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番外八 不畏来生

番外八 不畏来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彩云姐姐,怎么突然走慢了?”年纪不大的小宫女提着灯笼,问身侧年纪稍长的宫婢。

    彩云勉强压下心中不安,伸手一指:“晓燕,你知道前面是什么宫吗?”

    晓燕摇摇头,一脸茫然。

    “对了,你是新来的,不知道也是正常。”

    “彩云姐姐,到底该知道什么嘛?”

    彩云勉强笑笑:“不知道是好事,你拉紧了我,咱们快走。”

    晓燕却忽然停下来。

    “怎么了,晓燕?”

    “彩云姐姐你瞧,那里好像躺着一个人!”

    “哪里?”彩云左右四顾。

    “就是你刚刚指的地方啊,那人是不是昏倒了,怎么一动不动?”

    彩云定睛一瞧,顿时骇得魂飞魄散。

    晓燕口中躺着的人,正以诡异的姿势往外爬,苍白月光下,勉强能看到她凌乱的发与苍白的脸。

    “啊,有鬼呀——”

    两个宫婢吓得把灯笼一扔,边逃边尖叫。

    翌日,早已被人遗忘的长春宫忽然又成了宫中人热议的话题,这一次,甚至惊动了太后与皇上。

    原因无他,昨夜两个小宫女见到的“女鬼”,乃是七公主。

    七公主原本养在华贵妃膝下,华贵妃死后,昌庆帝就把年幼的七公主交给丽嫔抚养。

    谁也不知道年仅十岁的七公主为何夜里会出现在长春宫,小公主此刻虽醒来,却眼神呆滞,显然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太子东宫。

    程微同样得到了七公主受惊的消息,作为嫂子,于情于理都该去探望,不过宫中上下全都知道,此时的太子妃又有了身孕,自是不宜受累。

    “太子妃,奴婢已经准备好了礼单,请您过目。若是没有问题,这就送到七公主那里去。”

    程微接过单子扫了一眼,颔首:“可以,把这些准备好,我带过去。”

    “太子妃,您——”

    “无妨,我这个月份已经很安稳了。”程微轻抚隆起的腹部。

    太子妃有孕,在宫中走动特许乘坐步辇,行至某处,她喊道:“停。”

    跟随在一旁的大宫女吃了一惊,小声提醒道:“太子妃,还是不要停在这里吧,那边就是长春宫。”

    程微从步辇上下来,淡淡道:“本宫就是想看看这长春宫有何特别之处。”

    大宫女知道这位主子说一不二,不敢再劝,只得硬着头皮跟上。

    这长春宫明明晦气得很,偏偏处在皇宫最好的位置之一,平常去个什么地方,免不了要路过。

    程微一步步走向长春宫,在门口处停下来。

    之前她就看出长春宫有怨魂作祟,十有八九就是华贵妃。可惜那段时间她忙着研究二哥的血咒还有了阿枣,后来又身受重伤,等伤势好不容易彻底好了,发现又有孕了。直到现在,竟无暇顾及这里。

    现在因为有孕在身,她也只能来瞧瞧,不便出手。

    实在不行,就请师兄帮个忙吧,师父这两年是越发难得一见了。

    程微默默想。

    两个宫人把她拦住:“太子妃,今早皇上下了旨意,此处任何人都不得靠近一步。”

    程微回神,微笑道:“我不进去,就在这里站一站。”

    两个宫人面面相觑,默默退下了。

    程微闭目,拢在宽大衣袖中的手指悄悄捏出一道灵符,打向长春宫。

    片刻后,她睁开眼,满是诧异。

    真是奇怪,那作祟的怨魂夺去过宫女婉秀的性命,再次伤人,能力应该更强才是,怎么长春宫却干干净净,仿佛与寻常宫殿无异了?

    莫非是怀孕影响了她符法的发挥,判断失误?

    带着疑惑,程微去了昭纯宫。

    因为七公主莫名出现在长春宫,昌庆帝恼丽嫔照料不周,便把小公主安置在淑妃宫里。

    “太子妃怎么过来了?你有孕在身,该好好歇着。”如今的淑妃一改往年暮气沉沉的模样,多了几分从容宁静。

    “我状况挺好,来看看七公主。”

    淑妃领着程微去了七公主屋子,叹道:“可怜七公主昨夜不知受了何等惊吓,到现在还说不出话来呢。”

    程微仔细打量着七公主,心中一动。

    “娘娘知道我对符术尚算精通,可否让我与七公主单独呆一段时间,试试看能否治好她的受惊。”

    “可你——”淑妃担忧扫了程微小腹一眼。

    “娘娘不必担心,我会量力而行。”

    淑妃曾被程微诊治过,自是知道画符时需要安静,忙屏退宫人,把独处空间留给程微与七公主。

    待人都退出,程微却不急着动作,而是一直居高临下望着床榻上的人。

    “公主可否有话要对我说?”她忽然开了口,语气却很奇怪,若是有旁人在,更是会对她的问话云里雾里。

    七公主眨了眨眼,一言不发。

    程微忽然抓起七公主手腕。

    衣袖滑落,露出一截纤细的手臂,一只花纹奇特的镯子赫然套在白皙手腕上。

    七公主主动抽回手,笑道:“我就知道,瞒不过你的。”

    盯着莫名失去踪迹再也寻不见的镯子,程微心情复杂,喉咙发干喊了一声:“阿慧——”

    “是我。只是你有孕在身,不能施展高阶符法,如何这么快就知道是我的?”

