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番外十 无关风月

番外十 无关风月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京城不忆楼,是那些满肚风流又追求高雅的男子消遣的好去处。

    不忆楼的花魁青青在金主们的追捧下,这两年越发盛名。

    而这一日,不忆楼的妈妈冬娘提起青青,却俏脸含冰。

    “青青,我问你,你真拿定了主意,要赎身随那张公子去?”

    青青一脸坚定:“冬妈妈,我已拿定了主意。”

    冬娘闭闭眼睛,颇有些心灰意冷,摆摆手道:“那你去吧,祝你好运。”

    青青冲冬娘深深一福,提着裙摆往外走去,行至门口处,被冬娘喊住:“青青,若是过得不如意,随时可以回来……”

    青青霍然转身,面上虽恭顺,眼底却划过一丝不悦:“多谢冬妈妈了。”

    待她走了,冬娘长叹一声,靠着椅背沉默不语。

    “冬娘,青青有了好去处,你又何必惹人嫌呢?”伺候冬娘的老妈妈道。

    冬娘冷笑一声:“好去处?吴妈你跟了我这些年,瞧瞧那些被赎身或者自赎的姑娘们,后来又如何呢?像我们这种人,一旦进了这里,还想着能与男子举案齐眉,当一辈子正经夫妻不成?别做梦了,那些男子一时贪欢,等新鲜劲过了,怎么会把一个青楼女子当回事儿!”

    老妈妈跟着叹了一声。

    冬娘目光投向窗外的一丛芭蕉,低低道:“去年我求得南……南安王爷同意,专门弄了一个绣庄安置到了年纪的姑娘们,本有意再过几年就让青青去管理绣庄的,没想到——”

    她摇摇头,喃喃道:“有着咱们这样的过往,偏要去仰男人鼻息,哪如现在这般自在。”

    一个小丫头快步走进来:“冬妈妈,南公子来了。”

    冬娘神情颇为复杂,好一会儿才道:“请进来吧。”

    小丫头与老妈妈都退了出去,不一会儿,脚步声响起,冬娘抿了抿唇。

    这么多年,这个脚步声她太熟悉了。

    她一直以为他是寻常富贵人家的公子,没想到却是堂堂王爷,更是这不忆楼真正的东家。

    原来她这些年熟悉的,不过是脚步声而已。

    冬娘牵了牵唇角,转身,面上是明媚的笑容:“王爷来了,可要听曲儿?或是下棋?”

    南安王露出和煦的笑:“不听曲儿,也不下棋。冬娘,今日你陪我随便走走吧。”

    “呃。”

    不忆楼的后花园繁花似锦,少了前边的热闹荼蘼,多了几分雅致幽静。

    一男一女缓缓行走其间,若是忽略环境与身份,无疑是一对璧人。

    “冬娘近来很安静。”南安王侧头轻笑。

    冬娘迎上南安王的眼,笑了:“以前您是南公子,现在您是南安王。在南公子面前,冬娘可以随意,在南安王面前,又有几人敢放肆呢?”

    “可无论我是什么身份,在我心里,你还是冬娘。”

    冬娘心口蓦地一痛。

    曾经,她也痴心妄想过。不是妄想与南公子双宿双飞,只是若能在他心里有几分不同,已是足够了。

    可是这么多年,南公子连她的衣角都没碰过一下,那些纠结与感伤,在得知他真实身份后,只剩下没有自知之明的可笑。

    “咳咳咳。”

    南安王掩口咳嗽了几下,立刻拉回了冬娘的心神。

    “王爷近来脸色不大好,该好生休息。”

    南安王笑了笑:“是,近来身体越发差了。”

    从太子那里他才得知,原来他身体孱弱是因为中了血咒的缘故。

    只可惜,这血咒是无解的。

    容氏百年,又有谁能有璟太子的幸运,偏巧娶了精通符法的太子妃,还愿意与他同生共死呢?

    好在他注定无后,也就不必担心把那血咒传给子孙后代了。

    不错,世人都以为南安王高雅出尘、不近女色,谁又知道,他是因为一出生就身体太差,若想活得长久,必须保住童身,不能动凡心呢?

    在璟太子之前,他是所有身中血咒的皇室子弟中活得最久的,便是这个原因。

    “冬娘,我要去南边休养一段时日,你可愿随我去?”

    “我——”冬娘有些意外,心头涌上的欣喜很快就被理智掩去。

    她刚刚嘲笑了青青的糊涂,怎么轮到自己,就犯傻了?

    正在这时,一个小丫鬟疾步而来,喊道:“冬妈妈,不好了,前边有个客人喝多了,非要拉着小梅陪他——”

    “王爷,您稍等,我去去就来。”

    望着冬娘匆匆而去的背影,南安王想了想,抬脚跟上。

    男子酒气熏天,正抓着小梅往房间里扯。

    “公子,请您放手,我是伺候冬妈妈的,不陪客的。”

    “不陪客?在这种地方你跟老子说不陪客?冬妈妈又是什么玩意儿,还敢拿出来吓唬我?”男子骂骂咧咧,手上力气更大。

    “住手!”冬娘赶来,一声怒吼。

    男子努力睁了睁眼,露出一个垂涎的笑:“咦,老子今日才发现,冬妈妈才是这不忆楼数一数二的美人儿。既然这小丫头不愿陪我,就换你来吧。”

    他说着松开小梅,脚步踉跄往冬娘那里走去。

    冬娘冷眼旁观,待男子走近了,已经能闻到那令人作呕的酒气,不动声色抄起身侧高几上的一个摆瓶,冷静从容照着男子脑袋开去。

    哗啦一声响,摆瓶四分五裂,男子晃晃悠悠就要栽倒。

    冬娘抬脚把男子顶住,骂道:“你们都是死人啊,让他摔在碎瓷片上挂了彩,明日怎么说?快把这酒鬼扶到房里歇着。”

    那些看傻的人这才一涌而上,把闹事的男子扛走了。

    “冬妈妈,那人好像是魏将军的堂弟——”

    冬娘利落翻了个白眼:“蠢!那人就是魏将军,醉成那个鬼样子,明早还能记得是老娘拿花瓶砸了他不成?你们也脑袋灵活点儿,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能让自己人吃了亏!”

    “是,我们知道了。”

    冬娘抬手理理鬓发,施施然往外走,见到站在门口的南安王不由一愣。

    “王爷——”

    糟糕了,她刚刚是不是太彪悍了一点儿?

    南安王望着冬娘微笑:“冬娘,南边同样开了一座不忆楼,你若去了,依然还是冬妈妈,可好?”

    他曾因身体的缘故与一些误会错过了一位很好的姑娘,如今,人生过半,他不想再错过一次了。

    不做夫妻,只当知己,这样热热闹闹一辈子,他亦欢喜。

    冬娘紧抿着唇,望进南安王柔情似水的眸光里,轻轻点头:“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