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三十三章 乳名

第五百三十三章 乳名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二哥,你脑门怎么青了一片?”生产过后,尽管有助产符的帮助,程微依然觉得疲惫不堪,勉强睁着眼问程澈。

    “青了吗?”程澈抬手揉揉额头,一脸茫然。

    这个时候,他怀里的婴儿发出一声轻啼,程澈先是表情一僵,随后手忙脚乱开始哄儿子。

    “太子殿下,小皇孙可能是尿了。”早就安排好的一位奶娘上前提醒道。

    程澈一摸,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衣襟湿了。

    孩子被奶娘抱走,室内便只剩下二人。

    “微微。”程澈喊了一声,见程微双目紧闭,不由骇然,忙伸手去推她。

    被推醒的程微一脸无奈:“二哥,你是不是傻了,我刚睡着。”

    程澈赧然摸摸鼻子,忽闻淡淡的异味,猛然想起刚才摸了衣襟,忙把手放下来,一脸严肃解释道:“我就是想说,咱们的儿子皱巴巴的,像个猴子……”

    程微再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很好,她生了个孩子,夫君就傻了。

    盯着程澈脑门那一片青,她恍然大悟:“二哥,我知道了,你脑门撞门框上了吧?”

    “呵呵呵。”程澈只剩下了傻笑。

    太子妃顺利产子的消息很快就插上了翅膀,飞遍京城各个府上。

    有的欢喜无限,有的不以为意,而平王府上,平王的心情最为复杂。

    太子深得帝宠,如今有了嫡子,地位更加稳固,看来他的跛脚没必要再装下去了。反正这腿是太子妃治好的,他现在不找个台阶顺势下了,将来才是骑虎难下。

    于是小皇孙洗三礼那日,身为伯父的平王前去观礼,众人愕然发现,跛脚二十来年的平王居然好了。

    用平王的话说,这些年他一直在坚持锻炼康复,如今沾了小皇孙喜气,就彻底好利落了。

    这个说法讨喜极了,不仅平日里总拿眼白看大儿子的昌庆帝露了笑脸,就连太后面对平王都和蔼不少。

    平王心里颇不是滋味。

    相比太子,他才是丢了二十多年捡回来的那个吧,没见过这么偏心的爹!

    不过——

    平王扫了一眼意气风发的程澈,心道,至少这个太子比以前那个娘娘腔好多了,看在他长得还算体面的份上,暂且忍了吧。

    洗三礼后,皇宫里身份最尊贵的几位主子为了小皇孙的乳名争执起来。

    “朕觉得叫宝哥儿好,贵气又实在。”

    “什么宝哥儿贝哥儿的,皇上没听说过么,小孩子取个贱名,才好养活。”

    “那母后想的什么乳名?”

    太后咳嗽一声道:“哀家觉得阿虿挺好。”

    “阿虿?”昌庆帝与程澈异口同声重复着。

    “皇上觉得怎么样?”

    昌庆帝嘴角挂着僵笑,心中疾呼,他才不要他孙子叫阿虿哩!

    面对太后期盼的眼神,昌庆帝向程澈投以求救的目光。

    你自个儿看着吧,要是想让自己儿子以后被人蝎子蝎子的叫,尽管在这装乖。

    程澈干笑道:“皇祖母,不知您想了几个名字?咱们可以从中选个最好的。”

    太后抿嘴一笑:“其实哀家还想了两个乳名,一直犹豫不决呢。你们觉得獾郎和溪狗哪个更好?”

    昌庆帝:“……”

    程澈:“!!!”

    父子二人面面相觑,一脸绝望。

    昌庆帝灵光一闪,抓住了救命稻草:“咳咳,容璟啊,要朕来说,太子妃最是劳苦功高,嫁进来才一年多就诞下了小皇孙。你就没问过太子妃的意思?她或许也给小皇孙想好了乳名呢。”

    一听昌庆帝搬出了太子妃,太后立刻附和道:“皇上说的不错,太子妃可有什么好想法,也可说来听听,说不定比哀家想的几个名字还要好呢。”

    昌庆帝目光灼灼望着程澈,就差伸手掐他大腿了,心道,无论太子妃有没有想过给小皇孙取乳名,今儿个你就是借着太子妃的名义也要说出个像样的名字来!

    “太子妃倒是提了一个,就是怕皇祖母与父皇嫌弃。”

    “说!”昌庆帝迫不及待道。

    程澈牵了牵唇角:“她觉得,小皇孙叫阿枣甚好。”

    “阿早?”太后喃喃念着,不由笑了,“倒是朗朗上口,太子妃莫非是觉着这孩子来得太快,才想到这个名字?”

    程澈摇摇头:“不是,太子妃说,她发作时,正在吃枣糕……”

    太后:“……”

    昌庆帝一叠声道:“阿枣好,阿枣好,太子妃定然是吃了枣糕才如此顺利生下了小皇孙。母后,您觉得呢?”

    太后一脸纠结。

    罢了,虽然比起她想的名字稍微差了一点,亦勉强可用吧。

    程微如今在太后心中地位颇高,她略犹豫了一下,便点了头:“就叫阿枣吧。”

    等太后一走,昌庆帝用袖子擦了擦冷汗,与程澈四目相对。

    太吓人了,他宝贝孙子(儿子)差点就要叫溪狗(獾郎)了!

    程微听说太后与皇上采纳了她起的乳名一脸惊讶:“真的同意小皇孙叫阿枣了?我还以为他们会嫌这个名字粗鄙——”

    “阿虿、獾郎、溪狗。”程澈冒出三个词。

    程微困惑眨眨眼:“二哥这是何意?”

    程澈一脸后怕:“要是没有你起的这个名字,咱们儿子就要在这三个里选一个了。”

    “这是谁想出来的?”

    “太后!”

    程微满脸同情看看睡得正香的儿子,揉了揉太阳穴。

    这年头,当皇子皇孙都是对身心的巨大考验啊!

    时光匆匆,眨眼便是一年后。

    和舒服下最后一剂培元符水,先天弱症彻底好了。

    程微总算放下一桩心事,可另一件事已经迫在眉睫。

    撑了这么久,二哥的身体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这一年来,她默默看着二哥悄悄咳血,到了人前又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心就好似被钝刀子一点一点地割,可是对血咒依然没有研究出合适的解决办法。

    或许,解除血咒,从来就只有那一条路。

    近日来,程微心底不断闪过这个念头,终于下了决心。

    “阿慧——”程微轻轻摸了摸镯子。

    “怎么又想起我了?”许久后,阿慧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