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一劳永逸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一劳永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海棠树下少女素手轻抬,拨弄着琴弦。

    悠扬的琴声响起,吹散了过暖的阳光,给听者带来几分清幽。

    这已经是第五位上场的少女,而今日的主角太子殿下一直笑容淡淡,令人猜不透喜恶。

    太后终于忍不住侧头,低声问程澈:“璟儿,你觉得这琴声如何?”

    说是问琴,实则问人。

    “甚好。”程澈一开口,忽然皱眉。

    “璟儿,怎么了?”见他神情有异,太后莫名有些紧张。

    孙子该不会告诉她,弹琴者要是个俊俏男儿,就更好了吧?

    要是那样,她心脏可受不了!

    程澈掏出洁白手帕,侧头掩口,轻轻咳嗽起来。

    那咳嗽声虽轻,却让不少人都悄悄看过来,场中少女琴音顿时一乱,只是这时却无人留意了。

    太后先是松了口气,见咳嗽的人没有停下来的样子,心头一紧,问道:“璟儿,可是着凉了?”

    程澈冲太后温和一笑:“皇祖母且放心,孙儿无事——”

    随着他放下手帕,场内立刻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太后更是大惊,紧紧盯着程澈嘴角道:“璟儿,你——”

    “怎么了,皇祖母?”程澈一副茫然的样子,抬手擦拭嘴角,低头看见指尖上殷红的血迹,顿时一怔,抬眸看向太后。

    太后已是心慌意乱,一把夺过他手中帕子,目光落在帕子上的点点红梅上,眼前一阵眩晕。

    程澈忙把她扶住,语带关切:“皇祖母——”

    太后强撑着摆摆手:“哀家乏了,都散了吧。”

    在场众人见太子咳血,早已是心惊肉跳,利落拽着自己的闺女或孙女忙不迭溜了。

    太后大喊:“御医,快传御医!”

    程澈伸手扶着太后,宽慰道:“皇祖母,您别急,都是孙儿不好,让您担心了。”

    “这个时候,你还说这些!”太后又急又怕,伸出手摩挲着程澈的面庞,眼泪就掉了下来,“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

    那双手虽然白皙,可到底是有了岁月的磨砺,程澈心头涌起几分愧疚,可为了一劳永逸,只能不动声色道:“孙儿也不知为何,刚刚一开口,就忍不住咳了。”

    “之前没觉着不舒服?”

    程澈摇摇头:“并无。”

    正说着几名当值的御医已经匆匆赶过来,太后一边命御医给程澈看诊,一边命人去喊昌庆帝。

    她想了想,考虑程微有孕在身,并没派人去叫。

    不多时昌庆帝大步流星走了过来,神情难掩焦急:“母后,朕听说太子不舒服?”

    太后拿出那方染血的帕子递给昌庆帝看。

    昌庆帝一瞧脸色就变了,见一位御医出来,开口便骂:“太子身体有恙,你们都不知道吗?”

    宫中贵人,太医都是定期来诊平安脉的。

    太医被昌庆帝这一嗓子吼得腿脚发软,话都说不出来了。

    太后忙道:“皇上,此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还是听听太医怎么说吧。”

    昌庆帝勉强点头,瞪太医一眼:“说,太子为何会咳血?”

    太医腿肚子不停打颤:“回陛下,臣等还……还未……”

    昌庆帝早已听不下去,大步走了进去。

    几位太医一见皇上进来,顿时拜倒。

    “这个时候别来这些虚礼,朕只问你们,太子到底如何?”昌庆帝说着环视几位太医,心渐渐凉了。

    几位太医心比昌庆帝还要凉。

    太子咳血,他们却找不出原因,今日脑袋恐怕要搬家了。

    “说,太子到底怎么了?”

    在一国之君的喝问下,避而不答是不可能的,在场最有资历的一位太医战战兢兢开口:“回陛下,太子,太子……”

    他实在无法说下去,因为刚刚几人研究半天,实在找不出病症来。

    就在昌庆帝越来越不耐烦眼看要发作时,最年轻的那位太医心一横道:“陛下,微臣认为,太子这不是患病!”

    昌庆帝立刻看向出声的太医。

    几位太医心都提了起来。

    看皇上震怒的样子,今日能否死里逃生,就看这位同僚如何应对了。

    “臣等刚刚轮番替太子把脉,从脉象来看,太子除了气血略有亏损,并无不妥当的地方,断不至于会咳血。所以微臣斗胆揣测,太子咳血或许与今日赏花宴有关。”

    “这是什么道理?简直荒唐!”太后脸立时黑了。

    难道是有人趁机给太子下毒?不对,太医明明说璟儿没有不妥当的地方。

    年轻太医恭恭敬敬看着太后:“太后,您可还记得国师之言?”

    “国师?”太后与昌庆帝对视一眼。

    年轻太医小心翼翼提醒道:“国师曾说,太子命格奇特,与之相配女子,须要八字相合——”

    太后猛然一惊,失声道:“怎么会?哀家以为,那是指太子之妻,莫非纳妾还有这般讲究?”

    这话,几位太医就不好插嘴了,一个个垂眉敛目静立着。

    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太子咳血是不是这个原因,可为了保命,没有原因也要找出个原因来,至于之后,那便听天由命吧。

    太后看向昌庆帝。

    昌庆帝迟疑了片刻,道:“朕这就派人去请国师。”

    玄清观在京郊,昌庆帝把人派出去之后,与太后一同忐忑不安等着,只觉度日如年,好不容易把人盼来了,来的却是北冥真人。

    “陛下,太后,师尊不在观中,给贫道留言说是云游去了。”

    昌庆帝退而求其次:“那就请真人给太子看看吧。”

    北冥真人来到床旁,仔仔细细替程澈检查后,一脸严肃道:“太子咳血,这是受了冲撞。”

    “这么说,凡是要与太子亲近的女子,都必须与太子八字相合?”太后提着心问。

    北冥真人沉重点头:“不错。幸亏今日只是起了个头,若是寻常女子近了太子的身,太子就不是咳血这么简单了。”

    小师妹啊,师父偏心,居然为了你让我撒谎骗人,你赔我节操来!

    随着这话传了出去,京城那些蠢蠢欲动的心顿时安分下来,一时之间再无人敢提给太子纳妾一事。

    开玩笑,谁想给太子纳妾,那就是无视太子性命,别说靠女儿、孙女扬眉吐气了,不被皇上唾沫星子淹死就是好的。

    程微就在这如流水般的清净日子里,迎来了生产之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