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番外三 隔壁那个小娇娘

番外三 隔壁那个小娇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京郊附近有个杏花村,以盛产美女在方圆百里内小有名气,杏花村的小娘子们也确实如杏花一般水灵灵的。

    春燕就是杏花村里最漂亮的一朵花,从十二三岁开始就引来无数儿郎的爱慕。

    只不过春燕近年来很是不痛快,自从两年多前村里来了一个小寡妇,这村花之位显然易主了。

    春燕不服,一个带着儿子的小寡妇,凭什么抢了她的风头?

    每当出门,春燕照例冲着小寡妇家的方向唾上一口,这才一扭一扭地洗衣裳去。

    “陈大哥,你这是捕鱼去啦?”

    迎面来了个二十出头的汉子,人高马大,露在外面的手臂虬结起一块块的腱子肉,不同于村上那些常下地的男人黑得油亮,而是呈一种好看的古铜色。

    这汉子浓眉大眼,长相周正,在一众大姑娘小媳妇眼里显然是特别的,他这么一路走来,不知收到多少不要钱的秋波。

    汉子却浑然不觉,一手提着鱼篓,一手抱着一大捧不知名的野花,脚步轻松从阡陌小路间走过,从那一跳一跳的劲头,显然可以看出他心情不错。

    心情不错的汉子无视了那朵水灵灵的村花,与之擦肩而过。

    “陈大哥,我喊你嘞!”春燕跺了跺脚。

    汉子这才停下来,一脸严肃:“原来是春燕妹子,对不住啊,我没看见。”

    春燕一阵心塞。

    她这么美一个大活人,他居然看不见?

    难道说,是因为她还小?

    春燕不自觉低头,瞄了瞄胸前鼓起的一对小笼包,胸脯一挺凑了上去:“陈大哥,你手里的花可真漂亮,送我呗。”

    “这可不成,我要带回去喂猫嘞。”

    喂猫?

    春燕有些发懵。

    猫吃野花吗?

    看着她偷偷喜欢的汉子一本正经的模样,春燕犹豫了一下。

    或许,猫是吃野花的吧,只是她没养过,不知道。

    汉子趁着春燕愣神的工夫伸手一指:“我就是在那边山坡上采的,春燕妹子要是稀罕就去采吧,想采多少采多少。”

    他说完甩开脚丫子走了,鱼篓里有条调皮的鱼儿摆了摆尾,水花溅了春燕一身。

    眼巴巴望着汉子走远,春燕气得狠狠跺脚:“真是讨厌,就算野花要喂猫,给我一条鱼也是好的呀,不然人家怎么看得出陈大哥的心意呢!”

    说到这里,春燕有些难过,低头捏了捏衣角。

    她的陈大哥,魂儿早就被那杀千刀的小寡妇勾走嘞!

    春燕猜得不错,那汉子一路走到村子另一头,在一座院门前停下来。

    那房舍半新不旧,有高高的围墙围着,放在村子里并不起眼,不过他却知道,里面可是翻新过的,小院子归置得齐齐整整,还种着一株石榴树,繁茂枝叶斜伸到外头来。

    只可惜,除了那次意外,他再没机会踏进去一步。

    真是稀奇,村子上的人,谁家还有专门看门的!

    汉子正欲上前,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十**岁的美貌妇人。

    那妇人生得娇小玲珑,抱着一个洗衣盆往外走,汉子一瞧就心疼了,忙凑上去,面对春燕时的严肃表情顿时换上一张无原则的笑脸:“何娘子,我替你端着吧。”

    妇人瞥汉子一眼,冷淡淡吐出两个字:“不用!”

    家里有水井,亦有洗衣的下人,可她偏偏喜欢抱到溪边去洗。因为每当溪水潺潺从她指尖流过,耳边听着鸡鸣狗吠声,就让她觉得心头满满的。

    妇人绕过他往外走,汉子把一捧花举到她面前:“何娘子,我路过山坡看这花开得好,觉得摆在你屋子里肯定最合适,就送你吧。”

    “不必,好好的花儿采下来,才是糟蹋了。”

    汉子有些委屈。

    他明明看见过何娘子采了野花带回家的,当时她眉眼间的笑啊,让他心肝扑通扑通直跳。

    小娘子都是口是心非的,他才不会被吓退呢。

    汉子把鱼篓递到妇人面前:“何娘子说的是,花儿还是长在山坡上最好,不过这肥嫩的鱼儿却是吃进肚子里最好。今儿我请你吃鱼。”

    妇人伸手推了汉子一把,嗔怒道:“我说了不必就不必,你这人听不懂人话啊,真是烦人!”

