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二十六章 迷魂

第五百二十六章 迷魂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镯子落在床榻上滚了几圈,最后撞到床栏上,发出一声脆响。

    容昕等人冲了进来。

    “母亲,您没事吧?”容岚跑过来,惊慌失措。

    程微把蛇形镯不动声色揣入袖中,神情不悦扫了容昕一眼,淡淡道:“世孙,我已说过,治疗中途不得有人打扰的。”

    容昕尴尬挠了挠头,张口欲言,又把话咽了下去。

    程微见状不好过多责怪,抬脚走到了外间。

    容岚留在里间安抚曾氏,容昕则亦步亦趋跟了出来,问程微:“我母亲究竟是怎么了?”

    程微定定看着他,吐出三个字:“失魂症。”

    “失魂症?”容昕一脸震惊,不由看向韩氏。

    而从里间走出来的容岚听到此话,更是发出一声低呼。

    程微便给二人解释道:“失魂症是民间常听到的传闻,无论是涉猎书禁科的符医,还是小有所成的道士,都能治疗此症。患此症者绝大多数是幼童,往往是受到惊吓所致。”

    “那我母亲怎么会患了失魂症?”容岚忍不住插言。

    程微看向容岚:“可能就如郡主说的,与世子妃冬至宴时路过长春宫有关。”

    说到此处,程微环视众人一眼,吐出一个惊人消息:“冬至前夕,长春宫死了一个宫女,从那之后就有了闹鬼传闻。我听到传闻曾去长春宫一探,发觉那里果然怨气不散。世子妃可能是体弱,恰好被冲撞了。”

    她没有提华贵妃之事,一是不愿让人多想,二是刚刚曾氏的语无伦次,让人难免多心。

    “微姐姐,那你能治好我母亲吗?”容岚忐忑问道。

    程微含笑点头:“应该不成问题。不过有件事比较头疼,施展招魂之术需要入夜,而以我如今的身份,恐多有不便。”

    “这个好说,我和父亲一同去求皇伯父,他一定会答应的。”容昕闻言立刻道。

    小霸王虽成熟不少,依然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性子,嘱咐妹妹好好招待程微母女,便立刻就去寻景王世子一同进宫,约莫一个时辰后,就带来了昌庆帝答允的口谕。

    与他们一道来的,还有程澈。

    程微对此早有所料。

    皇上再大方,也不可能放任儿媳妇一个人大半夜呆在宫外,让太子前来相陪是必然,而这正是她与程澈商量好的。

    有二哥在,她就不必担心趁给曾氏收魂之际追问镯子秘密时,再有人闯进来了。

    很快就入了夜。

    冬日的夜晚寒意袭人,好在屋子里已经烧起了地龙,身处其中的人们感觉不到丝毫冷意。

    “那我就准备给世子妃收魂了,在这期间,你们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进去,不然便会前功尽弃。一旦如此,事情就会变得格外麻烦。”

    “为何会更麻烦呢?”事关母亲安危,容岚忍不住问道。

    “因为现在知道世子妃在何处丢了魂,可以做到有的放矢,而若是半途而废,就要先花费许多工夫去找那一魂了。”

    “你放心,这一次,我们一定不会进去打扰的。”容昕保证道。

    程微点点头,目光与程澈相触。

    程澈轻轻点头。

    她便真正放了心,转身走进安置曾氏的屋子里。

    随着房门吱呀一声响,隔绝了外面所有视线,程微抬头轻轻吸了一口气,这才走向安静躺在床榻上的曾氏。

    因为丢失一魂,入夜后是病人精神最倦怠的时候,程微不担心惊醒曾氏,大步走至她身旁,仔细打量着。

    曾氏生得柔美婉约,闭目熟睡时一双蛾眉依然轻蹙着,显出内心的不安。

    程微轻叹一声,把准备好的物品一一取出,开始画符招魂。

    招魂术她曾施展过,当时是为了召回长姐程雅的孤魂,而这一次因为要招的是生魂,有肉身吸引,又知道丢魂之地,就比上次容易得多。

    这样才过了一刻钟左右,室内烛火忽明忽灭,曾氏脸色就渐渐起了变化。

    等到紧闭门窗的室内忽地起了一阵冷风,曾氏眉心阴影好似一团薄雾不停翻腾变化,最终化作一缕青烟消散无踪后,她便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不过那一双眸子烟雾朦胧,显然神智正处于似归未归之时。

    程微死死盯着曾氏,见状眼中精光一闪。

    她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早已凌空画好的符箓指向曾氏眉心,随着烛火攸地变暗,曾氏神情一片茫然。

    “婉娘,你醒醒。”程微柔声唤着曾氏闺名。

    幽暗的灯光模糊了人的视线,而往常那清越的音色在这种环境里便有些暧昧不明。

    曾氏渐渐找到焦距,喃喃道:“玉珠?”

    程微展颜一笑,伸手挽住曾氏手臂:“你刚刚怎么了?吓我一跳。”

    “我……”曾氏摇摇头,脑袋昏昏沉沉,什么都想不起来,便道,“可能是太累了,不小心睡着了。”

    “我就说,你该好好休息的。”程微笑容明快,有着寻常女子罕有的爽朗,不过她把蛇形镯递到曾氏面前,却有些为难,“这镯子——”

    曾氏表情微变,眼神不自觉移开:“好玉珠,你就莫让我为难了。这镯子是南兰贡品,极为珍贵。皇上把一只赏给了贵妃娘娘,这一只可是给你的。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要是你不收,我可没法交代。”

    “可是——”

    “别可是了,你要是不想要,就亲自还给皇上好了,别为难我这胆小的。”曾氏拉着程微的手,语气亲密无间。

    程微一颗心却渐渐沉进了冰窟里。

    曾氏在撒谎!

    另一只镯子,皇上分明给了皇后,又如何会给小姨?

    她心念急转,在这一瞬间思绪无数。

    应该是这样的,曾氏把华贵妃赏给的镯子佯称是皇上给小姨的,哄小姨收下了镯子。小姨对皇上无意,听了她的话自然会拿去还给皇上,而这一幕恰好被南安王看到,才有了那番误会。

    那么,后来小姨的遭遇,是否与此有关?曾氏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曾氏这样的状态不能保持太久,程微当机立断背过身去。而后,在明灭烛光下,她缓缓转过身来。

    曾氏蓦地发出一声尖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