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203章 两全其美

第1203章 两全其美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第1203章 两全其美

    顾轻舟来势汹汹。

    她盯着平野夫人的眼睛,双眸似覆盖了严霜:“我问您,我到底是谁的女儿?”

    平野夫人的手指,略微蜷曲。

    “你是我和皇帝的女儿。”平野夫人道,“你是固伦公主。”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

    “那好,告辞了。”顾轻舟道。

    说罢,她就要离开。

    她如此急切的来,又如此利落的走,让平野夫人心中明白,这次不可能再忽悠她,有人知晓了实情。

    “站住。”她喊了顾轻舟。

    顾轻舟停下脚步。

    “是谁?”平野夫人问,“是谁说了什么?”

    “怎么,你想杀人灭口吗?”顾轻舟问,“夫人,我就最后问您一次,我到底是谁的女儿?你若是不说,那么我们今天就正式决裂。从此之后,我不会再认识你。”

    平野夫人的呼吸不稳。

    顾轻舟道:“你以为我讹你?夫人,是孙合铭回来了,孙家有人没死呢。”

    平野夫人气息乱了。

    她满眸震惊,甚至惶恐。

    顾轻舟会知道的。

    一直以来,她就对此事满心怀疑。她从不叫额娘,因为她猜测自己根本就不是平野夫人的女儿。

    躲已经躲不开了。

    平野夫人上前,拉住了她的手:“你跟我来。”

    顾轻舟立马掏出了枪:“你以为,我是单独闯进来的吗?司行霈的人,已经在外头了。”

    平野夫人无视她的威胁:“我们到密室里谈。”

    顾轻舟这才知晓,原来她的房间大衣柜后面,是空心的。

    打开后面的门,有一处往下的台阶。台阶下面,有温热的气流,冬天地下比外面更暖和。

    平野夫人走在前面。

    顾轻舟被她拉住了一条胳膊,只得紧随其后。

    关了门,一直走到了密室里。

    密室四周,全是各种箱笼。

    箱笼里既有金条,也有密件,这些都是平野夫人的资本,蔡长亭还不知道。

    “此处的话,只有你知、我知。”平野夫人道,“你发誓不能泄露半个字。”

    顾轻舟点头:“我发誓。”

    平野夫人就坐了下来。

    她看了眼顾轻舟,又斟酌再三,才慢慢开口了:“你是我的女儿.......”

    她说到这里,好像又卡住了。

    顾轻舟不催促她,静等下文。

    她冷心冷肺般,等待着平野夫人把往事挖开给她瞧。

    至于往事里是否血肉模糊,她不在乎,她只想要真相。

    “你心中存疑很久了,是不是?”平野夫人问,“你是从哪里找到的疑点?”

    顾轻舟不会说郭七老先生的事。

    平野夫人这样利欲熏心,说不定会去找郭七老先生推演天机。

    “我天生敏锐。”顾轻舟眼眸横掠,“夫人,你一直在打岔,是不准备讲述了吗?”

    说罢,她转了转手里的枪。

    平野夫人蹙眉:“把枪放下。”

    顾轻舟对上她,是坦然而自信的,故而她果然放了枪。

    平野夫人稍微舒服了几分,叹了口气,就不再藏着掖着了。

    “我离京的时候,怀了三个月的身孕。国师推演、御医把脉,都说是皇子。”平野夫人道。

    “所以,‘阿蔷’这个名字,是你杜撰的,并非皇帝取的?”顾轻舟问。

    平野夫人点点头。

    往事的口子撕开了,已经无法再补上,唯有痛痛快快揭开,才能争取到顾轻舟。

    “你是怀了皇子离京的,然后呢?”顾轻舟问。

    平野夫人又开始闪烁其词。

    没人愿意撕开自己的伤疤,给晚辈看到自己最不光彩的一面。

    而平野夫人的不光彩里,带着会毁灭她的证据,更加令她无从启齿。

    “那个人,孙合铭,他在哪里?”平野夫人突然问。

    顾轻舟冷笑,眸光若霜:“您这就是不打算继续告诉我了吗?”

    “我若告诉了你,你可愿意站在额娘身边?”她反问。

    “不会。”顾轻舟直接道。

    “你无诚意,我为何要告诉你?”平野夫人微怒道。

    话题到了这里,临时搁浅。

    平野夫人犹豫了很久,才继续开口。从目前的情况下,她只有这条路可以走。

    就在这个瞬间,她也想通了。

    和蔡长亭相比,她更信任顾轻舟。哪怕是被顾轻舟截取了她的胜利,也不是什么丢人现眼之事。

    沉默十几分钟后,平野夫人打破了静默,重新讲述起了往事。

    “......我们逃离京师的时候,一路上走得不顺利,那时候阿蘅也才不到四岁。”平野夫人表情哀切,“还没有过江,我的孩子就没了。”

    “流产?”

    “是。之前我就有过两次的,阿蘅是千辛万苦才保下来的。”平野夫人道,“路上颠簸,自然而然就没了。”

    顾轻舟听到这里,松了口气。

    她从一开始就笃定,她并非什么皇室遗孤,此刻才彻底真相大白。

    “......我娘家早年就派人经营江南,孙端己就是其一。他是我家的家奴,在岳城做生意做的很不错。

    我逃往南边之后,他主动派人去接了我。我住在城里,却没人知晓我的身份,甚至也没人见过我,包括孙家的人。”她继续道。

    顾轻舟颔首,仍是等待下文。

    “孩子没了,除了我随行的婢女和大夫,没人知晓。此事关乎重大,我需得再要一个孩子。”平野夫人道。

    她说到这里,顾轻舟就全懂了。

    她冷漠听着。

    “......将来复国,没有儿子如何号召天下?况且我离开时,心腹大臣都知道我怀孕了,而且六成可能就是儿子。

    无论如何,我得再有一个儿子。首先,得是我自己的骨肉,否则他将来知晓实情,我无法控制他,反而功亏一篑。

    其次,也得是陛下的骨肉,否则其他跟随者不承认,也没了价值。我自己的好办,陛下的怎么办?他那时候已经驾崩了啊。”平野夫人说到这里,就失控似的红了眼眶。

    她对前夫无甚感情。

    宫里女人众多,跟皇帝谈感情实在愚昧。

    平野夫人从小就得到了谋士们的训导,她最懂得权势和利弊。

    多年后提及,她竟有点伤感。

    “我的亲信女官,也就是你的乳娘,她给我出了一个主意。”平野夫人道,“这个主意,可以两全其美解决所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