    她抱着洗衣盆蹬蹬蹬走了,留下汉子出了会儿神,默默把野花与鱼篓放在了门口。

    不多时妇人带着洗过的衣裳回来,一进院门,就有一个小童从屋子里跑出来,欢快喊道:“娘,您回来啦,家里好多鱼呢,它们一直游来游去,何伯说要把鱼儿放在屋后小水池里养起来,那样我们就随时都有新鲜的鱼儿吃了。”

    妇人掏出帕子替小童擦着汗水,嗔道:“跑得一身汗,当心着凉。”

    小童拍拍胸脯:“娘放心,我壮着嘞。您不是说教我识字吗,什么时候开始?”

    妇人爱怜摸摸小童的脸颊,笑道:“等会儿娘喊你,你先去玩会儿吧。”

    “嗳。”小童清脆应了一声,欢喜跑开了。

    妇人抿唇笑了笑。

    能有这般平静的生活可真好,在这里无人知道她的来历,更无人知道她的瑜哥儿曾是个痴儿,尽管比不上以往的锦衣玉食,可每一日都是鲜活的,让她从梦里能笑出声来。

    就只是委屈瑜哥儿了,虽然手中不缺钱,可在这山沟沟里,连吃一尾鲜鱼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原来这妇人,正是程彤。

    想到这里,程彤喊道:“何婶——”

    一个四十左右的妇人快步走过来:“太太有什么吩咐?”

    “家里的鱼是哪来的?”

    “是……放在门口的,还有一大捧野花。”

    “又是那个打铁匠!”程彤恨恨说了一句。

    想到那个汉子,她心烦气躁之余,又有几分说不清的滋味。

    那其实是个好人,若是出身好,放在京城里也是出众的人物。

    只是,他对她这么殷勤做什么,她有那般过往,还能再嫁人不成?

    不行,以后她要离那人远远的,不能让他破坏了好不容易得来的宁静生活。

    “把那些鱼和花都隔着墙头扔过去!”

    何婶一脸为难:“可是小少爷说中午要吃鱼呢,已经杀了两条——”

    程彤无奈叹口气:“罢了,那便留下吧。”

    反正留下那人的东西也不是一次了,真是让人烦闷!

    她正气恼着,忽听一声凄厉的大喊从屋后传来。

    是何伯的声音!

    程彤脸色一变,抬脚就往屋后跑去。

    两三年的村里生活,曾经弱不禁风的贵女跑起来脚底生风。

    “瑜哥儿!”看清屋后情形,程彤发出凄惨的喊声。

    她猛然扑过去抱住瑜哥儿,声嘶力竭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何伯一脸惊慌;“老……老奴就是去摘了一把青菜,小少爷就掉进水池里去了……”

    “瑜哥儿,瑜哥儿,你醒醒啊!”程彤只觉天都塌了,冲何伯夫妇吼道,“还不去请大夫!”

    何伯与何婶也是都慌了,两个人高声应了一句,全都往外跑去,只留下程彤抱着瑜哥儿呜呜地哭。

    “何娘子,娃娃溺了水,请大夫是来不及的。”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程彤一抬头,就见隔壁那汉子不知何时从墙头跳了进来。

    她放下瑜哥儿,如一头发怒的豹子冲过去,抡起拳头死命捶打着汉子胸膛:“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你弄来那些破鱼,瑜哥儿怎么会因为看鱼掉进水池里!”

    “何娘子,何娘子——”

    “你给我滚,我永远不想看见你!”程彤完全听不进去汉子说了什么,捶打不过,改用指甲狠命地挠。

    “嘶——”汉子吃痛,倒吸了口冷气,箍住程彤手臂把她直接抱起来放到一边,怒道,“你这娘们,这个时候疯闹不是碍事吗,还想不想救娃娃了?”

    他大步走至瑜哥儿身旁,蹲下身去,双手交叠在瑜哥儿胸口处轻轻按着,一下一下颇有节奏。

    不多时,瑜哥儿哇得吐出几口水来,竟然睁开了眼。

    程彤喜极而泣:“我的儿,你总算没事了,你吓死娘了知不知道。要是没有你,娘该怎么活?”

    “娘,对不起——”瑜哥儿轻轻抓住程彤的手,看向汉子,便露出一个笑脸来,“陈叔,我家有鱼,我请你吃。”

    程彤暗暗咬牙。

    真是邪门,瑜哥儿偏偏与这姓陈的投缘!

    “不啦,陈叔胃口大,吃不饱。”汉子笑着揉了揉瑜哥儿湿漉漉的小脑袋,对程彤道,“何娘子快些给孩子换衣裳吧,我先走了,省得有人回来,看见了不好。”

    他走至墙根处,脚下一蹬,利落爬上了墙头,回头笑道:“要是有什么事儿,就喊一声。”

    程彤盯着空荡荡的墙头,一时有些出神。

    “娘,陈叔真厉害,我爹爬墙头也这么厉害吗?”

