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如果蜗牛有爱情 > 65v章

65v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如果蜗牛有爱情最新章节!

    越接近山区,气温越低。阴暗的暮色里,薄薄的雪覆盖着每一座山尖,而林间积雪更深,天寒地冻、望不到边际。

    季白一个急刹,将车停在三岔公路口前。大胡立刻跳下车,匆匆查看了地面痕迹后,也是沉默不语。

    这是进入山区不久后的主干道,车流量多,雪地上的车轮印杂乱无章,根本无从分辨。而再往前走,他们就会深入绵延数千公里的广阔林区。山路纵横交错,大多都没有监控,林清岩可能把许诩带到任何一个方向。

    而且,就算跟上次抓捕谭良一样,给季白300个干警,彻查整个山区也需要好几天。更何况此刻援兵都还在赶来的路上。

    大胡坐回车里,望着季白隐隐发红的双眼。尽管此刻的境况让他都觉得残忍和绝望,但他不得不开口,把这个极度艰难的问题,逼到季白面前:“头儿,我们现在怎么走?”

    季白望着阴黑的山岭,双手如铁钳般扣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

    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心脏最深的地方,仿佛塌陷得越来越急,越来越痛。塌到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方。且已隐隐有预知,从此往后,一颗心就将沉坠其中,再也不会有与她执手相伴的一天。

    然而这痛却被他漠视,他不去管,任它无声煎熬,任它自生自灭。他只有一个的念头,就是找到她。

    可是没有痕迹可查,也没有逻辑可依。他季白可以从一个脚印推断出凶手特征,此刻却要如何大海捞针逆转乾坤?

    这时大胡试探性的问:“去林清岩在山区的别墅?那是他的落脚点,也许会在那里……”

    季白没出声。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许诩说过的一段对话。

    那是谭良案结束后不久,许诩休假在家调养身体。他下班回来,就见她坐在沙发里,对面墙上贴着数张林清岩和姚檬的合影。

    听到动静,许诩有些发愣的转头:“你说林清岩,到底对姚檬怀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什么样的感情?

    爱恨交织?因为林清岩的未婚妻被冯烨所杀,而姚檬是冯烨昔日所爱。所以才迟迟未下手。

    抑或根本就没有感情,只因为姚檬跟冯烨的关系,才被他选中,当成最后一个目标。

    许诩却摇头:“不是这样的,三哥。”她从墙上揭起一张照片递给他。照片上的男女在夜色中相拥着,看起来是那样亲密般配。

    “你不能拿正常人的逻辑,去理解心理变~态者的想法。”她非常认真的说,“普通人觉得重要的爱恨情仇,他们也许根本就没有感觉。像他这种成熟的变~态杀手,没有几个是因为‘仇恨’去杀人。他的内心世界,远比普通人以为的,要安静、清晰和坚定。只是那个世界的准则,跟我们不同。他犯罪,只是因为他需要。”

    “他需要?”

    “对。就好像林清岩对姚檬,他有无数的机会可以杀了她。就算是要最后一个杀,他也没必要一直放这个‘前警察’在身边。可是他却跟姚檬建立了真正的亲密关系。

    所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他心里,一定对姚檬赋予了某种特殊的、真挚的感情和意义。我以前说过,要像心理变态者一样去思考,就是这个意思。”

    ……

    是了,她说要像心理变态者一样去思考。

    不管林清岩是什么原因劫走许诩,如果以变~态者扭曲的逻辑和准则,他会把她带到哪里杀害?

    季白抬起头,迎上大胡焦急的目光。

    “不去林清岩的别墅。”他静静的说,“去另一个地方。”

    在无数种可能里,他只能选一次。选错了,也许就会与许诩越行越远,天人永别。

    许诩醒来的时候,眼前黑蒙蒙一片。她立刻感觉出,是一层沉甸甸的厚布覆盖在身体表面,所以没有一点光线。

    阵阵寒意从心底往上蹿,她一动不动维持原来的姿势躺着。

    她能感觉到,手腕脚腕都被绳子绑得很紧。衣服还在身上,没有其他不适感,这让她稍觉庆幸。身体下方,铺着柔软的织物,微微有些湿润,有寒气透过织物,浸到皮肤里。她还能听到风吹动树叶的哗哗轻响,还有偶尔的鸟鸣。

    林清岩果然把她带到了森林雪地里。

    就在这时,她听到旁边有女人轻轻喘息了一声,然后就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男人和女人急促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似在亲昵纠缠。

    许诩听得全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过了一阵,动静渐渐小了,男人柔声问:“冷吗?”

