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婉秀之死

第五百二十二章 婉秀之死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商讨的结果,程微请韩氏进宫了解韩玉珠的情况,而程澈则着手调查青蛇镯子的来源。

    青蛇的造型,注定不会是出自普通银楼。

    韩氏来到东宫,一见程微的面就笑了:“我还担心你在宫中不习惯,没想到脸色比以往还要好了。”

    程微抬手抚了抚面颊,笑道:“我早就说了请母亲放心,有二哥在,不会委屈我的。”

    韩氏嗔她一眼:“怎么还二哥二哥的叫,让别人听了不像话。”

    程微抿唇笑笑,岔开话题:“和舒身体好些了吗?”

    韩氏脸上露出喜色:“吃了你送过去的符水,已经能起身了。你外祖母这几日心情颇好,饭都多吃了半碗。”

    “那便好。”程微摸了摸手腕上的镯子,把手腕伸到韩氏面前,“小姨当年很喜欢这个镯子吗?”

    韩氏眯眼仔细瞧了那镯子一眼,嫌恶地皱起眉:“我还道你从哪里弄来这么稀奇古怪的镯子,原来竟是你小姨的遗物。”

    “母亲没见过?”

    韩氏摇摇头:“先前从没见你小姨戴过,最后那两年我极少回国公府,连你小姨的面都少见,如果这是你小姨的遗物,想来是当年她新得的。”

    “那——”程微抚摸着镯子,把话问了出来,“小姨当年是不是很想……入宫为妃呢?”

    “怎么可能!”韩氏未加思索便脱口而出,迎上女儿询问的目光,道,“你小姨性情洒脱,最厌烦皇宫这样的地方。”

    程微垂眸盯着青蛇镯子,淡淡道:“也可能是小姨仰慕的男子恰好是皇宫的主人呢?就如我一样,若不是二哥,怎么会钻进这笼子里来。”

    韩氏脸一沉:“微儿,你今日是怎么了,对你小姨有这般揣测!”

    程微抬手握住韩氏的手,语气真挚:“母亲,这件事真的很重要。请您好好想想再回答我。”

    韩氏一脸犹疑打量着程微,终究是把一切疑惑慢慢咽了下去。

    女儿长大了,又是在这种地方,许多事情都不好明说,她不是擅长争斗的内宅妇人,若能帮上女儿的忙,又何必深究呢。

    韩氏同样一脸郑重:“不用想了,我可以明白告诉你,你小姨绝不可能倾慕皇上。”

    “为何?”

    “当年冯皇后被幽禁,你小姨私下里对皇上是颇多不屑的。皇上后来又没脱胎换骨,她那样的性子,如何会改了心意?”

    程微颇有些尴尬。

    听母亲这么说,总感觉她公公混得有些惨。

    话已说到这里,自然没必要绕着这个话题再多说,程微便问道:“程彤与瑜哥儿如何了?”

    韩氏脸上就露出了笑:“已经在京郊给她们落了户,前不久才派人去看过。瑜哥儿挺好,白白壮壮的,程彤……也算安分。你就放心吧。”

    “程彤待瑜哥儿尽心尽力,母亲就不要对她有看法了。我想着若是她愿意,找一个好男人嫁了也好。”

    韩氏白她一眼:“你就忘了以前在那丫头身上吃的亏了?她身为废太子良娣,本该随废太子一道去了的,能保她一命已是不易了,居然还要替她操心终身大事?”

    程微笑笑:“母亲想到哪里去了,我可没有当媒人的喜好。只是程彤比我还小些,将来若遇到合心意的男子,咱们也不要拦着。”

    “行了,我才懒得管她的闲事。”韩氏说了一句,压低声音道,“倒是你自己,可要争气些。趁着这一年半载东宫不会进新人,早早诞下麟儿才是正经。”

    见程微没什么表情,韩氏叹气:“你要是嫁到普通人家,男人敢纳妾,我就敢打上门去。可这皇宫不行,你这傻丫头莫非想着太子以后能只守着你一个?就是他愿意,有些人也不答应啊。”

    这个话题程微并不想多说,顺着点了点头,等韩氏走了,便走到园子里透气。

    从母亲这里得到的信息与二哥从南安王那里得到的是矛盾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是有人给出了错误的信息,还是姨母当年的遭遇只是一场意外,那害她的歹人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

    程微想着心事默默往前走,欢颜安静跟在后面,渐渐走到花木繁茂处,忽然听到小宫女的私语声。

    “你听说了吗,婉秀姐姐自杀了。”

    “怎么会,婉秀姐姐不是才被发落到浣衣局去吗?”

    “正是这样,才受不了这种落差吧。反正我听说,婉秀姐姐死的可惨了。”

    “怎么死的?”

    “听说,是在长春宫碰壁死的。”

    听到“长春宫”三个字,程微冲欢颜使了个眼色。

    欢颜上前一步,扬声道:“太子妃在这里,谁在议论,出来吧。”

    片刻后,两个小宫女一脸惊恐走了出来,战战兢兢跪在程微面前。

    程微居高临下看着一脸惶恐的两个小宫女,沉默良久,待她们脸色越发难看,才开口问:“你们说婉秀死在了长春宫,是从何处听来的消息?”

    两个小宫女面面相觑。

    程微温和一笑:“我并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只是你们在东宫里,如何会知道浣衣局那边的消息?”

    一个小宫女见程微笑容亲切,大着胆子道:“回太子妃,这消息其实已经传了好几日了,不过因为婉秀只是浣衣局的宫婢,她的死是不必上报的。”

    往往一些流传在下人之间的消息主人们并不知道,程微对此不奇怪,遂点点头,又道:“我是说,婉秀只是浣衣局一名宫婢,消息如何会传得沸沸扬扬?”

    这宫里,每年不知道有多少正值芳龄的宫婢悄悄逝去,能被这样议论,并不多见。

    两个小宫女又沉默了。

    程微脸一沉:“是不方便对我说?”

    先前开口的小宫女头皮一紧,忙道:“奴婢不敢。只是说了,怕太子妃责罚。”

    程微不再说话,只是沉默盯着二人。

    那小宫女受不住,硬着头皮道:“是因为……因为婉秀死在了长春宫。他们都说自从婉秀死后,长春宫开始闹鬼——”

    程微诧异挑眉,随后恢复平静神色:“原来如此。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你们且下去吧,以后不要再乱传。”

    等两个小宫女如蒙大赦退下,她想了想,吩咐画眉去打探婉秀之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