    “你爹……他可不会爬墙头。”想到废太子,程彤声音不自觉冷了下来。

    “那陈叔要是我爹就好了。”瑜哥儿喃喃道。

    瑜哥儿这一落水,程彤也没有了兴致,整日再没踏出门口半步,天一暗便守着瑜哥儿歇下了。

    到了夜里,她睡得浅,就听见有人在敲院门。

    “何婶,你去问问何叔,外面是怎么回事儿。”

    不多时何婶进来道:“太太,外面有个妇人,说是您的母亲。”

    程彤心中一紧:“快把她带进来。”

    等一身狼狈的董姨娘被何婶领进来,程彤大惊:“娘,您这是怎么了?”

    董姨娘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警惕看了看何婶。

    “何婶,你先下去吧,准备洗澡水和一身干净衣裳。”

    等何婶下去,董姨娘猛然抱住程彤,颤抖着道:“彤儿,娘杀人了!”

    程彤身子一僵,当机立断道:“娘,咱们去隔壁屋说话,别吵醒了瑜哥儿。”

    董姨娘下意识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瑜哥儿,脱口问道:“瑜哥儿不傻了?”

    程彤莫名有些不快,解释道:“来这里之前就被三姐悄悄治好了。”

    母女二人到了隔壁间,程彤才鼓起勇气问:“娘,您杀了谁?”

    “你祖母!”

    程彤呆了呆。

    董姨娘手足无措:“彤儿,娘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当时就是听你祖母一直骂,骂得我心烦意乱,等回过神来,她已经被枕头闷死了。”

    程彤听着,迟迟不语。

    董姨娘怯怯看着程彤:“彤儿,你要是怪娘心狠,娘就走吧,娘只是想再看你一眼。”

    程彤忽然笑了:“不,她死得好!”

    “彤儿?”

    “娘安心住下吧,反正这里他们找不到的。”当初她离开京城后,只是辗转把落脚处告诉了董姨娘,院子里那株伸出墙外的石榴树上系的红带子便是标记,没想到母女二人真有再聚之日。

    听董姨娘讲了京城近来发生的事,程彤只觉痛快无比,催着她去沐浴,回到隔壁陪瑜哥儿去了。

    微弱烛光下,程彤温柔凝视着瑜哥儿,忽觉他双颊红得有些异常,伸手一摸,顿时骇了一跳,瑜哥儿竟然发热了!

    一想到瑜哥儿白日落了水,程彤当下就急了。

    这村子里只有一个大夫,不,要说是大夫实在太勉强,仅仅是有人生病时抓一把草药罢了,吃好了算走运,吃坏了自认倒霉。

    真正的大夫要去镇子上请,要翻过一座大山……

    程彤只觉眼前阵阵发黑,可瑜哥儿的病情万万不能耽误,她一咬牙背起瑜哥儿走出去:“何伯,你陪我去镇子上,瑜哥儿发热了。”

    山路坐不得车,就只能靠两条腿,深更半夜更是难走,何伯把一盏气死风灯交给程彤,背起瑜哥儿往外走。

    两大一小才出了大门,隔壁打铁匠家的门就开了。

    “何娘子,你们这是去哪儿啊?”

    程彤看看人高马大的陈铁匠,再看看弯着背的何伯,隐隐生出一个让自己都羞愧的念头。

    若是这人能背瑜哥儿去镇子上就好了,他脚程快,瑜哥儿就能早点脱离危险。

    可平日自己对人家不假辞色,现在却想用人家——

    到底是爱子一心占了上风,程彤咬咬牙道:“孩子发热了,我送他去镇子上。”

    “去看大夫啊,还真是巧了,我有个亲戚在镇子上当大夫,今儿个正好来我这里走亲戚。你们快回屋吧,我这就喊他过来给瑜哥儿看看。”

    数日后,瑜哥儿大好了,程彤寻了机会问汉子:“你说实话,那日真是凑巧有个当大夫的亲戚来你家?我怎么听说你早没什么亲戚了呢,就光棍一个。”

    汉子挠着头笑:“那日娃娃落水,我怕他会发热,就去镇子上请了个大夫回来。万一娃娃真发烧了,就省得大半夜往外跑了,那样既不安全又耽误时间。”

    “要是瑜哥儿没有发热呢?你岂不是白费功夫?”

    “那有什么,我再把大夫送回去呗,反正给大夫的钱一分不少嘞。”

    望着汉子灿烂敦厚的笑容,程彤心头蓦地一暖,随后又是涩涩的疼。

    原来也会有个人,能这般全心全意对她好的。

    “哎,你该不是又生气我多管闲事了吧?”汉子搓搓手。

    程彤瞥他一眼:“生气又如何?”

    汉子一急,把新抓来的两尾鱼举在她面前,结结巴巴道:“那,那这鱼你还要吗?”

    程彤也不回答,扭身便走,等站在大门口才回眸一笑,抿唇道:“提进来吧,瑜哥儿正要好好补补呢。”

    她说着顿了一下,才道:“中午你也过来吃吧。”

    直到大门砰地一声关上,汉子才挠头傻笑起来。

    门忽然又打开,被汉子放在心尖尖上的小娇娘探出头,嘲笑道:“别挠了,头发整天一股子鱼腥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