    女人的声音细弱:“不……不冷。”

    尽管已在意料之中,许诩还是心头一震是林清岩和姚檬。

    这时林清岩轻声说:“老婆,你看雪地多美。可是我死了之后,就不能再这样抱着你了。”

    姚檬答:“我不想你死……我舍不得……”

    林清岩笑了一声:“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是我最重要的人,这一点永远……永远也不会改变。”

    林清岩安静了一会儿,许诩只能听到姚檬略显短促的呼吸声。忽然,林清岩又低声笑了,声音很愉悦:“那我们就证实这一点,好不好?”

    “……好。你要怎么证明?”

    许诩听得心头一沉,果然听到林清岩起身的声音,脚步声渐近。蒙在她身上的布,猛的被人揭开。

    许诩首先看到的是寂静的天空、阴黑的树林。然后是姚檬和林清岩,他们就坐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三人身下,铺着同一块巨大的洁白的绒毯。而她原本就蜷在一角,被毯子覆盖住。

    周围地形有点眼熟,她来过这里。

    林清岩居然带她来了这个地方。

    林清岩握住许诩的胳膊,动作堪称温柔的拉她起身:“能起来吗?”

    许诩不敢忤逆他,撑着地面坐起来,正好跟姚檬四目相对,两人都是心头一惊。

    姚檬的双手双脚,也被绳索绑住了。她穿着件宽松的棉布格子衬衣,下~身是条深蓝色蓬松长裙。看起来很凌乱,衬衣扣子被解开几颗,裙子也撸到膝盖处,正是刚才林清岩亲昵后的痕迹。而她明显有些精神不济,神色憔悴,不知是被林清岩喂食了药物,还是其他手段。

    林清岩看着两人沉默对视,眼中闪过笑意,将姚檬搂进怀里,轻声说:“你看,那天就是她给你打电话,才让你掉头,被谭良这个蠢货侮辱了。你不是一直怨恨她吗?”

    姚檬脸色越发的白,许诩沉默不动。

    林清岩继续说:“老婆,你一直就讨厌她。的确,有这么个人在,我都替你觉得碍眼。”他从旁边的包里面,拿出一把黑沉沉的枪,递到姚檬面前:“我就快死了,你杀了她,当然算在我头上,你不会有任何麻烦。”

    姚檬静了片刻,没有接枪,更没看许诩,而是仰头看着林清岩:“我是讨厌她,但这跟我爱你,没有关系。清岩,我没必要杀她……来证明我对你的感情。我也不想杀人。”

    林清岩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老婆,别说谎话。你知道的,有关系。”

    姚檬身子一僵。

    林清岩温柔的注视着她:“你杀了她,我也可以了无遗憾的走了。我的财产都留给你,让你讨厌的人也死了,你以后会过得很幸福。老婆,不要犹豫。你跟幸福,只有一步之遥。”他把枪塞到她手里,凑近耳边低语:“老婆,别让我为难,你知道今天必须死一个人。如果你不杀她,要我怎么办才好?”

    说完他就将她往前一推,让她持枪直面许诩。而他从包中拿出另一把枪,轻轻抵上了姚檬的后脑:“这个过程很快,不要怕,开了枪,你和我都解脱了。”

    姚檬全身都开始微微颤抖,僵硬不动。可林清岩的枪又往前一送,令她身子一晃。

    “开枪!”他的声音终于透出了狠厉。

    姚檬看着许诩,面如死灰,颤巍巍的举起枪,瞄准许诩的头。

    夜色酷寒逼人,原野寂静无声。许诩全身阵阵发冷,肚子里的孩子仿佛感觉到她无声的恐惧,也在轻轻的一下下蹬着她。许诩强自平稳呼吸,不看姚檬,而是盯着林清岩:“等等。林清岩,就算死,也让我死得明白甘心。”

    姚檬手里的枪立刻垂下,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林清岩看着许诩,眼中闪过笑意:“你想知道什么?”

    许诩的心跳也越来越急,语气却淡淡的:“前两个案子,是你做的;第三个是谭良做的。但我想不明白,你们是什么时候有了联系?”

    林清岩微微一笑:“明知故问,拖延时间,是很不好的事。不过没关系,我还是回答你第二具尸体被谭良发现了,他对尸体做了什么,我们都知道。不过那时候他并不知道我。后来第三起案子一出,我就知道是他。不找他顶罪,实在说不过去。”

    许诩心头一凛第三起案子发生后,林清岩就被释放。那段时间,整个案子被省厅接管,原本季白安排盯梢林清岩的人,也全被调回,所有人一律到山区搜寻。原来林清岩是趁这个时间,找到了谭良。

    “你说服他的代价,是事后利用舆论整垮他原来的领导?”许诩继续问,“还有其他条件吗?”当时网上有消息说谭良原来的领导被双规,许诩就猜到了。

    林清岩点头:“你很敏锐。我还匿名给了他的老母亲一笔钱,他倒是个孝子,只是手法太粗糙。他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替我顶了罪,也算死得其所。”

    两人一问一答间,姚檬背对着林清岩不动,苍白的脸上,却有泪水不断往下掉。

    这时许诩话锋一转:“香港的案子,也是你做的吧?冯烨是另一个替罪羊?”

