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番外五 狼

番外五 狼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北地的天格外高远,云朵层层叠叠却并不显压抑,好似草原上大片大片的羊群。

    风吹草低,有两个姑娘甩着马鞭,策马并肩而行。

    一位穿大红骑装的姑娘一扬马鞭,气鼓鼓道:“那个魏无行真是讨厌,仗着征战西姜的功劳,一来这里就当了统帅,还总把咱们当成娇滴滴的小姑娘,这也不许,那也不成。早知如此,还不如韩将军在这里的好。”

    另一位姑娘长着一张苹果脸,年纪略小,一笑就露出醉人的酒窝来:“嘉福姐何必生气,比起寻常女子,咱们有机会出来就是好的。魏将军才来不久,以后会像韩将军那样对咱们改观的。”

    红衣女子悻悻道:“公主就是好脾气。”

    原来这二人,苹果脸的是五公主绵绵,另一位穿红衣的则是徐嘉福。

    自打两年多前德昭长公主产下一女,没了精力应付其他,五公主算是正式出师了。恰逢北地战事激烈,五公主便主动请战,作为姑母兼师父的德昭长公主点头后,昌庆帝无法,只得同意了五公主去北地的请求。

    徐大姑娘得知此事,当即撒泼打滚的手段都用上了,死活闹着要随五公主去北地打仗。

    徐大人一琢磨,闺女都二十出头的人了,来京城数年没有半点嫁出去的苗头,还不如去北地混一混。北地那么多年轻将士,说不准就被闺女拐回来一个呢。

    徐大人一上书,昌庆帝立马准了。

    老皇帝正心疼闺女一个人去北地孤零零的,这下可有伴了。

    于是两位姑娘跟着运送粮草辎重的队伍就来了北地,一晃两年多过去,在军队还真混出不小的名堂来。

    只是自从韩将军也就是卫国公因旧疾复发回了京城,接任之人是从边西凯旋而归的大将魏无行,二人在军队的日子多少起了变化。

    五公主还好,脾气火爆的徐嘉福早就受不住了,已经与魏无行吵了几次,委实恼他瞧不起女人,总想把她们当成娇花护起来。

    听了徐嘉福的抱怨,五公主笑道:“我是觉得这般天高地阔的日子比在京城里要自在多了,魏将军又不敢真管着咱们。你不知道,前两日程微还给我来了信,说她又有了身孕,在皇宫里像坐牢一般,特别羡慕咱们两个呢。”

    徐嘉福一听,抿嘴笑了:“说的也是,那男人再好,要陪他进皇宫里过日子也就没滋味了。哪像咱们能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心里不痛快了,举刀剁几个敌人,或是纵马跑上一遭,也就舒坦了。”

    军旅生涯,让徐嘉福娇嫩的肌肤染了几分风霜,可那种朝气蓬勃的劲头却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别有一番风情。

    二人说着已是到了营地,翻身下马,就见一个身高腿长的男子双手环抱胸前,正黑着脸等着她们。

    “公主与徐姑娘去了哪里?如今战事吃紧,外面并不安全——”

    徐嘉福冷哼一声:“我们只是出去走走,魏将军管得未免太宽了些。公主,我们走!”

    魏无行盯着两人背影无奈摇了摇头。

    女人就是麻烦,想当年他与程兄弟在边西联手对敌,默契无间,那是何等畅快。

    不想了,程兄弟如今已经成了太子,他的副将却换成了两个大姑娘,真是令人心碎啊。

    是夜,魏无行点了一支队伍,按计划夜袭北齐军营。

    鞋底包了软布的队伍鸦雀无声,徐嘉福却悄悄睁开了眼。

    她溜出营帐,进了五公主营帐。

    出乎意料,五公主并没有入睡,而是穿戴得整整齐齐。

    “公主也没睡?你是不是也发现那个魏无行要夜袭敌人?”

    五公主点点头。

    “哼,又把咱们甩下。”徐嘉福咬牙切齿,“公主,咱们跟过去吧。”

    五公主摇头:“魏将军让我守着营地,以防被敌方钻了空子。”

    徐嘉福瞪大了眼:“我怎么不知道?”

