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194章 大彻大悟

第1194章 大彻大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第1194章 大彻大悟

    王玉书欺软怕硬。

    顾轻舟一耳光、几句话,就让她彻底服软了。

    王游川吃惊看着这一幕,心中很感激顾轻舟。

    能教训玉书一顿,对她只有好处。

    “四叔打算怎么办?”屋子里清净了,顾轻舟问王游川。

    “既然尸身上面没什么问题,还是先将人入殓。”王游川说着擦了擦干涩的眼角,接着说道,“然后想法子查一查吧!”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知道,查不出什么来的。

    当时王璀被关在房间里面,屋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门外有人看守,没有任何人出入,看守的人也没听到什么动静,人就在里面吊死了。

    他尸体没有中毒的迹象,又是自己吊死的,如果不是自杀,难道是鬼杀了他么?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

    可是,王璀完全没有自杀的理由。

    要王游川相信他是自杀的,还不如让王游川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跟我们说一声。”顾轻舟道。

    王游川点点头。

    顾轻舟和司行霈、程渝就离开了王家。

    王璀一死,顾轻舟想要王游川的补偿,她也不太好意思开口了。

    想到这里,她略感郁闷。

    回到家中,在大门口的时候,程渝就道:“我先回房了。”

    司行霈却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去我们那边喝茶。”

    程渝心中发虚,不由叫起来:“你干嘛?男女授受不亲呢。当着你妻子的面,你对我这样亲昵,你好意思吗你?顾轻舟,你快看啊。”

    顾轻舟则头也不回,直接往正院走。

    司行霈瞪了程渝一眼,把程渝往正院拽。

    程渝心知计划败露。

    她不再挣扎,乖乖跟着司行霈走了。

    一进门,顾轻舟让女佣出去,司行霈就关上了门。

    他们夫妻俩一路上都没有交流,却配合默契。

    程渝有时候非常嫉妒。

    “什么时候下手的?”顾轻舟问。

    程渝装傻:“下什么手?”

    “王璀的死,跟当初金千鸿的死一模一样,他们都是被人催眠而自杀的。除了你,还有谁?”顾轻舟道。

    程渝气结:“你有证据吗?”

    顾轻舟微怒:“你坏了我的事!我为什么放走王璀,就是拿住了王家一张牌,可以从王家得到铁矿!现在好了,你把我的牌弄死了!”

    程渝略感内疚。

    她缩了缩肩膀:“你要多少铁矿?我让我哥哥赔给你。”

    顾轻舟气得不想说话了。

    司行霈则对程渝道:“你真是不知克制啊!”

    程渝道:“王璀原本就是要杀顾轻舟的。放过了他,下次他还是会故技重施。这次不杀他,以后总要提防他。

    况且,那个王玉书嚣张跋扈,我早就想扇她了。这下她没了父兄,看她怎么在王家讨生活?她还嚣张得起来吗?”

    程渝恨王璀的。

    她也知道王璀不该死,因为按照律法,他算是杀人未遂。

    既然未遂,就不应该被处死。

    可程渝生气。

    她知道王璀会卷土重来。他料定他哥哥是被顾轻舟害死的,他会复仇。

    这种人,放了他就是放虎归山。

    程渝帮顾轻舟报仇是主要的,其次她还想试试自己新的催眠技巧。

    曾经有个朋友,教过她一种催眠技巧,可以在对方不答应的情况下,强行将他催眠。

    程渝的老师不准他的学生涉猎此道,说可能会导致自己的精神受损,容易自己先得精神方面的疾病。

    之前,程渝也不敢尝试的。

    最近卓莫止的事,让她重新起了念头。她想要试试。

    王璀就是程渝尝试的对象。

    如今看来,她成功了。不过,老师的警告她不敢忘,故而她余生只打算再用一次:用在卓莫止身上。

    司行霈和顾轻舟的态度不同,他忍着笑问程渝:“你什么时候下手的?”

    “别装了。”程渝回神,怼他。

    顾轻舟猛然回头。

    司行霈就哈哈笑起来。

    顾轻舟这个时候才知道,程渝昨晚的确去了地牢。

    司行霈的人,并不是阻拦她,而是放了她进去。

    于是,她很顺利催眠了王璀。

    怪不得王璀今天一直精神恍惚,顾轻舟还以为他是被打狠了。

    司行霈怕顾轻舟看出破绽,一大清早就跟她闹腾,把上午的时间拖得很紧,顾轻舟根本没空去问,昨晚程渝去没有去地牢。

    如果她问了,司行霈是不会骗她的,事情可能就拆穿了。

    到了王家之后,王玉书又一直跳脚,顾轻舟的心思就分开了。

    “司行霈!”顾轻舟咬牙。

    司行霈笑道:“那厮想要毒杀我的妻子,我怎么会饶恕他呢?我其实也不想和王游川交恶,才没有当场剁了他。

    现在多好,他死了,我和程渝都满意了。你只要脸皮厚一点,照样可以去王家谈事情。王游川还是欠你的。”

    顾轻舟站起身。

    她往外走。

    走了几步,她又回来了。

    她抱了下程渝:“谢谢你。”然后又在程渝的后脑勺打了一巴掌,“叫你擅自做主!”

    程渝摸着脑袋大呼小叫。

    顾轻舟对这两个人,既爱极了,又恨极了,有点喜怒交加的情绪,让她生气不起来。

    她只是叮嘱程渝:“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嗯,知道了。”程渝难得听了她的劝告。

    王璀的葬礼,办得像模像样。

    毕竟他只是自尽,并非丑闻。

    “听说他哥哥去世了,他接受不了。”依旧会有流言蜚语。

    “倒是个重情重义的。”

    “可不是嘛。”

    亲戚朋友们,对于王璀的好感倒是不少,只说他年纪轻轻寻死了,很可惜。

    王玉书哭得像个泪人。

    此刻的她,终于清醒了。

    她不知是自己领悟了,还是挨了顾轻舟那一巴掌,整个人是清楚了。

    她没有了两个哥哥的支撑,往后的日子就全部要依靠四叔,她不能再闹腾,让自己的地位更尴尬。

    四叔跟顾轻舟那边关系不错。

    可认真算起来,她大哥偷了赵五九的媳妇,又踢落了赵五九的孩子,才被赵五九砍死,是罪有应得。

    而她二哥,一直看不起女人,心高气傲的他败在女人手下,所以受不了想不开,就自尽了。

    二哥从小不在家,大哥又是控制狂,王玉书倒不至于跟他们俩有太深的亲情,至于没了他们就活不成。

    如今,他们俩都没了,四叔的朋友顾轻舟又不算是真的凶手,四叔不是背叛他们的人,所以投靠四叔有什么可耻的?

    王玉书在极度悲伤之后,大彻大悟,再也没闹事了,反而在秦纱手下伏低做小,拿出了侄女该有的态度。

    秦纱非常诧异。

    “早知道打一顿能老实,我早就该动手了。”秦纱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