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503章 容貌相似

第503章 容貌相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司慕远走日本,算是跟顾轻舟恩断义绝的。

    可他还念着她,故而给顾轻舟写信。

    “大阪街头遇蔡长亭与一中年妇人,妇人容貌酷似吾妻,万事当心,谨慎!祝平安!”

    顾轻舟看到这封电报,神色全变了。

    她不是意外蔡长亭,而是意外中年妇人。

    “父母双全却劳燕分飞........”郭半仙曾这样说过。

    那时顾圭璋还没死。

    顾轻舟心中一直存了这件事,总想知道真假。

    后来,胡同贤的夫人到了岳城,错将顾轻舟视为故友,还去拜访了顾轻舟的外祖父,总让顾轻舟深感蹊跷。

    一桩桩一件件,顾轻舟搁在心底,不至于日夜忧思,却始终心存疑虑。

    如今,司慕在日本看到一个和她容貌酷似的女人!

    司慕的电报,写着“吾妻”,看似有点问题,实则暗含了他们的暗语。

    顾轻舟也怕司慕到日本出事,有人冒名给家里发电报,故而和他有约定。

    电报没有问题,的确是司慕亲自所发。

    “蔡长亭果然没有死,他逃到日本去了。他认识一个像我的人,是我母亲吗?”

    “若她是我母亲,跟蔡长亭又是朋友的话,为何蔡长亭要置我于死地?若不是朋友,那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蔡长亭可知道司慕去了日本?司慕看到了蔡长亭,蔡长亭看到他了吗?”

    “司慕在军校,蔡长亭若是有军方背景,那么.......”

    顾轻舟独坐,这些思绪一点点在脑海中盘旋。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

    顾轻舟不能去日本,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就上当。

    况且,那是蔡长亭,谁知道他到底搞什么把戏?

    “天气炎热,要注意防暑,盼平安。”顾轻舟也给司慕回信。

    她的信里,同样用了暗语,让司慕能从短短几个字中,看出是她发的。

    很快,司慕也给了回信:“我已入校,万事遂顺,勿念。”

    还是司慕本人发的。

    顾轻舟再次发出一封信:“若是吃不惯异国饭菜,趁着秋天未到及早返乡。”

    司慕那边收到了,很快明白了顾轻舟的担心。

    顾轻舟在问他,是否安全。

    假如有生命危险,赶紧回来,不要成为蔡长亭的人质。

    “吃住都好,铃木校长与我德国恩师是挚友,待我多为亲厚。”司慕给了回信。

    他认识了铃木校长。

    能在陆军士官学校任校长的,都是在军中地位很高的人。

    司慕寻到了这样的庇护,蔡长亭根本无从下手。况且,司慕从来都不傻,他那时候只是在顾轻舟身边,失去了方向。

    现在,他应该知道冷静了下来,如何应对。

    顾轻舟也彻底放心了。

    至于那个妇人........

    她最后去了封电报,叮嘱司慕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要派人去找跟她容貌相似的人,免得上了蔡长亭的当。

    “派人去日本打探,会打草惊蛇,让蔡长亭留意到司慕,还是算了。若对方真是我母亲,她既无心寻我,或许是没感情不想见,亦或许是难言之隐。我贸然去找,她处境尴尬。”顾轻舟想。

    心中就断了念头,以不变应万变。

    转眼间到了六月中旬。

    庭院的树木浓翠欲滴,投下树荫,阳光格外的耀目,明晃晃照着大地,把一切都晒得奄奄一息。

    窗外的蝉,不知昼夜的嘶鸣,盛夏格外热闹。

    顾轻舟回来之后,义父把印章和钥匙送还给了她。

    她白天去药铺,也研读西医;黄昏时回来,去颜公馆吃晚饭。

    当然,应酬也有。

    岳城的名门望族,谁家嫁女儿、娶媳妇、办寿宴或者舞会,都会给顾轻舟下帖子。

    顾轻舟去不去另说,若是哪天她心血来潮去了,就是极大的体面。况且,她是军政府的少夫人,敢不请她,以后在岳城也是寸步难行。

    她可以不去,但你不能不请。

    对于这种应酬,顾轻舟极其有分寸。

    绝大部分八成的邀请,是不需要去的;一成的邀请,是可去可不去的;剩下的一成邀请,应该出席。

    六月下旬,就有一桩这样的宴席,顾轻舟必须参加。

    发出请柬的是李家——二师长李明居的太太发的请柬。

    “少夫人,我家长孙这个月十八日满月,请您喝满月酒。”李太太笑道。

    李明居的长孙都出世了。

    他是军政府的要员,是司督军的左膀右臂。

    长孙是家族很重要的成员,这样的满月酒,会办得很隆重。顾轻舟不去,司家就没人出面,到时候会引发猜测,以为军政府不信任李明居。

    万一李明居也如此想,就麻烦了。

    李明居在军中有威望,他若是想脱离岳城,此前是个好机会,毕竟两位少帅都不在,督军也不在。

    为了笼络人心,为了给李明居面子,顾轻舟是一定要去的。

    “好,我一定会去的。”顾轻舟接下了请柬,就叫人准备了满月礼,先送到了李家。

    她的满月礼很丰厚。

    她这边刚送完礼,那边司督军也打电话给她:“轻舟啊,李师长的孙儿满月,他给我打了电话。我不回去了,你去喝杯酒。”

    顾轻舟笑道:“我知道的,阿爸,我已经送过礼了。”

    司督军满意道:“那就好。”

    然后又问了顾轻舟的枪伤,“可全好了?”

