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三十章 太子选妾

第五百三十章 太子选妾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回宫后程微有些纠结,不知要不要把调查的结果告诉和舒,遂与程澈商量。

    “还是等和舒身体好了再说吧。”程澈道。

    “嗯。二哥,昨晚容昕怎么会把我与曾氏的对话听了去?”程微把心中疑惑问了出来。

    以二哥的细腻,不该发生这种纰漏。

    程澈淡淡一笑:“因为我觉得,他应该听一听。”

    尽管当时不清楚真相,可一连串的追查足以让他怀疑,曾氏在韩玉珠一事上并不清白。而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无论是华贵妃还是沐恩伯府的人都已归于尘土,想要得到实质证据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再者说,曾氏是景王世子妃,有些事哪怕有了证据,为了皇家脸面亦不可能公之于众。而对曾氏这样的贵妇人来说,丈夫的冷落,儿女的疏远,那是比让她偿命更痛苦的事。

    程微很快领会了程澈的意思,靠在他怀里叹了口气,话题一转:“二哥,我怀疑长春宫有华氏怨魂作祟,想去探一探。”

    “你来。”程澈把程微拉到梳妆镜前,埋怨中带着疼惜,“你看看自己的脸色,还能再费神吗?”

    镜中女子清艳依旧,可唇色却是一片苍白,失了往日的鲜妍。

    她很快妥协:“二哥说的是,等我调理好了和舒的身体再说吧。”

    除了给和舒调养身体,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解除二哥的血咒,而越是钻研,越发现其中的困难。

    “二哥,快过年了吧。”躺在床榻上,程微随意地问。

    “嗯。”

    “等开了春,林大哥与赵姐姐就该成亲了,咱们一起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吧。”

    “当然。也许到后年他们就能抱上娃娃了,到时候咱们还一起去。”

    程微一个翻身揽住程澈的腰,低声呢喃:“对,以后每一年,咱们都一起出宫去……”

    程澈低头,发觉怀中人已经睡着了,心头蓦地一酸,轻轻在她脸颊上亲了亲。

    希望老天垂青,让他们能有每一年。

    转眼就是草长莺飞的时节,无论是宫里宫外,处处都洋溢着春意。

    程微到底是没能参加赵晴空与林琅的婚礼。

    原因无他,太子妃有孕了。

    宫中几位主子的欣喜自是不必多提,更多家有娇女的人则开始蠢蠢欲动。

    昌庆帝这几日就得到不少臣子或委婉或直接的暗示:太子妃有孕,东宫空虚,该为太子殿下选妾了。

    礼部尚书更是明言,按规矩太子妃选定后就该定下两位良娣的人选,太子大婚三个月后良娣便要进宫伺候太子,而今东宫迟迟不进人,有违祖制。

    昌庆帝觉得臣子们的提议也有道理,就跑到慈宁宫与太后商量。

    自打太子妃有喜的消息传出,领着女儿或孙女求见太后的夫人同样不少,这几日太后亦在琢磨此事。

    “太子妃有了身孕,东宫里一个伺候璟儿的都没有,是该考虑选些人进来了。”

    昌庆帝点头:“朕亦是这么想的。母后觉得,是按着正经的程序选妾充盈东宫,还是先挑几个合意的?”

    “哀家冷眼瞧着,璟儿除了太子妃,对东宫那些宫婢从不多看一眼,要是大张旗鼓选人恐引起他的反感。不如就打着赏花的名义邀一些夫人姑娘进宫来,到时候叫璟儿过来亲自瞧瞧,他中意哪个就选哪个,皇上看如何?”

    “这个主意好,就依母后所言。”

    太后要办赏花宴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明眼人心知肚明,这是要替太子选人了。

    太子俊朗无双,文武双全,更是有着尊贵无比的身份,跟着这样的男子,任谁家女儿都不会受了委屈。一时之间,京城有名的绣庄布坊都热闹起来,那些顶尖的绣娘更是被争破头请到各个府上去。

    这番动静自然没有瞒过程微。事实上,宫中亦无人刻意隐瞒。

    堂堂太子,一国储君,未来的帝王,难不成只守着太子妃一人?这是所有人从未思考过的事,只除了程微。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程微正在用膳,一生气黑着脸多吃了一个馒头,随后就狂吐不止。

    欢颜与画眉端茶倒水递帕子伺候着主子,程澈便在这时走了进来。

    一见程澈进来,程微擦了擦嘴,挥手让伺候的人退下去,随后狠狠瞪他一眼,有气无力道:“二哥怎么有空过来?不该赶紧去瞧瞧有没有合心意的小娘子吗?”

    程澈在她身边坐下,伸手轻拍她的后背:“好点了吗?我知道你听到消息定然不舒服,就过来了。”

    程微扭身挣扎了一下,郁闷难消。

    “真生我的气?”

    程微一双大眼翻了个白眼:“不生气才怪。二哥,我把话说清楚,打死我都不会接受你去睡别的女人。有的事情对我来说是可以妥协的,有的事却绝不会妥协。”

    她不想入宫,可为了能与二哥在一起还是入了,但这不意味着她能接受与其他女人分享二哥。

    这是她的男人,从头发丝到脚趾尖,完完全全都是属于她的。

    世人认为天经地义的事,就该让女子咽下无尽委屈与痛苦接受吗?

    别人她不管,至少她不能。

    见程微气鼓鼓的样子,程澈莞尔一笑,伸出手指戳了戳她鼓起的腮帮,举起双手道:“我保证,这辈子只睡微微一个人,我的太子妃该满意了吧?”

    这话由程澈说出来,程微忽觉有些脸热,嗔他一眼道:“那赏花宴你去是不去?”

    “去还是要去的。”程澈笑着道。

    赏花宴那日阳光明媚,柳绿花红,正是小聚的好天气。

    太后百般斟酌,只请了十来位夫人携女赴宴。

    精挑细选之下,十来个女孩儿无论出身还是容貌言行都是京城贵女中顶尖的人物,太后冷眼瞧着,越瞧越满意,低声吩咐宫婢道:“去请太子过来。”

    不多时,内侍高声传唱:“太子驾到——”

    那一瞬间场面就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追逐着走过来的年轻男子。

    挺拔如松的身姿,俊朗温润的模样,让女孩儿们都悄悄红了脸,只敢拿眼角余光偷偷打量着,唯恐让人觉得失了端庄。

    “孙儿见过皇祖母。”

    太后见程澈穿戴得体,举止有礼,很是欣慰,忙让他在身旁坐下,开口道:“哀家上了年纪就喜欢热闹,你们这些丫头会些什么,就展示一番给哀家解解闷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