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如果蜗牛有爱情 > 33v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如果蜗牛有爱情最新章节!

    季白是太累了,才会陷入深深的梦境。

    梦里阳光很晃眼,他懒洋洋的坐在杨柳依依的池塘前,脚边还插着根鱼竿。一个苗条的女孩背对着他蹲在地上,埋头不知在干什么,叮叮咚咚哗哗啦啦一直发出声响,很吵。

    过了一会儿,女孩忽然转头,将一条银光闪烁的大鱼,朝他扔了过来:“师父,查案辛苦了!给你吃条鱼。”

    原来是许诩在抓鱼。

    滑溜溜的鱼鳞擦过他的手,湿湿软软的,还有点痒。

    他低头看了看手背上半死不活的鱼,又抬头看看她:“不吃。”

    许诩诧异:“为什么?”

    他看着她湿黑又澄澈的眼睛:“男人只想吃女人,吃什么鱼!”

    “哦……”

    许诩,师父想吃你。早吃晚吃,反正是要吃的。

    ……

    “季队还没走?咦,门怎么锁了?”

    模模糊糊的声音传进耳朵里。季白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眼前的阳光池塘许诩还有鱼,统统消失了。

    ——

    苏穆钥匙落在办公室,半路折返来取。看到办公室灯还亮着,这才扬声招呼。谁知一拧门锁,没动。

    正狐疑间,门从里面打开,一个陌生女孩脸色绯红的看着他:“你好……请进。”再探头望去,季白正从椅子里站起来,眼睛还盯着这女孩,脸上浮现笑意。

    苏穆今天听下属提过,季白在霖市有对象了,好像也是市局的。现在看到这一幕:半夜、被反锁的办公室、孤男寡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得了,他来得真不是时候。

    季白看到他的表情,当然知道误会了。再扫一眼面前多出的那把椅子和墙上的钟——显然许诩已经到一段时间了。

    她一直安静坐在边上陪着他?难怪苏穆会误会。

    嘴角笑意加深……他可以耐心低调追求,但她自己造成的误会,他概不负责。

    走到她身旁,语气柔和几分:“许诩,这是苏队,叫人。”

    这话听进苏穆耳里,分明是男人吩咐自己女人的语气。他哪里还有什么不确定——他好歹也是侦查能力优秀的响川县神探,于是乐呵呵的笑笑:“不必客气!这位就是嫂子吧?你好!我拿了钥匙就走。”

    许诩在苏穆突然出现那一刻,的确是惊出一身冷汗,立马松开季白的手,一路小跑去开门。眼角余光瞥见季白神色如常,这才放下心来。这时听到苏穆的话,客客气气的答:“苏队好!我是市局许诩,你误……”话没说完,季白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她:“你什么时候到的?”

    “十几分钟前。”许诩淡淡的答,“你睡着了,就没吵醒你,看看资料。”

    两人说话间,苏穆已经取了桌上的钥匙:“再见。”

    ——

    夜色更深更静。两人沿着过道,一步步往回走。

    许诩格外沉默。

    季白双手插裤兜里,跟着她慢吞吞的步伐节奏。

    其实忙案子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有分心想过她。但刚刚见到她的一瞬间,某种属于“许诩”的情绪,就丝丝点点从心头冒出来,很柔软,还有点烫,甚至比以前更烫,慰贴得他通体舒泰——

    小家伙大半夜不去睡觉,第一时间跑到办公室找他。师徒情可不包括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就算她还懵懂着,心里怎么会没有他?

    当然,案件未破,还不是考虑私人感情的时候。但他身为男人,对她的心意也比之前更确定更强烈。就算不立马捅破这层纸,也是时候让她意识到这层纸的存在了。

    于是瞥一眼她单薄的双肩,淡道:“穿这么少不冷?”不等她答话,从背后抬起手臂搭上去……

    “头儿!”一道爽朗的声音从走廊尽头响起,大胡迈着阔步从阴暗里走出来,“等半天你没回来,许诩也在啊?”

    季白……神色如常的将半空中的手臂放下来。

    ——

    季白洗完澡,已经是夜里两点多。刚躺进被窝,就听对面床的大胡问:“头儿,你是不是跟许诩在谈恋爱啊?”

