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二十三章 镯子来历

第五百二十三章 镯子来历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事情很快就打探清楚了。

    婉秀失势被发落到浣衣局,新人难免受些刁难,这种情形下她不小心洗坏了贵人送来的衣裳,被管事一顿责骂后,晚饭就不见了踪影,等被发现时,人已经碰死在长春宫了。

    无论婉秀死因如何,她死的地点太过奇怪。

    自从华贵妃死后,长春宫就空了下来,只留了洒扫看守的宫人。这样的宫殿,往往是其他宫人避之不及的,她好端端怎么会去了那里?

    程微隐隐觉得蹊跷,趁着傍晚去给太后、皇后请安的机会,回程时有意绕经长春宫。

    她站在门口往内眺望。

    曾经繁花似锦的宫殿,这才不过数月时间,就一派萧索颓败,没有了一丝烟火气。

    与守门宫人打过招呼,程微抬脚往里走。

    经过一个夏日,又入了冬,园子里因疏于打理而疯长的草木枯萎成一片萧条的黄,那片被烧过的夹竹桃留下大块的黑色,满目荒凉。

    程微忍不住摸了摸胳膊上泛起的鸡皮疙瘩。

    “太子妃,这里比旁处好像更冷些,小心着凉,婢子还是扶您回去吧。”画眉提议道。

    程微看向画眉:“你也觉得这里比旁处冷?”

    画眉点头。

    “欢颜,你呢?”

    “是很冷啊,一进来就阴森森的,让人不舒服。”欢颜搓着手臂。

    程微把目光投向华贵妃寝殿的方向,若有所思。

    看来,她的感觉没有错,这里要比旁处阴气更胜。

    自从随青翎真人学习书禁科,程微对这方面多少有了些研究,一走进长春宫的大门,就立刻察觉出端倪来。

    要是按书禁科的说法,这长春宫里阴气如此之盛,极可能是因为有怨魂存在。

    难道是因为婉秀死在此处?

    程微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测。

    这样的阴气,不是才死了几日的婉秀能造成的。

    莫非——是华贵妃?

    想到这种可能,程微心中一紧,抬手凌空画符,画到半途又停了下来。

    她才制过培元符,精血有损,对于更耗精力的书禁科符箓,已是力不从心。

    “太子妃?”见程微一直盯着华贵妃寝殿,画眉心中有些发毛,硬着头皮喊了一声。

    程微收回目光,淡淡道:“走吧。”

    女子阴气重,而后宫几乎全是女子,可想而知是什么样的环境,不过有天子龙气压制,一般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华贵妃阴魂不散?

    程微冷笑一声。

    这样的人,当初那般死去已是捡了天大的便宜,莫非还觉得委屈不愿归去吗?

    她大步回了东宫,温暖的橘色灯光下,程澈已等在那里。

    程微心头阴郁就如露水遇到了朝阳,忽地就散了,只剩下安心舒泰。

    “怎么才回?”摒退了宫人,程澈把程微拉入怀中,问道。

    “路上走得慢了些。”

    程微把从韩氏那里打听来的情况讲给程澈听,然后问他:“二哥可有进展?”

    程澈笑着点头:“没有大进展,不过多少有了些线索。我派人带着青蛇镯子的画样问过京城大大小小银楼,终于在一家叫‘奇珍坊’的铺子问到了镯子可能的来历。”

    程微眼一亮:“什么来历?”

    “奇珍坊的师傅告诉我,这种造型的镯子,很可能出自南兰国。”

    “南兰?”程微回忆了一下。

    她曾在书中看到过,南兰国女子地位尊崇,擅用蛊,是个风俗奇特的国家。

    “小姨怎么会有出自南兰国的镯子?”

    “所以我又去问了一个人。”迎上程微疑惑的眼神,程澈笑问,“你猜我去问了谁?”

    程微琢磨了一下,在程澈温和笑容下恍然大悟:“是不是徐大姑娘?”

    程澈嘴角迅速抽了一下,见程微脸上难掩猜对的得意,无奈道:“我去问了徐大姑娘的父亲。”

    这东宫如今只有太子妃一人,早有不少大臣蠢蠢欲动,想把爱女塞进来,他除非是脑子不清楚了,才会跑去见徐大姑娘。

    “陵南毗邻南兰国,徐大人在陵南二十多年,如果说这京城对南兰风情有谁最了解,非徐大人莫属。”

    “那徐大人怎么说?”

    程澈目光落在程微皓腕上。

    一条碧翠小蛇盘踞其上,那对红色的眼珠好似正与他对视,诡异艳丽,让人对这镯子又爱又怕。

    “徐大人说,南兰女子擅养蛊,亦喜与蛇为伴,所以这样造型的镯子在京城被视为异物,在南兰却是常见的饰物造型之一,就如大梁女子喜爱戴蝴蝶、花卉造型的饰物一样。”

    程澈说着抬手,点了点红色眼珠:“徐大人还提到,这镯子,很可能出自南兰王宫。因为只有南兰王族才可以佩戴眼珠为红色的青蛇饰物。”

    程微听的越发不解:“难道小姨还与南兰王族接触过?这有些匪夷所思。”

    程微笑着点头:“是,我亦觉得这种可能很小,所以又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把目光投向乾清宫的方向,并没有卖关子:“我在想,这青蛇镯子,会不会是南兰国向大梁进贡之物。”

    程微眼一亮:“二哥,我觉得你这个猜测更有道理,那接下来呢?”

    程澈摊摊手,露出宠溺的笑:“接下来,我就回来了,老老实实向媳妇汇报情况。”

    程微嗔他一眼:“这个时候,你还开我玩笑。”

    程澈抬手,一下下轻抚着程微背脊,指尖过处,激起怀中人一阵阵酥麻,他的声音却平静如常:“主要是查来查去,又查回了宫里。有些事情与其私下乱查,不若明日我问一问父皇。”

    程微有些担心:“若是这其中有什么牵扯,父皇怪罪你该如何?”

    程澈不以为意笑笑:“十几年前的事了,就算有什么隐秘,我只是问一问,父皇应该不会怪罪的。”

    嗯,想来一个连太子是断袖都能接受的皇上,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小事怪罪他吧?

    翌日散朝,御书房里。

    昌庆帝举着青蛇镯子思量良久,恍然道:“朕想起来了,这是十几年前南兰国进贡的镯子,原本有一对的。那时正值夏日,这镯子戴在人手腕上就能令人清凉无汗,于是朕就把其中一只赏给了……华氏。”

    说到这里,昌庆帝一脸不高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