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二十章 线索初露(求月票)

第五百二十章 线索初露(求月票)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放下医书,扬起唇角冲程澈笑:“太子殿下处理好招惹的蜂蝶了?”

    程澈在她一侧坐下来,伸手自然而然揽过去:“处理好了。 ”

    他拉着程微的手下移,停在某处:“就是这里还没处理好,你说该怎么办?”

    那蓄势待发的怒龙虽隔着衣料,仍然让程微感到掌心发烫。

    她斜睨程澈一眼,问:“二哥该不会告诉我,这是被蜂蝶招惹的结果?”

    怀中人波光潋滟,明媚动人,程澈声音骤然低下来,凑在她耳畔轻声道:“哪里是被蜂蝶撩拨的,全是太后那一碗汤的功劳。”

    见程微瞪大了眼,他解释道:“太后见你我分房而睡,以为我新鲜劲过了,开始想男人了。”

    程微目瞪口呆,随后大笑,边笑边道:“我以为,太后早已察觉你的小把戏了,她老人家平日看着那么精明的人。”

    “关心则乱。”程澈替太后解释一句,捉住程微的手叹气,“所以为了太后不再乱出招,我还是乖乖回来睡吧。”

    “呃。”程微回头扫了扫已经整理好的床榻,往里挪了挪,“那就歇了吧。”

    程澈弯腰,在程微额头落下一个轻吻,苦笑道:“我还是去榻上睡。”

    灯火熄灭了,只有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棂洒进来,衬得室内更加静谧。

    程微躺在床上,就听到躺在窗前榻上的那人辗转反侧,显然是无法安睡。

    她心疼又好笑,等了约莫半个时辰,那边依然有翻身声,终于忍不住下床,赤脚来到榻前。

    程澈睁开眼:“微微?是不是吵得你睡不好?”

    他起身:“我还是去外间美人榻上睡吧。”

    程微伸出纤纤手指,一把把他推回榻上,自己也挤了上来。

    程澈浑身瞬间绷紧了,哑着声音道:“微微,你赶紧回去睡吧。我……喝了那汤,有些控制不住……”

    “那二哥就不要控制好啦。”程微拉过程澈的手,放在腰间。

    程澈一怔:“你不是说——”

    见他木木的样子,程微干脆翻身而上,整个人都伏在了他身上,凑在耳边轻声道:“已经制完第一次培元符了,虽然还要休息五日,不过二哥实在是想,那也不打紧——”

    程澈直接把程微抱着移开,匆匆下榻,一脸严肃道:“不成,我不能拿你的身体开玩笑。”

    他转身欲走,就听程微低呼一声。

    “怎么了?”

    程微蹙眉,面露痛楚:“这榻上有什么,硌得我好痛。”

    “我看看。”

    程澈俯身查找,被程微一把拉住。

    她顺势爬起来,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胡乱亲着他裸露在外的脖颈。

    “微微——”程澈颇有些手足无措。

    程微动了动身子,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程澈倒抽口气。

    “第一次制符所需精血很少,没有那么严重的,之后我多休息两日就是。”程微气息暖热,喷在程澈耳根处,低语道,“还是说,二哥根本不想我?”

    程澈托住程微有些下滑的身子,大步走到窗边榻前,把她抛了上去,跟着翻身而上。

    夜更静,这个时节连鸟鸣声都少了,窗外的夜景褪去白日喧哗热闹,月光笼罩下,反而有种难以描绘的静美。

    程微双手抓着窗沿,任由身后的人疾风暴雨般进攻着,那一波接一波的热潮涌上来,终于忍不住浑身一颤,到了那极美之境。

    二人相拥而眠,一夜无话。

    知道太子与太子妃又睡在了一起,太后一颗心暂时放了下来。而婉秀的下场,更是让东宫里的宫女做事规矩不少,连私下里悄悄议论太子的人一时都销声匿迹了。

    很快就到了冬至日,大宴群臣命妇后,到了晚上,就是皇室家宴。

    说是家宴,皇室中血脉近的差不多都到了,宴席便设在同乐殿。

    “昭德姑姑没有来吗?”几位公主凑在一起,闲聊着。

    “昭德姑姑不是有孕在身嘛,她这一胎金贵着呢,哪里能来。”四公主拿起一个贡桔,不紧不慢剥着桔皮。

    三公主眉眼一转:“奇怪的是,大姐怎么还没到?”

    四公主举着剥了一半的桔子掩口轻笑:“许是不好意思来了吧。”

    她往程澈所在的方向努努嘴,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大姐之前的心思谁瞧不出来。如今看上的人成了弟弟,还能好意思见面?”

    三公主扫端坐的五公主几人一眼,推推四公主:“好啦,还有妹妹们在呢,别胡说了。”

    四公主抿了抿唇。

    身后一个矜傲的声音传来:“四妹又在嚼舌了?呵呵,我就知道,你一日不嚼舌,饭都吃不香的。”

    几位公主一抬头,就见大公主安阳不知何时已站在不远处。

    安阳公主轻描淡写扫四公主一眼,一手执起银壶,一手端起酒樽,步履从容走向程澈。

    她把酒樽斟满,冲程澈举杯:“太子,皇姐就用这杯酒敬你一杯。饮了这杯酒,以前的事咱们就一笔勾销了吧,我知道你不是那小心眼的人。”

    程澈微微一笑,举杯与安阳公主相碰:“皇姐请。”

    他以袖遮掩,把酒饮尽,风度极佳。

    安阳公主暗暗松了一口气,举杯对着程微:“太子妃,这一杯酒我敬你,愿你与太子和美恩爱。”

    “多谢大皇姐。”程微举杯饮尽。

    这种场合,她一身宽袍大袖的礼衣,举杯时衣袖自然滑落,露出青翠手镯。

    那镯子虽是青蛇造型,若不细看却会忽略过去,恰好安阳公主正用心打量着她,那造型奇特的镯子自然没逃过她的眼睛。

    “太子妃这镯子真是有趣,竟是青蛇造型。我仔细一看,险些吓了一跳呢。”安阳公主笑道。

    “是有些特别。”程微顺口道。

    啪嗒一声轻响,在觥筹交错的大殿里并不惹人注意。

    程澈听力极好,那声音传来处离他又不远,循声望去,原来是南安王不小心掉落了筷子,正有宫人替他重新换过。

    想着和舒那日的请求,程澈心中一动。

    韩玉珠当年出门踏青被歹人所害,失了清白,诞下孩子后含辱自缢,这么多年过后,想要找到那个歹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莫非,南安王知道些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