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一十七章 病重

第五百一十七章 病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不同于民间的三朝回门,太子夫妇的回门日是在大婚后第六日。

    这一日天气晴好,卫国公府大门四开,老卫国公一干人等亲自候在石阶上,翘首以待。

    随着标志着太子身份的车驾沐浴着晨曦缓缓驶来,等候的人群传来阵阵骚动。

    车驾停下来,两名内侍上前一步,一人蹲下当脚踏,一人挑帘,把太子迎了出来。

    程澈下车转身,伸手扶着程微下来,二人携手走向大门。

    年纪轻些的丫鬟轻声咬着耳朵:“快看,太子可真是丰神俊朗,太子妃更是倾国倾城呢。”

    另一个丫鬟笑道:“太子与太子妃都是常来国公府的,你这时才发觉吗?”

    “那怎么能一样。”小丫鬟嘟囔了一句。

    一个管事媳妇低声警告道:“不得胡乱议论了,贵人们马上就过来了。”

    程微二人走近,老卫国公等人先行施礼:“见过太子、太子妃!”

    程澈忙上前一步扶住老卫国公,笑容真挚:“外祖父折煞我了。璟能有今日,离不开外祖父的教导。”

    老卫国公抬头,看着这个几乎算是手把手教出来的青年,老怀甚慰:“好,好,咱们进去再说。”

    国公府的大门缓缓合上,把一大早赶来看热闹的百姓视线隔绝在外。

    程微与程澈分开来,被韩氏拉过去说贴己话。

    “怎么样,可还适应?”

    “嗯,处处都是顺心的。”

    只除了每日清晨起身时那怎么调理都无法消除的浑身酸痛。

    程微在心中补充一句,悄悄红了耳根。

    韩氏端详着女儿,见她潋滟更胜往日,恰似一朵富贵牡丹由最初的花蕾在吸足了阳光雨露后怒放而开,明艳不敢逼视,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晌午开宴,程微环视一圈,不出所料没有见到韩止,而和舒的缺席让她有些疑惑,便问道:“怎么不见舒表弟?以往这个时候,他还没去庄子上吧?”

    席间顿时一静,随后段老夫人笑道:“你舒表弟素来体弱,我看天冷了,就没让他出来。”

    等到饭后,程澈寻了个机会对程微道:“我看你提起舒表弟时老夫人他们神态有异,这其中恐怕有什么蹊跷。等下你悄悄问问母亲吧。”

    程微点点头,找了个机会问韩氏:“母亲,舒表弟到底怎么了?”

    韩氏一怔,言辞闪烁道:“和舒好好的……”

    程微板着脸,神情严肃:“母亲,您越是不说,我越不安,等回宫后定会胡思乱想的。与其如此,还不如对我说个明白。”

    韩氏见瞒不下去,拿起帕子擦了擦眼角,叹道:“你外祖母嘱咐大家不和你们提,是想着你们大喜的日子,知道了心里不好受。和舒他……在你大婚之夜突然病重,这几日连你师兄北冥真人都请来看过了,依然不见好转——”

    程微已是站了起来,脸上血色尽褪,后退几步喃喃道:“怎么会,我明明一直给他服用培元符水的……我去瞧瞧他!”

    说完,她转身就跑,一路飞奔至和舒院子。

    和舒自幼体弱多病,住处安排在国公府最幽静处,小小的院子静悄悄,浑然没有旁处的热闹喜庆。

    程微走进去,脚步不由自主放轻了,心情却沉重起来,待见到躺在床上的人,更是心头一紧,快步走过去握住他的手,唤道:“舒表弟——”

    才满十五岁的少年青涩未褪,可那孱弱的模样却浑然不似这个年纪该有的。

    他缓缓睁开眼,似是不敢相信,睫毛轻轻眨了眨,才轻声道:“你怎么来了?”

    “你傻了,今日是我回门的日子,若不是二哥发觉外祖母他们神情有异,他们还要瞒着我呢!”程微说着,眼角一酸。

    “呃,对,你成亲了,按礼是该回门的。”和舒目光温柔望着程微,再无以往与她斗嘴的力气。

    程微见了,心中更加难受:“别动,我好好给你瞧瞧,怎么突然就病重了呢?”

    和舒移开眼,老实交代:“别看了,你大婚前给我调制的培元符水,我不小心打翻了。本想着等你忙过这阵子,再和你说的,没想到一下子就这样了。”

    “那你该立刻告诉我呀!我早就说过,符水必须按时服用的。”程微跺足。

    阿慧曾警告过她,培元符水一旦开始服用,中途是不能间断的。

    和舒抿抿唇,低声道:“你不是成亲了,不想因为我影响你们的心情。”

    程微嘴唇动了动,不忍再责怪,叹道:“不说这些了,我仔细给你瞧瞧,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和舒惨然一笑:“不用了,我感觉得到,自那晚起身子一下子就不行了。”

    他深深凝视着程微,神情平静:“程微,对不起,我撑不下去了呢。”

    他伸手,指了指床头:“最底层的抽屉里有一个缠枝莲纹的红木匣子,你帮我拿过来。”

    程微俯身拉开屉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匣子。

    “把它打开。”

    程微打开匣子,红绸缎的底衬上,是一个碧绿的镯子。

    这镯子极为古怪,竟是首尾相连的青蛇造型,一双蛇眼是一对小米大小的红色珊瑚珠,乍一看去,让人头皮发麻。

    和舒勉力拿起镯子,嘴角含笑:“外祖母说,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让我好好收着。我一直想,等将来有一日,就送给我的妻子。不过现在看来,是等不到了。程微,我送给你好不好,你别嫌它样式古怪,不想戴的话就收起来吧。我长这么大,有太多寻常人轻而易举能做到我却办不到的事,不想到最后连送出一只镯子都做不到。”

    “和舒,你别说这些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你肯定能把它送给将来的妻子。”

    和舒面露哀求:“程微,你收下它,好不好?”

    说到这里,他费力笑了笑:“大不了等你治好我的病,再还给我好了。”

    “那我就先替你保管着。”迎上少年期盼的目光,程微顿了顿,把那青蛇造型的镯子套在了手腕上。

    她举起手腕笑笑:“其实还挺好看的。”

    和舒盯着那截皓腕良久,开口道:“我想与澈表哥说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