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安排

第五百三十四章 安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不跟着我了,会如何?”

    听出程微语气中的认真,阿慧声音一紧:“你什么意思?”

    程微沉默了一下。

    阿慧追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顿了一下,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二哥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吧?”

    说到这里,阿慧兴奋起来:“怎么,你终于下定决心,要把身体让给我了?”

    程微断然否定:“不,我早就说过,我这副皮囊哪怕是臭了烂了,化成一抔土,也不想让别人用。”

    阿慧气结:“真是损人不利己!那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在想,要是我不在了,这镯子难道还取不下来吗?”程微平静问道。

    阿慧声音微扬:“程微,你该不是想殉情吧?”

    程微垂眸一笑:“殉情?不会。阿慧,你还不知道吧,我与二哥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他叫阿枣,非常可爱,现在已经能咿咿呀呀发出一些声音了。我想啊,再过一段时日,说不定就能听到他喊我一声娘了。”

    她的阿枣,不能没了父亲又没母亲。

    如果注定只能有一个人陪伴他长大,在这皇宫大内,显然一位当太子的父亲要比母亲更重要。

    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一大一小,一定要好好活着。

    “既然不想殉情,你说这些有的没的作甚?安安心心等着当寡妇吧。”阿慧冷言冷语道。

    程微轻笑一声:“阿慧你忘了,其实还有另一条路。”

    阿慧沉默着,等着程微回答。

    “我二哥的血咒,从一开始就有一个最好的法子,你早已经在讲述往事时告诉我了。”

    “你是说——”

    “换血。以我全身之血,替二哥解除血咒!”

    “疯了,你简直是疯了!你知不知道,那样你会死的!”阿慧气急败坏。

    程微依然很平静:“所以我才问,要是我死了,你怎么办?是会呆在镯子里给我陪葬,还是有别的出路?”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想着我?”阿慧满是不可思议。

    程微沉默良久,诚恳道:“阿慧,我对你应该说声谢谢的。不管你选择了我有什么目的,我的人生终归是因为遇见你,才改变了。”

    若是没有阿慧,小姨的结局,恐怕就是她的前车之鉴。

    “呵,算你还有几分良心。既然如此,你为何就死脑筋,宁愿这躯体化为尘土也不能给我用用呢?”阿慧语气不觉软了几分。

    程微最听不得阿慧提这个,冷声道:“什么都可以,只有这个不行。你占了我的身体,莫非要当我二哥的妻子,我儿子的母亲吗?”

    一想到有人代替她活着,程微只觉不寒而栗。

    二哥或许能发现端倪,可她的阿枣呢,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将永远不知道她的存在,连对母亲的怀念都不必了。

    她就是这般自私又霸道,决不允许别人取代她。

    “那就罢了,等你濒死的时候,记得摸摸镯子,这镯子应该就能从你手腕脱落了。”阿慧重新变得懒洋洋起来,说完就再没有了动静。

    “那你呢?你会依然呆在镯子里吗?”

    阿慧没有回答程微的话。

    程微叹口气,喊守在门外的欢颜与画眉进来。

    “太子妃。”两个丫鬟齐齐施礼。

    程微看着二人,心底一片柔软。

    她的沉默让二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由面面相觑。

    “欢颜,画眉,你们两个都比我大,如今年纪确实不小了。我想着,趁现在还不晚,给你们两个指个人吧。”

    二人大惊:“太子妃,婢子们想一直伺候您的!”

    程微摇摇头:“就算是选进宫来的宫婢,到了年纪也会放出去,没有老死宫中的道理,何况你们还是跟着我进来的。别说什么伺候我一辈子的话,在外面要比在宫里自在多了。等你们嫁了人,还能进宫来看我的。”

    欢颜与画眉,一个将要满二十,一个已经二十出头,确实不能再耽搁了。她们尽心尽力伺候了她这些年,总要在做那件事之前,给她们安排好去处。

    程微非常坚决,问了二人有无心上人,得知都没有为之心动的男子,便请程澈替两个大丫鬟物色好男儿。

    程澈虽有些诧异,想想欢颜二人年纪,便没有多想。

    没多久欢颜二人的亲事便定了下来,一个嫁的是太医署正八品太医,一个嫁的是国子监从八品助教。

    给两人所选的夫婿官职都不高,可俱是前途不错的年轻人,有程澈把关,人品心性定然是说得过去的,程微这才放了心。

    之后借着冬至宴后回府省亲的机会,程微一直留到傍晚才回宫,陪着段老夫人等人说了一整日的话,算是在心里默默与他们告别。

    月圆那日,程微一直抱着阿枣不放手。

    她如往常那般逗弄着孩子,却比往常要执着许多:“阿枣,喊娘。”

    阿枣养得好,个子要比同龄的孩子高出小半头来,一副虎头虎脑的模样。

    见母亲这般,阿枣摇晃着大头扑过来,咧着嘴笑。

    程微伸出手捏捏他的胖脸:“真是个憨小子,让你喊娘,怎么也学不会。”

    阿枣仰着脸冲程微咯咯一笑,扎进她怀中去了。

    很快,程微就察觉憨小子在她怀里拱啊拱,接着准确的隔着衣服咬住了她胸前那颗樱桃。

    程微僵了僵身子,咬牙道:“阿枣,放开!”

    阿枣睁大眼瞄着她,不但不松嘴,还伸出两只手把自己的口粮抱住,满足地笑成了月牙。

    “你这小胖子!”程微伸手轻轻拍了阿枣肉墩墩的屁股一下,对上他无辜又纯真的一双眼,忽地心头一酸,落下泪来。

    她的阿枣,将来可会想起她?

    “怎么哭了?”程澈不知何时走进来,从背后揽住了程微。

    程微忙压下心酸,冲他一笑:“你儿子欺负我。”

    程澈低头一看,顿时黑了脸,伸出大手就把阿枣从程微怀里揪出来。

    阿枣哪里肯依,死死扒着程微衣襟不放,急得口中咿咿呀呀地喊着。

    等到他的太子老爹把他拽出去,小家伙终于嘴一瘪,冲着程微眼泪汪汪喊了一声:“娘——”

    程微猛然背过身,泪如雨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