    季白将双臂枕在脑后,黑暗里嘴角挂着笑,淡道:“专心查案!哪有你想的这些事?”

    大胡:“哦。那我刚才看错了,还以为你要搂许诩,被我打扰了。”

    季白淡笑,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大胡又幽幽的说:“不是就好。局里经文保处的小谢,前两天还跟我打听许诩呢。说要没男朋友,他就要追了。那我可以给他个准话了。”

    季白沉默片刻,不紧不慢的答:“那你就给他个准话——季白也要追,让他考虑清楚。”

    大胡愣了一瞬间,大笑出声。季白也笑,过了一会儿说:“许诩脸皮薄,别在她跟前瞎起哄。”

    “明白!”

    隔壁房间,许诩走进去时,走廊里还给她留了盏暗柔的灯。而姚檬的脸深深埋在枕头里,蜷缩的姿态,看样子已经睡熟了。

    许诩默默的也上床睡了。

    ——

    次日一早,消息传来:“噜哥”即将在数百公里外的滋源县上水乡出现。季白作为行动小组总指挥,率领全体干警,直赴滋源。

    在他和许诩心里,案件未破、爱情暂缓,天经地义。所以再相处时,都很自然的回到高效简洁的搭档模式,全无分心。

    省厅对这个案子非常重视,专门派遣副厅长刘颖,监督指导这次行动。她是一位四十余岁的女性,现在虽然已不在前线,但曾经也是全省赫赫有名的刑侦铁娘子,尤其对拐卖案件经验十分丰富。众人抵达滋源当晚,立刻召开会议,部署次日的抓捕行动。

    对于“噜哥”,有很多传言。据说他掌握几十条下线,纵横全国数十省份,不仅进行人口贩卖,亦涉足毒品,犯罪集团初具雏形。且这个人穷凶极恶、心狠手辣,许多“不服管教”的下属或者受害者,都是被他亲自枪杀、弃尸荒野。所以这次他身上很可能也携带了枪支。刘厅特别叮嘱众人谨慎行动,绝不可让“噜哥”漏网。

    ——

    行动这日,天气阴霾,四野寂静。

    “噜哥”的落脚点,是乡镇东侧的一处农庄。隔着树林用望远镜看去,起伏的稻田间,一座不起眼的三层白色小楼安安静静。

    “行动!”季白一声令下,数名干警在他带领下,从各个方向快速逼近小楼,刹那间包围得水泄不通。大胡第一个撞开楼门,冲了进去。这时二楼三楼明显不再宁静,隐隐可见窗口人影攒动。过了一会儿,二楼竟有一名男子推开窗跳下来,刚落地就被楼下刑警抓获。

    季白等人如猛虎出笼一击即中,刘厅、许诩、姚檬等人乘坐警车,也来到楼下。一时间警铃大作,声势浩荡。不多时,就有刑警押着嫌疑犯走出楼门,也有十来名被困年轻女子、儿童,被护送着走了出来。年龄最大的二十五六岁,最小的两三岁。

    季白带着一队人,在三楼逐间搜查。

    “安全!”“安全!”众人沉声报告。

    “头儿,一共抓获嫌疑犯八人,全押上车了。”大胡说,“解救受害者十三人,女子八人,儿童五人。但是……”他顿了顿说:“初步核查嫌疑犯身份,没有‘噜哥’,他们说‘噜哥’临时改变计划,没有来上水乡。”

    “靠!让他跑了!”苏穆重重叹了口气。

    大胡也无奈的说:“这下刘厅该发火了。”

    季白没吭声,他盯着眼前的房间沉思。见他神色有异,大胡和苏穆也都警觉起来。

    三楼一共两间房,刚刚所有受害者,都是从这里解救的。当时几名罪犯,都呆在二楼喝酒吃饭。但是眼前这间房,明显比另一间整洁干净许多,床单看起来还是新的。屋内还有个小方桌,桌上放着几盘菜,一个倒下的酒杯,桌面溅有残酒。

    季白低头凑近桌面闻了闻:“茅台。楼下喝的是米酒。”