    “已经全好了。”顾轻舟道。

    司督军道:“那个逆子,我会收拾他的,等我忙完了这阵子,叫人去把他抓回来。”

    “阿爸,学习很重要,还是别打扰他。‘政治学西洋、军事学东洋’,我已经不止看一个主笔这样说了,看来日本的军事真的值得我们学习。”顾轻舟道。

    司督军不以为然:“那些报纸的主笔,全是酸腐文人,就会纸上谈兵。倭人的军事,有什么值得学习的?”

    顾轻舟笑。

    司督军也笑了笑:“不过,你们年轻人的思想更时髦派,他想学就让他去学。你一个人在家,害怕不害怕?要不然,我让芳菲回去陪你?”

    顾轻舟忙说没事,又道:“家里还有潘姨太呢,不是我一个人。”

    司督军就不再说什么。

    只是,他对司慕这么早娶姨太太的事,始终不快。

    司慕结婚都没有满一年,如此快就弄了个姨太太回来,这叫不成体统!

    再怎么着急,也应该等顾轻舟先生下儿子再说。

    总之,想起司慕,司督军就很糟心,不愿意多谈,那潘姨太什么样子的人,司督军半句也不想问。

    “在家里照顾好门庭。”司督军最后道。

    顾轻舟低声道是。

    她原本就打算去李家宴席的,有了司督军这番叮嘱,顾轻舟更是要去的。

    她去了趟颜家,问颜太太和颜洛水可要同行:“李家我还没有去过。”

    “我们是要去的。”颜太太笑道,“我跟李太太有点交情,前些日子还一起摸牌呢。”

    “那我跟您坐一辆汽车。”顾轻舟笑道。

    颜太太说好。

    颜洛水和谢舜民也准备去的。

    “.......我开印刷厂和书局,李家的二少爷是开报社的,他想找我印刷他的报纸,我们还算有点生意来往。”谢舜民道。

    颜洛水满眸含情看着谢舜民。

    谢舜民悄悄握她的手。

    顾轻舟全看见了,又是高兴又是羡慕。

    到了六月十八日当天,顾轻舟跟着颜家众人,去了李师长家。

    李家的长孙白白胖胖的,非常可爱。

    “少夫人,您可要抱抱他?”李太太小心翼翼问,似乎很想顾轻舟抱,又怕顾轻舟不乐意,当众不给她面子。

    顾轻舟看在眼里,高兴接过来:“来,给我。”

    顾公馆的四姨太生过顾纭,顾轻舟也抱过的,知道怎么抱小孩子。

    果然,她很娴熟把李家的长孙抱在怀里。

    众人纷纷围上来。

    顾轻舟总感觉有道目光落在她脸上,阴寒恶毒。

    这种感觉,让她芒刺在背。

    她顺着目光望过去,却又找不到。今天到场的客人,九成顾轻舟都不认识,也不知道谁怨恨她。

    “.......借少夫人的福气。”李太太在旁边笑道。

    气氛很热闹。

    顾轻舟收敛心神,笑盈盈应酬着眼前的,没有再去特意寻找什么目光。

    只是,她的余光还是能感受到。

    “要活泼健康,快快乐乐长大。”顾轻舟道。

    抱了一会儿,才把孩子递给了李太太。

    一切看起来都很和谐。

    坐席的时候,顾轻舟悄声跟颜洛水低语:“你留意下,看看可有人特意盯着我瞧。”

    “怎么了?”颜洛水吓一跳。

    “没事,就是感觉总有人盯着我,目光不善。”顾轻舟道。

    颜洛水会意:“我帮你看着呢,没事。”

    宴席一派和谐。

    直到宴席结束,也没人上前挑衅,说什么不好的话。

    每个人都很恭维顾轻舟。

    而顾轻舟,从头到尾都知道,有个人像毒蛇一样的目光,在暗中窥探她,吐着蛇信,伺机扑过来咬伤她。

    顾轻舟的身份贵重,大家都会注意她,她稍微动作,都会引起猜疑,故而她也不好私下里乱找。

    结束之后回家,她问颜洛水:“看到什么了吗?”

    颜洛水摇摇头:“我很留心啊,还叫舜民也留心。没有的,似乎没什么人恶毒看着你。不过,大家都在看你的脸色。”

    顾轻舟沉思。

    她敏锐,却不是草木皆兵。

    既然颜洛水没看到,顾轻舟也不想他们担心,笑道:“那是我想太多了,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