    “来看你之前,我先去了长春宫。”程微解释起来,“出了七公主的事,那里本该怨气更重,没想到却干干净净成了寻常宫殿。我就在想,那怨魂定是被其他东西消灭了。考虑到出现在那里的只有七公主,那么最不可能的事便成了可能。”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阿慧慢悠悠说道。

    “你夺了七公主身子?”

    “不,我只是暂住。今日你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你的。”

    程微一怔。

    阿慧笑了:“你以为随便一具阿猫阿狗的身子我都能夺了吗?若是如此,我何必吊死在你这棵树上。”

    “你敢!”程微下意识护住腹部。

    阿慧声音忽然软了下来:“程微,咱们相识也有好些年了吧?”

    “嗯。”

    “不管怎么说,我也帮了你不少忙,尤其是你犯傻殉情那一次。”

    “那次你——”

    阿慧一笑:“你以为,没有我,你是如何醒过来的?若不是为助你醒来耗费我大半魂力,我又怎么会休养几年找上七公主,吞噬了华贵妃的怨魂才能开口。”

    “谢……谢。”程微开口,声音发涩。

    她与阿慧,纠缠这些年,恩恩怨怨真是难以说清了。

    “那怨魂果然是华贵妃?”|

    “是呢。她死在后宫,怨气冲天,占了天时地利人和转为怨魂,没想到最终便宜了我。”

    程微冷笑:“她有何可怨,坏事都被她做绝了!”

    “那你就不知道了。华贵妃是被养育了二十年的儿子逼死的。她费尽心机给娘家侄子铺了一条通天路,到头来却是那般下场,怎能不怨?更何况她到最后被摧骨扬灰,留恋人间的这缕怨魂失去依托,连转世成人的机会都没有了。说起来,这才是真正的悲惨啊。”

    程微默默听着,心底却升不起丝毫同情,问道:“这些事,你怎么知道?”

    阿慧点点自己眉心:“我吞噬了她的怨魂,她一生最深刻的那些记忆就存在我脑子里啦。”

    程微心中一喜:“那你知不知道,我小姨的死是否与她有关?”

    “等我翻一翻。”

    片刻后阿慧开口道:“啧啧,这华氏果然是心狠手辣。你小姨被歹人毁了清白,就是她请娘家兄长派人做的。结果你小姨比寻常女子坚强得多,丢尽国公府脸面后没有如华氏预料的那般一死了之,竟然还坚持生下了孩子。于是她趁你小姨之子洗三礼的时候,让景王世子妃把一样礼物悄悄混了进去。你小姨看到那件礼物,便自尽了。”

    “那是什么礼物?”程微忍着怒气问。

    “一张美人图。”阿慧望着程微,一字一顿道,“画的是你小姨,浑身****,胸口处有一朵桃花样的胎记。图旁还提了一行字: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

    程微猛然后退,怒气让她双目都开始红了。

    好歹毒的心,好无耻的人!

    毁了小姨清白不说,竟这样逼小姨去死。

    试问,有哪个女子被人侮辱后,还被威胁把那样的画像公之于众,能够承受得住?

    “挫骨扬灰,无法转世为人,对她这种人来说也不为过!”程微忿忿道。

    “好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程微摇摇头。

    真相是什么?真相就是让活人更痛的过往。

    小姨的死因已经明了,就让这一切都随着华贵妃的烟消云散而埋没吧。

    “那你也最后帮我一个忙吧。”

    “阿慧?”

    阿慧笑了:“我知道,你其实嘴硬心软,定然不会拒绝的。”

    “你先说说看。”

    不错,她是嘴硬心软,更感激阿慧的帮助,可她将要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做事不得不更加谨慎。

    “还记得我占据你身子那次吧?”

    程微点头。

    “当时我不是去了程家庄,从祖宅里取出一样物件吗?那是我的灵骨,后来被我藏在了你的住处飞絮居里。”阿慧把详细位置讲给程微,轻叹道,“我占不了七公主的身体几日,麻烦你找人取来我的灵骨,这样,我就可以去该去的地方了,而不是在这镯子里呆上成百上千年当孤魂野鬼。”

    “好,我答应你。”

    怀仁伯府已经被封,至今无人居住,想取一样东西,对如今的程微来说没有任何困难。

    她把情况对程澈说了,程澈当晚便派暗卫把阿慧灵骨取了来。

    转日太阳落山后,程微又打着替七公主治疗的名义来了淑妃住处。

    暗室里,程微与阿慧相对而坐,室内鸦雀无声,只有阿慧手中那截近乎剔透的灵骨闪烁着点点幽光。

    幽光从阿慧心口涌入,又从眉心逸出,如此往复,七公主的眼睛渐渐变成幽蓝色。

    当幽光在七公主眉心处凝结成一朵淡蓝色的花瓣时,阿慧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望着程微,轻声道:“程微,我该走啦。”

    “阿慧——”程微讷讷无言。

    “这不是好事么?”阿慧握住程微的手,微笑道,“我也想试一试,来生能不能和你一样,遇到那样的人。”

    当幽光凝结的花瓣即将消散时,程微依稀听到阿慧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我没想到会有一对男女,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真能解了我的血咒。是你们给了我再世为人的信心……笨丫头,你可真是傻人有傻福呢……”

    一刻钟后,程微走了出去,对淑妃道:“七公主恢复了神智,可以开口了。”

    “七公主真的好了?”

    “是,都好了。”

    她相信,即将拥有新生的阿慧,也会好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