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心毒

第五百二十七章 心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饶是花容月貌,那张铁青色的脸在烛光映照下亦只剩下阴森恐怖。

    程微上前一步,声音沙哑挤出一句话来:“为什么?”

    近在咫尺的曾氏连连后退,一直被逼到墙角,用手抱头疯狂摇着:“别过来,你别过来!”

    “为什么?”程微再次往前迈了一小步,不再靠近,而是一字一顿道,“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就不过去。”

    曾氏松手,大着胆子看了一眼,瞥见女鬼突出的舌头,再次尖叫:“我说,我说,只要你别过来!”

    程微舌头有些发麻,趁着曾氏闭目的时候,忙收回去放松。

    装鬼真不是人干的事!

    曾氏已是自顾说起来:“我只是不高兴世子对你念念不忘,才把贵妃赐我的镯子送你,说是……皇上送的。”

    程微略加思索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曾氏口中的世子,应该是指容昕的父亲,景王世子。

    想来当年小姨风华绝代,景王世子亦是她的爱慕者之一。而这,显然触怒了曾氏。

    “你料定我不会收下,是不是?”

    气势压迫之下,曾氏神智似归未归,早已回到了十几年前。

    “你说啊!”程微上前一小步。

    这小小一步,似是重锤落在曾氏心头,让她不敢再有任何犹豫,一叠声道:“是,是。我知道你定然会拿去还给皇上,只要被贵妃看到,贵妃会以为皇上把另一只镯子给了你,也就等于把你放到与她等同的位置上。你又年轻又美丽,贵妃定会忌惮不满,那么你的亲事就会早早被定下来,让那些心存幻想的臭男人死了心!”

    听到这里,程微心底生寒,脑子还在飞速转动。

    原来小姨还镯子的那一幕,看到的不只南安王,还有华贵妃。

    南安王因此放下了对小姨的倾慕,那么华贵妃又做了什么?

    明面上,华贵妃什么都没做……

    程微当然不相信狠毒如华氏会无动于衷,那么,小姨后来的遭遇定然与华氏脱离不了关系!

    她一抬手,把插入发髻间的金钗拔了下来,满头青丝顿时滑落而下,顺着面颊飘荡着,声音更加凄厉:“那后来呢,那次踏青,也是你计划好的,是不是?”

    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上门,曾氏本就心中有鬼,多年的秘密埋在心里非但没有忘却,反而在一次次的午夜梦回中变得更加鲜明,此时听到程微喝问,她仿佛等这个机会很久了,一股脑把话倒了出来:“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约你出去,没有害你!”

    “没有害我?”程微一声冷笑,身子前倾已经快要触及曾氏,“难道那毁我清白的歹人是凭空冒出来的?”

    她指甲涂着鲜红色,扫在曾氏面颊上,骇得曾氏魂飞魄散,尖声道:“不是我,都是贵妃安排的!”

    “贵妃?”程微眯了眼。

    “是贵妃。玉珠,你相信我,我刚开始不知道的,真的不知道的。贵妃提议我们出门游玩,我还以为她想要给你安排一桩亲事。我真的没想到,贵妃会安排人糟蹋了你……”

    说到此处,曾氏神情激动起来,竟主动去握程微的手,冰凉的触感让她瞬间松开,两行清泪落了下来:“我就是嫉妒你,想让你早早嫁人,最好是嫁一个寻常的男子挫挫你的傲气。可我真不想害你落得如此下场的,都是贵妃太狠毒了,玉珠,你要想索命就去找她吧,不要找我!我还有昕儿要照顾,昕儿不能没有娘啊!”

    “哈哈哈!”程微忽然大笑,声音凄楚,“与你无关?你敢说对华贵妃的狠毒你真的心中没数?你敢说在那一场阴谋里你真的没有得到半点好处?”

    曾氏眼神躲闪着:“是事后贵妃怕我乱说,才请了北冥真人替昕儿说话——”

    程微至此彻底明白了。

    无论曾氏表现的多么无辜,她与华贵妃之间,就是一场*裸的交易。

    华贵妃要毁了小姨,而曾氏则要五月初五出生被世人认为妖邪之气缠身的容昕顺利被封为世孙!

    望着痛哭流涕还自认无辜的曾氏,那一瞬间,程微忽然极为心疼那个素未谋面的小姨。

    她与小姨,命运何其相似,一个是无微不至关照她的好姐姐,一个是与小姨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不必再说这些了,我只问你,那个毁了我的男人,到底是谁?揪不出来这个人,我死不瞑目!”

    曾氏眼中划过一抹同情,尽管很浅,还是被程微捕捉到了。

    “玉珠,你永远不会找出来那个男人了。或者说,找出那个男人根本没有任何必要。”

    “为何?”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程微蓦地紧张起来。

    曾氏居然笑了,带着几分怜悯:“那就是贵妃让沐恩伯随便派出的一个死士呀,事后早已被灭口了,究竟是谁,有什么意义?”

    程微心中大恸,可这个时候她还有话要问,所有情绪只能压在心底。

    “那后来呢,我已经被毁了清白,为何还不能放过我,非要拿去我的性命不可?”

    就在刚刚程微感慨韩玉珠与其命运相似的一瞬间,她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小姨与她是如此相似的人,那么面对****,绝不会懦弱的选择去死,而是顽强活着,等待机会报仇。

    那么,小姨生下和舒后自缢,就很蹊跷了。

    曾氏神情一震,缓缓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眼看*符的效果要过了,程微越靠越近,厉声逼问:“你不知道?那就偿命来吧!”

    “我真的不知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贵妃是什么人,想来是她不愿留下后患,才会斩草除根——”曾氏声音陡然抬高,忽地白眼一翻,软软倒了下去。

    程微居高临下看着倒在床榻上的曾氏,明明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却让她觉得浑身发冷,好似被毒蛇缓缓缠上。

    人心,或许从来比毒蛇更毒吧,程瑶如此,华贵妃如此,曾氏亦是如此。

    她只觉身心俱疲,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