    五公主一脸无辜,耳边却响起魏无行的话:徐姑娘脾气急躁,营地就拜托公主殿下了。

    “嘉福姐,你且回去吧,咱们守好了营地,同样重要。”

    徐嘉福跺跺脚,扭身出去了,回到营帐里越想越窝火,把鞭子缠在腰间,悄悄召集了亲卫队就溜出了军营。

    火光冲天,夜幕掩饰下四周是一片混乱,只听到无数人的哭喊声。

    魏无行大手一挥:“撤!”

    这次偷袭成功,烧了北齐军大半粮草,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等他率兵回了营地,却见营地灯火通明,五公主一身戎装,手里还举着沾血的锤头。

    魏无行吃了一惊,立刻迎上去:“发生了何事?”

    “魏将军料事如神,夜里果然有敌军摸进来,不过还好因为你的提示咱们早有准备,把他们一网打尽了。”

    魏无行摸了摸鼻子,借着夜色掩饰尴尬。

    居然真有敌军偷袭?这也太巧了些,两边都选定了今晚偷袭对方。

    咳咳,他本来是随便编了个理由,安抚两个小姑奶奶的。

    “咦,徐姑娘呢?”

    这种情形,那位姑奶奶没道理躺在营帐里睡大觉啊。

    “一直没见她出来。这里才结束,刚派人去喊她了。”

    五公主正说着,派去的亲卫就急匆匆跑来:“殿下,徐将军没在营帐里,她麾下的亲卫队也不见了!”

    五公主与魏无行面面相觑。

    “公主殿下,来偷袭的敌军有多少人?”

    “约莫四五十人。”

    魏无行面色大变:“不好,敌方不可能只派出这些人,定是敌方兵分两路,其中一路被徐姑娘碰上了。殿下,你负责营地相应事宜,我带人去接应她。”

    魏无行说完点了一队人马离开营地,兵分几路往徐嘉福最可能离去的方向追去。

    夜沉如水,连星光都黯淡了,魏无行一路急行,凭着出众的作战经验,渐渐摸对了路。

    先是随风飘来的血腥味,接着就发现了倒地的尸体,七横八错,清一色穿着夜行衣。

    亲卫翻遍了尸体,回禀道:“将军,这些尸体既有北齐军,也有咱们的人。”

    魏无行心情越发沉重,大手一挥:“走!”

    越是往前,尸体越多,入目的一切昭示着这里不久前才刚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事。

    魏无行接过火把,顺着痕迹往前,被亲卫拦住:“将军,前面就是‘鬼见愁’了。”

    ‘鬼见愁’是一处极陡的山坡,就是最好的山民都不敢下去。

    魏无行举着火把站在坡顶,看到一只绘着红色蔷薇的鹿皮靴。

    尽管他没留意过徐嘉福的穿着,却明白眼前这只靴是女子的。

    “把绳索给我。”

    “将军——”

    “少废话!”

    魏无行把带来的绳索接起来,其中一头缠在腰间,把另一端交给亲卫。

    “将军,让属下下去吧,您不能以身犯险!”

    “啰嗦,你们谁的身手比我好?好好抓着绳子,别半路松手,那老子才真的粉身碎骨了。”

    魏无行系着绳子一路往下,期间数次遇险,总算艰难躲过,只可惜下到十数丈绳子已经用尽,望着下方好一段距离,他咬牙把绳子解开,几次险死还生之后,总算脚落到实地。

    “徐姑娘,徐姑娘——”洪亮的声音响彻山谷,回应他的,却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声。

    狼群聚集,那是发现了猎物?

    想到某种可能,魏无行立刻往狼叫声传来的方向赶去。

    深夜里,数十道幽光猛然向他射来,已经适应了黑暗的魏无行看到十数只野狼把一棵树围了一圈又一圈。

    他下意识仰头,就看到树杈上一个暗影。

    “徐姑娘,是你吗?”不顾惊扰狼群,魏无行喊道,一边喊一边抽出了刀。

    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是……是我……”

    狼群意识到来人的危险,立刻放弃窝在树上的人,转而围攻魏无行。

    夜幕下,刀光闪烁,鬼哭狼嚎,随着一只只狼尸在周围堆积,终于有一只死死咬住了魏无行胳膊。

    魏无行发出一声闷哼。

    “你,你没事吧?”

    “闭嘴!”魏无行骂了一句,反手把狼首斩下,等他把狼群斩杀殆尽,早已精疲力竭,靠着树干大口大口喘着气。

    缓过气来,魏无行冷声道:“姑奶奶,是不是要我抱你下来?”

