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198章 死而复生的人

第1198章 死而复生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第1198章 死而复生的人

    晚夕,顾轻舟招待了顾缨。

    然而没有多聊,吃了饭就各自回房,准备明早再说。

    梳洗之后,顾轻舟趴在枕上,近看司行霈的侧颜。

    司行霈没有转头,甚至没有睁开眼,只是从缝隙的余光中留意到了她。

    “看什么?”他问。

    顾轻舟道:“没想到,堂堂的司师座,居然也会耍赖。”

    司行霈唇角微弯。

    “......我还是很想见见我阿哥的。”顾轻舟道。

    司行霈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他翻身,将顾轻舟压倒。

    “你要造反?”他恶狠狠问她,“怎么越发不听话了?”

    顾轻舟失笑。

    这些话,到了如今已没什么威慑力。

    她顺势搂住了司行霈的脖子:“别这样小气。我对顾绍从未动心过。你说得对,我那时候幻想过,假如没有你,我肯定会喜欢他那样的。

    可没有假如。我从乡下出来,第一个就遇到了你。你对着我耍了好几年的流氓,我哪里还有心思去爱旁人?”

    司行霈的冷酷绷不住了,露出了笑容。

    顾轻舟最会哄他。

    他在她额头亲吻了下:“好丫头,我没有白疼你。”

    顾轻舟啼笑皆非。

    司行霈考虑再三,道:“等我心情好了,我陪你去南京。”

    顾轻舟嗯了声。

    第二天清早,顾轻舟让人去请顾缨过来吃饭。

    司行霈对顾缨不甚礼貌,顾轻舟就避开了他。

    倒是顾缨的随从,寸步不离在她身边,给她布菜,礼貌又周到。

    这个人其貌不扬,可他的举止总透出几分娴雅,像个绅士,并不像做惯了佣人的。

    顾轻舟又看了他几眼。

    他不看顾轻舟。

    “缨缨,你有什么话,不妨对我直言。”顾轻舟收起了昨天的情绪,戴上了她疏离冷淡的面具,“咱们俩,说什么姊妹情深,是个笑话。”

    顾缨的母亲和姐姐们,都栽在顾轻舟手里。

    和她,谈感情、甚至想要不计前嫌,都显得矫情、幼稚。

    虽然她送了顾缨出国,但她和顾缨都清楚,她只是想要摆脱顾缨。

    “轻舟姐,你这防备之心太严重了。”顾缨笑笑,“说真的,过去的事我很清楚,黑白是非,我是懂得的。

    我姆妈和大姐、三姐,她们做了什么,我都参与了,所以很了解。若你觉得我回来找你报仇,那你就想错了。”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也知道,哪怕我如此说,你也不会相信我的。”

    顾轻舟颔首:“你说得对。既然你脑子如此清楚,你就不会跑这一趟。说吧,你来做什么?”

    顾缨看了眼身边的人。

    那人却只是点点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顾缨不是暗示他,而是请示他。

    顾轻舟狐疑看了眼那人。

    “轻舟姐,我来找你,当然不是叙旧。我来,是为了一桩旧事。”她道。

    顾轻舟坐正了身姿,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顾缨道:“跟孙家有关。”

    孙家,就是顾轻舟的外祖家。当然,是那个“顾轻舟”,并非她,她是冒名顶替者。

    “轻舟姐,你并非顾家的孩子,你自己是清楚的。”顾缨道。

    顾轻舟心中闪过几分惊讶:“你怎么知道?”

    她是平野夫人的女儿,此事只在保皇党内部公开的,而不可能大规模外泄。

    至少,关于顾轻舟的传记、说书人口中的故事里,都没有半个字是关于真正的顾轻舟,说明她的身份仍是秘密。

    她是顾轻舟,顾公馆的原配嫡女,司行霈的妻子。

    至于她和平野夫人的关系,外界的猜测,都是她当初要改名换姓,所以借助了平野夫人。

    她只能算作平野夫人的“养女”。

    那些传记里都是如此表述的。

    “阿哥告诉我的。”顾缨道。

    “阿哥?”

    “是,阿哥知道了,他特意告诉我的。”顾缨说。

    然后,她指了指身边的男人,道,“这位,不是我的随从,他是阿哥的朋友。”

    顾轻舟重新审视眼前的男人。

    男人也抬眸,和顾轻舟对视。他上了年纪的眼睛里,有点深沉。

    “司太太。”他如此称呼顾轻舟。

    顾轻舟眉头蹙得更紧。

    “司太太,我姓孙,是孙端己的儿子。”男人道。

    顾轻舟猛然站起身。

    她的舅舅?

    她舅舅不是死在烟馆了吗?顾轻舟后来多方调查,结果都是一样的,她舅舅的确是被人捅死了。

    “舅舅?”她难以置信。

    男人冷静的面容上,突然浮动了情绪,既有激动,也有感激:“你叫我一声舅舅,那么我也叫你轻舟。

    当初,我姐姐和孩子都被毒死了,你既然顶替了我的外甥女,那么我也当你是孙家的骨肉。”

    顾轻舟就看了眼顾缨。

    顾缨表情平淡,说:“轻舟姐,我姆妈当年是太过分了,但是她也付出了代价,我们和孙先生之间已经说开了。我们彼此没有仇恨。”

    孙先生点头:“的确如此,一码归一码。”

    他们已经冰释前嫌了。

    顾轻舟略微蹙眉。

    她心中转了转,问孙先生叫什么。

    “孙合铭。”他道。

    顾轻舟点头:“舅舅,你不是去世了吗?”

    “没有,此事说来话长。”孙合铭道。

    顾轻舟说:“那你来找我,总有个缘故的。”

    “是的。”

    “您想要说什么,但说无妨。”顾轻舟道。

    孙合铭却道:“轻舟,我不是来找你的,我也是来找那位.......”

    他略有所指。

    “平野夫人。”顾轻舟道,“我们现在都如此称呼他。”

    孙合铭道:“对,我听说她嫁给了日本人,还守寡了。我是来找她的。”

    “可有缘故?”

    “轻舟,你能否帮我见到她?”孙合铭道,“我想问她一句话。”

    顾轻舟沉吟。

    “我不会替你引荐的。不过,我可以替你传话。”顾轻舟道。

    孙合铭道:“我还是想见见她。”

    谈话就陷入了僵局。

    中午司行霈回来,顾轻舟把此事告诉了他。

    司行霈没什么反应,问顾轻舟:“你相信这些话吗?顾缨跟你的仇恨,你也当她能轻易消融?”

    “当然不相信。”顾轻舟道,“若是相信,我就带着他去见平野夫人了。只是,他们到底有什么用意?”

    顾轻舟继续道,“若是我阿哥来,我肯定不会怀疑的,可阿哥为何不来见我?”

    司行霈托住了她的下巴。

    将她的下巴抬起,司行霈微微眯起眼睛打量她:“还叫阿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