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558章 接骨

第558章 接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第558章 接骨

    跑马场的四周,全是高高山岭,金翠相间的时节,触目似一张半卷的锦帘,暖风宜人。

    顾轻舟让高桥荀悄悄先走,然后颜一源从旁边下楼,再从侧门进来。

    颜一源的出现,让整个场地的人欢呼起来。

    “刚才是洋人摔下马了。”有人幸灾乐祸。

    “什么洋人,那是倭人。”有人提醒道,“倭人和我们长得一样。”

    “西洋人是洋人,东洋人也是洋人嘛。”

    “真没想到啊,颜五命这么好,要是他摔那么一下,啧啧........”

    颜五若是摔下马,肯定当场摔断脖子。别说那么疾奔的快马,就是平常骑马,也常有摔下来把自己摔残废的。

    所以说,颜五少命好。

    众人议论着,颜五少回到了颜洛水和谢舜民旁边的席位上。

    “吓死我了。”颜洛水一手抚摸着微隆的小腹,一手打颜一源,“你再干这种事,我非要告诉姆妈不可!”

    颜洛水说“吓死了”,其实不然。

    她看到顾轻舟和霍拢静一派淡然,就很清楚知道小五没事。

    话虽如此,那个人摔下马的时候,颜洛水仍是受惊了。

    “姆妈知道的。”颜一源笑道,专门和洛水作对。

    姐弟俩争锋对麦芒。

    顾轻舟安静的眼波中,似有一泓清泉,此刻掀起了涟漪。

    “我去趟医院。”顾轻舟道。

    那个摔下马的副官,顾轻舟要去看看如何了。

    当时的情况看,他只是受了外伤。

    这件事是他自愿的,而且顾轻舟给了他高额补偿,也告诉他非常危险,摔断胳膊腿不可避免。

    那副官却愿意:“为顾小姐赴汤蹈火,是属下的职责。”

    他是司行霈训练出来的人。

    “.......轻舟,我也去。”颜一源忙道。

    那副官是为了颜一源才受伤的。若不是颜一源执意和高桥一较高下,也不会闹成这样。

    高桥看中的那匹马,根本不是颜一源的,颜一源维护它,实在是小孩子的稚气。如今害得顾轻舟的下属受苦,颜一源过意不去。

    “好啊。”顾轻舟道。

    霍拢静也站起来:“走吧。”她也要去。

    顾轻舟转脸对旁边的谢舜民道:“姐夫,你和洛水自便。”

    谢舜民颔首:“你们忙吧。”

    三个人去了医院。

    那名受伤的副官叫郭寺。

    郭副官的右脚,骨头几乎转了个弯,有很严重的骨折,医院的人正在束手无策。

    西医提出要手术,把骨头锯开重新正位;而有华人西医,就提出:可以去找会正骨的中医来试试。

    顾轻舟恰好到了跟前。

    此情此景,顾轻舟看在眼里。她不太擅长接骨,主要是她手上的力气不够。

    接骨需得大力。

    “医生说,需得找个会正骨的中医。”另一名副官告诉顾轻舟,“如果今天晚上还找不到的话,他们会手术,将骨头锯开。”

    顾轻舟沉吟。

    她看了眼这名副官。

    这名副官姓刘,跟郭副官是一起参加比赛的,他当时逃过了一劫。

    “.......刘副官,你可有胆量帮帮他?”顾轻舟指了指在病床上的郭副官。

    郭副官此刻痛苦不堪,死死咬住了唇,面如金纸,冷汗打湿了他胸前的衣襟。

    “少夫人,您要属下如何做,属下就如何做。”刘副官道。

    顾轻舟颔首。

    她走上前,对病床上的郭副官道:“郭副官,我给你看看脚。”

    “.......不用了.........少夫人,太脏........”郭副官声音断断续续的,疼得太厉害了,他要很努力才能控制得住。

    他说,他的脚脏,不希望顾轻舟去碰。

    他额头不停渗出冷汗。

    如此剧痛,他愣是没哼一声,全部咽了下去。

    顾轻舟心中既有愧疚,也有敬意。

    “我看看。”顾轻舟执意道。

    她上去摸骨。

    郭副官的整个脚面都肿得老高,因为有一块骨头翘起,导致脚向后偏移,已经完全挪位了。

    这种情况下,硬是要接骨,郭副官非要疼死不可了。

    “得叫人按住他。”顾轻舟道。

    刘副官道是。

    很快,刘副官叫了四名医生进来。

    而且都是洋人男医生。

    顾轻舟让他们把郭副官紧紧按住,就对刘副官道:“你过来,我需要你的帮忙,我手劲不大。”

    刘副官道是。

    顾轻舟摸到了伤骱所在,对刘副官道:“按住这里。”

    刘副官道是,果然上前,依照顾轻舟的吩咐,按住了伤骱。

    顾轻舟自己则托住了郭副官的整个脚面,她气息轻软,对刘副官道:“我数一二三,到了三你就用力往下按。”

