微一个激灵瞬间醒了,吓得连推带搡,语无伦次:“不成,不成,你再来,我真的不成了。”

    程澈往后退了退,替她穿上里衣,温柔笑道:“所以要你赶快起床。你知道,我是管不住它的。”

    程微瞬间红了脸,想起昨夜种种,不敢看程澈的眼睛。

    她一直很大胆的,谁知二哥平日温柔又矜持,昨夜却害得她连连讨饶。

    原来小人书上,画得都是真的……

    “二哥……”程微顿了顿,改口,“清谦,什么时辰了?”

    “你自己看。”

    程微抬眸,望见明丽的阳光洒进来,猛然坐直了身子,随后痛呼一声,又倒了下去。

    “怎么了?”

    程微从发梢到脚趾尖像是被狠狠碾过一般疼,气得抬脚轻轻踹了踹程澈,嗔道:“你还问!”

    那一只玉足洁白如雪,每一处都雕琢得恰到好处,更妙的是只有成年女子巴掌大小,程澈握在手里瞬间情动,轻轻捏了捏那足,强逼着自己放开,尴尬起身。

    “微微,我叫欢颜与画眉进来服侍你。”

    他疾步而出,不敢再看帐里风光。

    欢颜与画眉走进来,伺候程微更衣。

    “姑娘,您受了好多伤!”欢颜指着落在程微肌肤上的朵朵桃花,一脸震惊。

    程微脸红如霞,恼道:“再乱说,今日不许吃饭了!”

    欢颜捂住嘴,连连点头。

    画眉推她一把:“好啦,你去给太子妃准备吃食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等欢颜出去,画眉从衣袖里摸出一只小巧的珐琅瓷盒,面红耳赤道:“这是太子殿下交给婢子的,让婢子给您涂药。”

    程微不以为然地点点头。

    画眉咬了咬牙,伸手去褪程微里裤。

    程微按住画眉的手,一脸震惊。

    画眉磕磕巴巴道:“太子说,您不涂药,会……会走不了路的……”

    程微顿觉无法见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反而镇定下来,破罐子破摔道:“那就快些,已经不早了。”

    被欢颜与画眉扶着出去时,虽然药膏起了作用缓解不少,走路还是隐隐作痛,之后拜见帝后与太后,一番折腾下来更是让她险些吃不消。

    程澈愧疚又心疼,赐宴与帝后、太后同桌而食时,一直悄悄握着程微的手。

    “看到你们举案齐眉,哀家就放心了。”太后目光一直不离二人,笑容满面。

    “微儿,以后太子就交给你了,你可要照顾好他。”

    “请皇祖母放心,孙媳会好好照顾太子殿下的。”程微面上恭敬有加,却悄悄抽出手来一点点往下探去,准确握住了昨夜折磨得她死去活来的那物。

    程微瞬间绷直了身子,轻轻挣扎偏偏挣不脱,想用些力气又怕被旁人发现端倪。

    他是不怕什么的,可微微这么胆大妄为,一旦被侍立一旁的宫人们察觉,那可要招来风言风语。

    于是,艰难挣扎的太子殿下反而认命往程微那里挪了挪,用身子严实挡去她的动作。

    程微垂眸,得意地抿唇笑笑。

    她就知道,二哥总是会帮她的。

    要你害我走不了路,现在总该还回来了!

    “璟儿啊。”太后喊了一声,发现乖巧聪敏的孙子竟然没有反应,不由又喊一声,“璟儿?”

    程澈回神,一开口声音低哑得骇了一跳:“孙儿在。”

    “你嗓子怎么了?”

    程澈狼狈咳嗽几声:“一早在园子里练枪,可能有些着凉。”

    “既如此,你就与太子妃早些回去休息吧,后日还要庙见呢,可要养好精神。”

    “是。”程澈站起来,冲太后三人行礼,侧头对程微温柔一笑,“太子妃,随我回宫吧。”

    程微腿一软,登时老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