    大胡苏穆都是一怔。

    “靠,接待领导呢!”大胡兴奋的说。

    季白又走到床边,低头仔细看了一阵,用戴手套的手,捻起一根长发。又蹲下看着地面,这里有一个窄窄的脚印,还带着点泥土。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目光沉厉看着大胡二人:“长发、高跟鞋、身高165-175cm、体型偏瘦——‘噜哥’是个女人。立刻通知刘厅和许诩,她混在受害人里了。”

    ——

    上水乡本就不大,警车动静惊动了周围村民,围观人群也越来越多。

    抓捕行动已经完成,为了最大程度保护受害者,按照计划,由许诩、姚檬等人,与几名刑警一起,先行护送受害者回警局。

    运送受害者一共两辆面包车。姚檬跟两名刑警坐一辆,许诩坐另外一辆。许诩将几名少女和儿童搀扶上车,一抬头,就见另一辆车前,两个成年女子跟着姚檬也上了车。

    许诩看着他们,稍稍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

    这时刘厅跟名刑警一起走过来,边走边说:“剩下的交给小季,我给他管后方、安抚受害者。”抬头看着许诩:“你就是许诩?走,我们路上聊聊。”

    ——

    面包车驶过短短一截国道,进入镇上。轿车、农用车、行人甚至牲畜逐渐多起来,嘈杂又纷乱,车行速度不得不减慢,两辆面包车的距离也逐渐拉开。

    刘厅在给省厅领导打电话:“可惜没抓到‘噜哥’……对!继续在全省全国范围通缉,绝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挂了电话,刘厅转头看向许诩:“你是杨清林的师妹吧?”

    许诩微微一怔,点头。

    杨清林是她在犯罪心理系的师兄。也就是当年,似乎对她表白过的人。

    刘厅眼中浮现笑意:“清林现在是省厅重点引进的骨干人才,在几次大案中,他的犯罪心理分析,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不过他说,你的水平比他还高。他是个不会讲话不讲谎话的人,只对你很赞赏。我个人对犯罪心理在中国的应用,也很感兴趣。有机会我们叫上清林,好好聊聊,”

    刘厅的话已经算是领导垂青了,然后出乎她的意料,许诩没有答话。她低着头,兀自不知在想什么。忽然抬头看着刘厅:“刘厅,我怀疑‘噜哥’是女人,她假扮受害者,混在前面那辆车上。”

    刘厅一怔,脸色沉肃下来:“为什么?”

    许诩提到刚刚看到的其中一名年轻女子,然后说:“她穿两寸的高跟鞋,头发有点湿没干,指甲刚刚修剪过指甲油很鲜亮干净,还有,外套不太合身。”

    她这么一说,刘厅看向后车厢其他女子:个个回头土脸,衣服看起来有些天没换了,脚下穿的都是运动鞋或者平跟鞋,有的干脆没穿鞋——这一批受害者辗转千里被卖至上水乡,早已受尽折磨。

    就在这时,刘厅的手机响了,是季白:“刘厅,我们怀疑噜哥在受害者里。可能携带枪支,你们当心,先稳住,不要打草惊蛇。我们马上赶过来。”

    刘厅和许诩同时抬头望去,面前乡镇马路熙熙攘攘,前头一辆面包车拐了个弯,驶入岔路口。

    “立刻打电话!不要惊动嫌疑犯!”刘厅沉声下令。

    另一辆车上的刑警接到电话,相当吃惊:“坏了!我们刚停车,刚才有一名儿童哭着闹着要上厕所,现在姚檬陪那名儿童、还有另一名女子上厕所了。对,那个女的就是长发,穿的好像是高跟鞋!”

    许诩当即拿出手机,首先看到的是季白发的一条短信:“小心。”她没回复,而是立刻拨打姚檬电话。姚檬接起时还很沉静:“许诩,什么事?”

    三分钟后,众人赶到公厕外,姚檬脸色发白的牵着一名儿童站在原地,而她身后的公厕里,一侧窗户被人砸开,“噜哥”早已不见踪迹。

    刘厅脸色铁青的盯着姚檬:“搞什么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