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百三十六章 赴死

第五百三十六章 赴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娇?

    程微思维有些混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程娇便是阿慧。

    阿慧是百余年前的人物,而她的师尊青翎真人亦有百岁出头了,说阿慧与青翎真人的师父是同一时代术士中的佼佼者进而相识,亦在情理之中。

    她挣扎着靠近程澈。

    程澈吃力抬了抬手:“微微,我知道你有许多疑问,我会把知道的都告诉你的。”

    他开始娓娓道来:“当初国师推断我与南安王没有患病,而是中了血脉相传的一种恶毒咒法,就对此展开了研究。他阅遍玄清观秘典,并无所获,于是打开了上一任国师遗留下来的秘记。”

    他说着深深看程微一眼:“上一任国师秘记,按着惯例,是等这一任国师大限将至时才能打开的。”

    “那我师父,违了规矩?”程微喃喃道。

    程澈默认,继续说起来:“国师没有详细对我说起秘记中的内容,只是告诉我,上一任国师在当时的太子被治好后发现了一件蹊跷事。太子虽已痊愈,却身中血咒,将会祸及子孙。上一任国师经多方探查,推测下咒之人很可能就是当时名扬天下的符医程扬之女,程娇。于是上一任国师做了一件事——”

    程微默默听着,忍不住问:“什么事?”

    程澈定定看着她:“上一任国师以自身寿数为代价,推演大梁百年,从而得出一个结论。容氏百年后有江山旁落之危,一线生机便落在程氏嫡女身上,这便是那道圣旨与程氏封爵的由来。”

    “一线生机?”程微轻轻念着,心中渐渐明了。

    原来她便是那一线生机所在。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遇到阿慧的她。

    若她还是一个懵懂任性的无知少女,那么继承皇位的就是华贵妃之子,也就意味着容氏江山的断绝。

    程微张了张嘴,心中疼痛难抑:“那中断换血术之法呢,是二哥从师父那里得知的吗?”

    程澈抬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眼底是深深的不舍与怜惜:“是,因为我知道,你这个傻姑娘一定会做这种傻事的。只有这个,二哥不能依着你啦——”

    他说到后来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嘴角鲜血不受控制流出来,而后眼、鼻、耳等处开始有血冒出。

    那一刻,程微只觉整个灵魂都碎掉了,痛不欲生。

    “二哥——”她紧紧抱着他,手忙脚乱替他擦拭流血的七窍,绝望到极点后是迟钝的麻木,“你不要死。你死了,我该怎么办?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坚强……”

    此时的程澈已经睁不开眼睛,他抬起手,摸索着覆上那张因被泪水冲刷而冰凉的面庞。

    那精致的轮廓与柔细的触感,是他所熟悉,亦是他所深爱的。

    “微微,等我走后,你可以去找八斤,他会把六出花斋的所有账目交给你。你也不必担心有人会对阿枣不利,我……我都安排好了……”

    他这一生,俯仰天地,无愧于心,唯一违背心性安排的事,就是这一桩。

    平王也好,五皇子、六皇子也罢,谁若想伤害他的妻儿,那就只能提前来陪他了。

    他不怕有罪,他愿意背着这份罪安心闭上眼睛。

    “二哥,我不要听这些,我只要你活着!”程微连哭都哭不出来,满手血泪,是二哥的,亦是从她心里流出来的。

    “傻丫头,叫我清谦吧,我……”

    后面的话程澈没有说完,他静静靠在程微怀里,终于没了声息。

    “清谦,清谦?”程微摇了摇他,整个人像是被抽去了灵魂,了无生机。

    “太子妃——”隐约听到动静的画眉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滚出去,谁都不许进来!”

    外来的声音让程微再次回到现实。

    门外瞬间没了声响。

    程微拿起帕子替程澈擦拭脸上的血迹,眼泪好似流干了,在那冰凉的唇上印上一吻,猛然把染血的帕子掷到地上。

    “阿慧,阿慧,你出来!”她厉声喊。

    镯子里传来阿慧低低的声音:“我一直在。”

    “这样你满意了?”程微边哭边笑,拔下发间的簪子照着心口狠狠刺下去,“你想要,都给你好了,随便你去报仇,随便你去折腾,只要你替我照顾好我的阿枣——”

    “快住手!”阿慧看不到,却能清晰感受到程微强烈的死志。

    可镯子里的一缕幽魂到底阻挡不了什么,那尖利的簪子深深刺入肌肤之时,程微发出一声惨叫,随后便倒在了旁边人的身上,二人的血渐渐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再分彼此。

    她勉强睁眼,笑了笑。

    这下好了,谁也不能把他们分开了,哪怕是死亡。

    二哥那么聪明厉害,既然已经安排好了,他们的阿枣一定会平安长大的。

    脚底没有红痣的阿枣,是个很有福气的小胖子呢。

    程微闭上眼,脑海中走马观花闪过许多人。

    有她恨的,有她爱的。

    她甚至看到了一位面容模糊的妇人。

    那个妇人一直在道谢,感谢她与二哥在那年春闱的踩踏事件中救了她的儿子。

    妇人说,以后每年去道观烧香祈福时,她会祈求二位恩人白头偕老,一生康健……

    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程微忍不住想,也不知那位妇人是忘了去道观烧香祈福呢,还是道观香火不灵呢?

    一定不是玄清观吧?

    程微紧了紧握住程澈的那只手,无力垂了下去。

    那只一直脱不下的镯子忽然亮起又暗淡下去,无声脱落,沿着床沿滚落到青玉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守在外面的欢颜与画眉终于忍不住推门而入,浓郁的血腥味让二人花容失色。

    她们快步绕过屏风冲向床榻,欢颜一脚踩在镯子上,那镯子经由这么一踩,滚到了角落里。

    画眉一把掀起了帏帐。

    ****的两人,斑驳的血迹,帐顶不停晃动的香囊,入目的场景让两个已经定下亲事的大丫鬟无法自制,放声尖叫起来。

    才一出声欢颜就意识到不对,反手捂住画眉的嘴,边哭边道:“不能喊,总要给姑娘和二公子穿好衣服再说!”

    她们的主子,无论生死,至少要留一份体面。

    二人潜力发挥到极限,在那些听到动静冲进来的宫人进来之前,迅速替主子们穿好中衣。

    太子与太子妃同时遇刺的消息飞速传到太后与皇上那里,当值太医们在雪后的冬夜由东宫侍卫扛着飞奔而至。

    PS:再次声明一下,本书与希行大大的书没有任何联系,只是凑巧有个同名而已。古代叫“娇”的女子应该是很普通很多的,因为一个配角的同名牵扯到别的书,这对作者并不是什么赞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