    良久,传来徐嘉福虚弱的声音:“我不敢——”

    魏无行怒极而笑:“本将军不知道,居然还有徐大姑娘不敢的事!你偷偷溜出军营,胆子不是挺大吗?”

    “我不是怕别的,我怕狼——”徐嘉福终于忍不住哭起来。

    魏无行一怔。

    女人一哭,他就没法子了。

    忍了又忍,他吼道:“别哭了,狼都被我杀了,你再不滚下来替我包扎一下,我就要去给这些狼作伴了!”

    哭声一滞,随后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

    徐嘉福脚步发软,小心翼翼绕过狼尸来到魏无行身旁,一见他胳膊上深深的伤口,低呼一声,忙把衣摆掀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魏无行猛然别过脸。

    以为****,他就不生气了吗?休想!

    “里面衣裳干净,我撕下来给你包扎伤口。”徐嘉福显然心中有愧,一改往日的泼辣。

    魏无行不再言语,任由她包扎好伤口,才道:“你带出来的人呢?”

    徐嘉福脸一白,死死咬着唇道:“都……死了。北齐军想生擒我,我就跳了下来。”

    “你没死,也真是福大命大!”魏无行恼怒极了。

    那些亲卫都是十里挑一的好手,就因为这姑奶奶的任性,全折在这了。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徐嘉福终于崩溃,痛哭流涕。

    魏无行唇角紧绷,足足听了一刻钟见对方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狠狠道:“哭吧,再引来狼群,我可没法子了。”

    哭声顿时一止。

    魏无行挑了挑眉:“原来徐大姑娘这么怕狼。”

    十几只狼虽然可怕,可以这位姑娘的性子,不像会哭成这个怂样的。

    徐嘉福沉默着。

    “等天亮再找出路吧。”魏无行淡淡道。

    二人靠着树干,一时谁都没有再说话。

    天上的星子尽数隐去,山谷里连虫鸣声都听不到了,只有浓郁的血腥味包围着二人。

    徐嘉福缩了缩肩膀。

    魏无行头疼地皱了皱眉,脱下外衣抛了过去。

    带着男子独有气息与体温的外衣裹在身上,徐嘉福心里绷着的某根弦瞬间断了。

    “我怕狼,特别特别怕,只要见到狼,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她开了口。

    魏无行抬了抬眼角。

    徐嘉福自顾说着:“我父亲一直在陵南为官,我自幼生长在那里,胆子与当地的姑娘一样,是很大的。十三岁那一年,我喜欢上一个人。只可惜他太穷了,除了长相俊俏,在我父母眼里简直一无是处,于是,我和他私奔了。私奔的那日,也是这样的夜晚,天上连星子都没有。”

    魏无行抽了抽嘴角。

    徐嘉福已经陷入回忆中:“我们跑啊跑,跑出了几座大山,结果遇到了狼群,于是一起爬到了树上躲。谁知,那些狼竟用爪子开始挠树。”

    说到这,徐嘉福沉默下来。

    “然后呢?”魏无行终于忍不住问。

    “然后呀——”徐嘉福忽然笑了,“然后我的心上人就把我推了下去。”

    魏无行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静静看着说话的女子。

    十三岁的小姑娘,与心上人私奔,却被心上人推下树喂狼,这种残忍,连他一个大男人都不忍去想。

    “是不是觉得我很蠢,眼光这么糟?”

    魏无行摇摇头,问:“后来怎么样了?”

    才十三岁的小姑娘,能看清几分人心呢?

    “后来很简单,我用随身带的匕首拼命把那些想吃了我的狼一只只杀了,最后只留下一只,重新爬上了树。”

    徐嘉福看着魏无行,眼睛比天上的星子还要亮:“我爬上树后,把他推了下去,亲眼瞧着那只狼把他咬得血肉模糊。没想到,我从此开始怕狼了。”

    她对找到她的父母说,那个人为了保护她,护着她上了树,自己却喂了狼。

    那是十三岁的她最后一点自尊与骄傲。

    从此之后,她觉得,男人是比狼还要可怕的东西,只能用来戏耍,不能用来爱。

    “好啦,别说了,天亮了,我带你出去。”魏无行伸手拍了拍她肩膀,又很快缩回去。

    二人深一脚浅一脚前行,谁都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才能找到出路。

    这一次,徐嘉福心里却踏实多了。

    她侧头问:“我听说,狼也有许多优点的,是么?”

    魏无行与她对视,许久后轻轻点头:“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