    刘副官道是。

    顾轻舟数数很轻,免得郭副官听到,心中更紧张。

    她用她和刘副官能听到的声音,喊到了三的时候,刘副官使劲按下了伤骱处,顾轻舟用力一托脚面。

    骨头清脆的咔擦两声。

    郭副官疼得全身痉挛,终于啊的一声大叫出来,昏死了过去。

    众医生吓得胆战心惊。

    回头一看时,居然已经接好了,郭副官的脚被正了过来。

    众医生又非常错愕。

    骨科的医生上前,摸了摸郭副官的脚,发现那块翘起的骨头,居然这般轻易被接了回去,大为惊讶。

    “这是如何做到的?”医生问。

    顾轻舟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后背一层冷汗,而她的面颊上,汗也顺着鬓角滑落。

    “他这是一处半脱位,一处上掉位。那怕再有高明的手术,也无法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顾轻舟道,“需得正骨。”

    顾轻舟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当刘副官按下去的力度,如果太大,和她扭转的力度无法匹配时,这只脚就无法同时处理好两个脱位。

    她不能告诉刘副官用多大的力,因为力气太轻了,根本无法将伤骱复位;而她自己也不知刘副官的力气有多大。

    万一弄不好,白白让郭副官吃苦。

    好在,凭借着一点运气,以及她的精准判断,将这只脚复位了。

    “.......少夫人,他这脚是不是不用锯了?”刘副官又惊又喜。

    顾轻舟颔首:“不用锯,修养两个月,就能和从前一样了,习武都可以。”

    刘副官大为感激。

    医生们还在研究,想看看脱位处的复位到底如何了。

    顾轻舟则走出了病房。

    颜一源和霍拢静见她满头的汗,很是担心。颜一源先开口问:“怎样了,是不是要割开骨头?”

    “不用,正好了。”顾轻舟道。

    霍拢静忙掏出一个帕子给她。

    顾轻舟擦了擦额头的细汗。

    她回去之后,写了手谕,给郭副官再补贴了两年的军饷。

    这样,哪怕是退伍回家,郭副官也能养活自己了,况且他也没必要退伍。他只要休息好了,他的脚不会留下太大的后遗症。

    “总算没出大事。”顾轻舟舒了口气。

    她知道,这只是个开端。

    这场阴谋里,此事是烟雾弹,起到误导顾轻舟的作用。

    真想要让顾轻舟永无翻身之日,甚至让军政府倒台,就需要把岳城弄得一团糟。

    “我现在大概知道是谁了。”顾轻舟道。

    与此同时,顾轻舟写好了一份通知单。

    她拿着这份通知单,找了家里两个不太认识字的佣人,问她们能否读懂。

    “心........火........”几乎不怎么认识字的一位负责打扫庭院的佣人,告诉顾轻舟,她认识“心”字和“火”字。

    顾轻舟想,这份通知单,应该能有点效果。

    她拿着通知,亲自去了趟颜洛水的家。

    她到的时候,颜洛水和谢舜民才回来。他们后来离开了跑马场,去城里吃饭了,此刻才归家。

    “洛水,这个帮我印三千份。”顾轻舟道。

    颜洛水看了这份通知书,满腹疑惑:“轻舟,这个行不行啊?”

    “可以的。”顾轻舟道。

    “那行,我叫舜民的工厂连夜开工。”颜洛水道。

    “要保密。”顾轻舟道。

    颜洛水颔首:“你放心。”

    谢舜民换了衣裳下楼,也把通知书接过去看了。

    他道:“我现在就送去印刷厂。”

    等他走后,颜洛水问顾轻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从今天的事开始,颜洛水也察觉到了异样,事情很不简单。

    阴谋慢慢浮出水面。

    顾轻舟笑道:“没什么大事。目前最大的事,就是你安心养胎。洛水,你是想生女儿,还是想生儿子?”

    “当然是儿子啊!”颜洛水道,“若是儿子,他们父子俩疼我;若是女儿,舜民得疼我们俩个人,多亏啊.......”

    居然跟自己的孩子争风吃醋。

    顾轻舟差点笑得肚子疼。

    她没想到,洛水也这么幼稚。

    两个人说起了孩子,洛水就暂时忘了追问顾轻舟到底怎么了,顾轻舟也送了口气。

    看着颜洛水有点乏了,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顾轻舟起身告辞,回到了新宅。

    她一回来,副官就告诉她:“少夫人,您要的证据,已经搜集完毕了。”

    顾轻舟接了过来。

    她派副官去搜集学生活动的证据,果然很快就有了成果。

    为了岳城的稳定,这些证据足以放入档案,申请两百到三千军队的调令。

    “好,连夜送到驻地,交给总参谋,调令赶紧签好,我来批复,我们要趁早行动。”顾轻舟道。

    副官道是。

    急匆匆去,急匆匆回来,顾轻舟当天夜里十一点,就拿到了调令。

    同时,谢舜民也把顾轻舟要的通知单印刷好了,叫人送到了顾轻舟府上。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就等背后主谋唱戏了。”顾轻舟慢慢喝了口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