    姚檬身子一僵,林清岩看她一眼,眼中闪过笑意,答:“是。”

    许诩还想再问,林清岩却伸手勾住了姚檬的肩膀,说:“到此为止,你吓到她了。”

    许诩心猛的一沉。

    他说到此为此。

    僵局再次来临。林清岩抬枪对准姚檬,姚檬如同行尸走肉般,缓缓对许诩举起了枪。

    许诩心中万般念头,电光火石般闪过。她强自压抑潮水般的恐惧和慌乱,双手紧握成拳,正面迎上姚檬绝望的眼神。

    “开枪吧姚檬。”她轻声说,“他说得对,这是你唯一的选择。我不会怪你。”

    姚檬漂亮的脸蛋紧绷得几近僵硬,声音也哽咽了:“你不怪我?”

    许诩深吸口气:“我不怪你。开枪。”

    夜深人静,冷风吹过雪地,发出窸窣的声响。许诩在寒风中打了个冷战,姚檬的眼泪已经流干了,蓬头垢面如疯妇;林清岩单手举着枪,被冷风吹得连声咳嗽。

    许诩和姚檬无声对望着。

    许诩看着姚檬痛苦的双眼,她身后的林清岩正低头咳嗽没有看过来。

    许诩微不可闻的朝她摇了摇头。

    不可以,姚檬,不可以轻举妄动。你必须开枪。

    没事的,开枪吧。

    姚檬眼中却毅然闪过决绝神色,猛的转身,朝林清岩疾射:“你这个死变~态!”

    “哒哒哒”几声扳机的空响,枪里没有子弹。

    许诩心头狠狠一沉,姚檬全身一僵,林清岩缓缓抬头,脸色阴沉看着姚檬。

    时间仿佛在一刻静止了。

    姚檬双手被束缚,举起枪托,就朝林清岩头部打去!可她本就被灌了药,动作绵软无力。林清岩都笑了,非常难过的笑,抓住她的手腕,反手一扭,就夺了她的枪。许诩跟他们隔了几步,又被绑住,根本救助不及。

    林清岩低喘着将姚檬勒进怀里,拿枪指着她的头:“这就是你的爱情?这就是你给我的死变~态?原来这些天你都是在哄我,呵呵……你真以为我舍不得杀你?舍不得?!”

    姚檬痛哭流涕,人软在他怀里,声音歇斯底里:“爱情?我瞎了眼才会爱上你!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你怎么不去死啊?禽~兽不如的东西!”

    许诩只看得心头剧痛,死死盯着他俩,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她料到了林清岩把她带到这个地方,就不会用枪杀她。听了他和姚檬之前的对话,她已猜到,这是他心中对姚檬的考验考验姚檬是否真的接受他这个罪犯,同时也是逼姚檬站到他的阵营。

    所以她才让姚檬开枪。

    姚檬本就精神恍惚,虚弱无比,许诩没想到此刻她会破釜沉舟,被激出了血性。可这无疑是将她自己往死路上推姚檬也活不了了!

    这时林清岩面色渐渐恢复平静,只是那眼中再无笑意,而是冰冷一片。他将枪放到一旁,旁若无人的重新搂住姚檬的腰,低头亲了亲她。姚檬侧头想避,被他扣住脑袋,动弹不得。

    “好,既然这样,我们没有别的选择。”林清岩的声音无比温柔,眼眶却隐有泪光,“我先杀了她,再带你一起走。”说完松开姚檬,起身从旁边地面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小黑瓶,走向许诩。

    “别杀她!”姚檬大喊一声,林清岩脸上浮现笑意。

    许诩看着他越走越近,心却一直沉沉沉,沉到死寂绝望的谷底。

    季白开车,一路风驰电掣,夜色里只有他们呼啸狂奔。

    眼看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大胡忍不住开口:“他们真的会在这里?”

    季白面无表情的沉默着。

    已经快到山脚了,森林茂密、树影幽深,山上似乎隐有亮光,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季白将车稳稳刹住,跟大胡持枪跳下车。

    “在这里。”他像是对大胡说,又像是对自己在说。

    一定在这里,第三个案子的陈尸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