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二十四章 一对蛇形镯

第五百二十四章 一对蛇形镯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昌庆帝忿忿想,早知道华氏如此,都不如喂了狗。

    “这样说来,这只镯子是另外一只了?”

    昌庆帝眼神有些闪烁,清清喉咙道:“另一只朕把玩时,不小心摔碎了。”

    另一只蛇形镯,他其实命人悄悄放进了幽禁皇后的关雎宫里,只是那时皇后已疯癫多年,镯子究竟流落何处,就不得而知了。

    程澈不知这番来龙去脉,但察觉昌庆帝神情有异,面上不动声色道:“原来这只镯子是从长春宫流传出去的。”

    昌庆帝摆摆手:“不必再提这些了。太子既然来了,就陪朕出去走走吧。”

    程澈耐着性子陪昌庆帝散完步,抬脚去了慈宁宫看望太后和皇后。

    冯皇后如今在太后面前已不再掩饰,是以程澈每次过来,只留下心腹伺候。

    太后近来心情大好,一副容光焕发的模样,笑着问程澈:“刚从乾清宫过来?”

    “是,有些事要请教父皇。”

    “看来皇上没能给你解惑了。”太后淡淡笑道。

    程澈心中一动。

    后宫之事,太后说不定更清楚些。

    他把蛇形镯拿了出来:“太子妃得到一只镯子,因为样式奇怪引起了孙儿好奇,就来问问父皇是不是异国进贡之物。”

    太后扫蛇形镯一眼,皱眉:“古里古怪的镯子。”

    立在冯皇后身后的宫女青娥眼神一闪,若有所思。

    程澈陪太后与皇后二人喝茶闲聊消磨了小半个时辰,抬脚往外走,忽听身后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听到女子喊:“太子殿下请留步。”

    他驻足回眸,就见冯皇后的心腹宫女青娥气息微喘赶了过来。

    “青娥姑姑有何事?”对这位陪皇后度过二十多载岁月的老宫女,程澈心存敬重。

    青娥迟疑了一下,伸手入袖,掏出一方白帕,在程澈温和目光下把白帕缓缓打开,露出一只镯子。

    那是一只与程澈手中的蛇形镯一模一样的镯子。

    程澈挑挑眉。

    事情越发有意思了,父皇说另一只镯子被他打碎了,结果却出现在母后的心腹宫女青娥手里,那么他手中这只,是父皇赐给华氏的那只无疑。

    “青娥姑姑,不知你手中镯子从何而来?”

    提到这个,青娥一脸愠怒:“要不是这镯子太特别,恐怕奴婢早就忘了。这还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正值盛夏,园子里那些名贵花草早已枯败,却生出一从野蔷薇来,奴婢正替那丛蔷薇浇水,就在花丛旁发现了这只镯子。定是哪个杀千刀的落井下石,想以这造型古怪的镯子吓唬人呢!”

    程澈静静听着,想到昌庆帝说这镯子夏日佩戴可使人清凉无汗,然后又说失手打碎,忽地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想来是因为镯子的神奇作用,父皇想把这只镯子送给母后,又碍于面子不好明给,派人悄悄送了过去,结果……可想而知。

    见程澈神情莫名,青娥歉然道:“是奴婢失礼了。反正因为镯子实在吓人,奴婢就丢进了杂货间里,还是今日见殿下拿出同样的镯子,才把它翻出来给娘娘过目。娘娘想着殿下打探这镯子许是有什么要紧事,就命奴婢把这一只也给殿下送来。”

    程澈伸手把镯子接过:“替本宫谢过母后。这镯子……应该是父皇送给母后的。”

    他说完笑笑,留下呆若木鸡的青娥,转身走了。

    程澈并没有回东宫,而是去了掖庭狱。

    尽管是上午,旁处冬阳明媚,可一踏入掖庭狱就平白多了几分阴冷。

    风冷人静,程澈直接去见了一个人——邓安。

    华贵妃一案中,邓安能留下性命,并不是昌庆帝心慈手软,而是追悔当初轻易赐死华贵妃才留下许多谜团,更给堂堂一国之君留下许多郁闷和憋屈无处发泄。作为陪在华贵妃身边最久的内侍,昌庆帝干脆留了活口,以防将来再出什么幺蛾子。

    “殿下。”邓安早已形销骨立,见程澈走到面前来,一双眼浑浊如一潭死水,平静无波。

    面对着邓安,程澈心情颇为复杂。

    此人虽跟着华贵妃做了不少恶事,可当年若换了旁人,他恐怕早已消失在这世上了。

    他干脆把镯子拿出来,开门见山:“这镯子邓公公见过吧?”

    邓安已是如此境况,早没了遮掩的心思,盯着镯子一会儿,点点头:“见过,这是皇上多年前赐给华氏的镯子,据说是南兰贡品。”

    “那邓公公是否知道,这镯子后来是怎么流传到宫外的?”

    邓安沉默片刻,才道:“华氏把镯子赏给了景王世子妃。”

    程澈眉心一跳,带着一对镯子直接回了东宫。

    程微走过来坐在他身侧:“二哥从父皇那里是否得到什么消息?”

    程澈不答反问:“微微,景王世子妃与小姨母当年关系如何?”

    “景王世子妃?”程微脸色有些古怪,“二哥,我正要和你说,今日母亲托人带来消息,说景王世子妃自打冬至宴后就有些不妥当,请了数位太医都不见好转,看症状,竟像是中了邪。所以景王府托母亲求到我这里来,想请我去王府看一看世子妃。”

    程微已是太子妃,身份尊贵,按理说是不会出宫替人看病的。不过景王世子妃又有不同,她是段老夫人的义女,程微名义上的姨母,委婉请程微过去看看,并无不妥。

    中邪?

    程澈挑挑眉,喃喃道:“事情越发有趣了。微微,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话。”

    程微抿唇一笑:“你说世子妃与我小姨的关系啊,那自然是极好的。当年她们是手帕交呢,哪怕世子妃嫁人生子,依然经常与我小姨一道出门游玩。”

    “这么说,改变小姨母命运的那次出游,世子妃也是当事人之一了?”

    程微一怔,随即点头:“那次与母亲见面,我没少打听小姨的事。母亲说,当时一同出门游玩的贵女有七八人,世子妃自然是其中一个。出事时,小姨为了保护其他人与歹人力战,结果被歹人掳走,回来后名声大损,那些好友全都不再与小姨来往,只有世子妃依然如旧,很为那件事自责,甚至还在外祖母面前痛哭过数次。二哥,你为何提起这些?”

    程澈拿出一对蛇形镯,摆在了程微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