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209章 深藏的秘密

第1209章 深藏的秘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第1209章 深藏的秘密

    王珂行为古怪,言语更加古怪。

    顾轻舟忍住笑,然而王珂表情肃穆紧张,似乎要把他满心的秘密,都告诉顾轻舟。

    顾轻舟微微蹙眉。

    她尚未想到什么说辞时,王珂开口了:“我,我三年前杀了一个人,藏尸的时候,误闯了一座宝山。”

    顾轻舟愣了下。

    这个瞬间,王珂的古怪,好像都有了解释;而他那么急切,也有了缘故。

    她内心情绪起了变化,面上却很平静柔婉:“杀了什么人?”

    就好像,是一件极其平常的小事。

    她的态度、她的表情,都给了王珂安抚。

    王珂想要治病。

    他需要从源头说起自己的病因。

    于是,他开口了,继续往下说:“是我曾经最要好的朋友,他叫尤峥。”

    顾轻舟倒是知道这个。

    上次说起王珂,叶妩还提到了尤峥。

    尤峥是失踪了的。

    自从尤峥不见了,王珂的性格就大变。从前的王珂,在太原府的世家名媛中有不少的爱慕者。

    后来,他一日日消瘦,性格也变得孤僻。

    短短三年时间,他像是变了一个人,叫人无法亲近。

    “我从小就有个好朋友,是王家一个世交的孩子,名字叫做尤峥。我和尤峥是同岁,小时候常一块儿玩,中学的时候在同一个班念书,相处的时间多了,情趣相投,几乎是生死之交。”王珂道。

    顾轻舟颔首,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我和尤峥算是光屁股一块儿长大的兄弟。从前不觉得,可随着我年纪越发大了,就发现了尤峥的一个秘密。”他道。

    顾轻舟不插话,也不询问,只是轻轻颔首。

    王珂就继续往下说。

    “尤峥很小的时候,就会招惹女孩子。他十四岁就交了个女朋友。他的女朋友,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王珂道。

    当然,那个时候,他和尤峥才刚满十四岁,尤峥交了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做女朋友,实在不算什么出格的事情。

    所以王珂没有把这当回事,甚至会在尤峥带小姑娘出去玩的时候帮他给家里打掩护。

    他们半大不小,已经懂事了。

    就这么过了三年,王珂渐渐觉察到了有些不对。

    每一年,尤峥都会跟他的小女朋友闹一次分手,每次分手之后,他都会重新找一个。

    尤峥的这些女朋友们,有的长得十分漂亮,也有的长得很普通;有的打扮得很时髦,也有的穿着十分朴素;有喜欢诗歌的,也有崇拜金钱的。

    可她们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她们都不超过十一岁,而且出身普通,家里毫无权势和地位。

    那个时候,尤峥已经十七岁了,可他交的女朋友还是十一岁,他甚至会带着他的小女朋友在外面过夜,王珂终于意识到尤峥在这方面是个变态。

    “我以为,他交女朋友,就跟我交女朋友一样,是彼此谈谈文学和诗词,也谈谈钢琴。”王珂痛苦道。

    他再也想不到,尤峥会睡十一岁的女孩子。

    “我跟他打过架的!”王珂道,“打得很凶,他实在太过分了,我把他的鼻子打断了。”

    顾轻舟道:“你做得对,他实在很过分。”

    王珂点头:“他跟我保证了,以后不会的。他哭了,说我们像亲兄弟一样,不应该为了这点事而生分。他年纪也不大,不懂事。”

    顾轻舟颔首:“你原谅了他?”

    “嗯。”王珂道,“他后来果然没有再交过女朋友。”

    王珂觉得尤峥是一个变态,可尤峥是他的好朋友,除了这件事之外,他没有丝毫别的毛病。

    打了几次架,尤峥也的确是改了,王珂才放心。

    他想:尤峥哪怕过分,也只是年纪小。等再过几年,他年纪大了,懂事了,也会为小时候的错误而懊恼的。

    抱着这个念头,王珂不再提这件事情。

    尤峥跟他说改了,可背地里还是会找小女孩子的。

    王珂差点抓到了,却没有实证。

    “他否认,说我诬陷他,还说他真的彻底改过了。”王珂道,“我也是傻,我真信了他。”

    顾轻舟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了王珂。

    王珂捧在手里,痛苦已经令他的面容略微扭曲。

    他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他没有改,他只是在骗我。过去的那两年里,他仍是恶习不断。还是十一岁的女孩子,还是会跟那些女孩子过夜。”

    顾轻舟低咒:“该死。”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王珂道。

    “那你是何时下手的?”顾轻舟问,“是因为什么契机,你决定下手的?是决心杀了他,还是失手杀了他?”

    “是决心。”王珂道。

    顾轻舟错愕看了眼王珂。

    真没想到,他看似文弱,却如此嫉恶如仇。

    “我们十八岁的时候,学校来了一个教英语的老师。是一个女老师,她丈夫是当兵的,已经死了,她独自带着九岁的女儿生活。

    女老师的女儿长得十分可爱,名字也很好听,叫冉霜,但是小时候发过一次高烧,脑子就变得不怎么好了。

    女老师不敢将她一个人放在家里面,只好将她带到学校来。她上课的时候,小冉霜就自己蹲在教室外面玩。课间时,小冉霜还会到教室后面坐坐,跟我们说些话。

    我们都很喜欢小冉霜,她脑子虽然不怎么好,可她被女老师教得礼貌,性格很好,也很爱笑。

    我也很喜欢她,她是班上所有人的妹妹。班里有男孩子起哄开玩笑,说要做女老师的女婿,说小冉霜这么可爱乖巧,他们愿意等小冉霜十年八年。

    他们嘴上这么说,却是没什么恶意的,对待小冉霜,依然是把她当作妹妹一样疼爱。”王珂道。

    他说到这里,顾轻舟捧着茶杯的手突然一紧。

    她心中翻出了情绪,几乎要把茶杯捏碎。

    她好似看到一个美好正在破灭。

    王珂继续道:“有一次,我听到尤峥也对小冉霜说了这样的话。”

    王珂讲到这里的时候,神色更加狰狞,眼里却突然流出了眼泪。

    顾轻舟的心,也是拧成了一团,让她窒息。

    她似乎无法言语,无法思考了。

    王珂的声音哽咽了:“尤峥问小冉霜,要不要去他家里过夜。”

    顾轻舟的唇色,顿时就发青。

    她用力咬了下唇。

    王珂则继续道:“那次,我又和他打了一架。我不敢当尤峥是开玩笑的,于是他一接近小冉霜,我就去打岔,不许他和冉霜太亲近。

    别的同学带小冉霜坐秋千、给她买糖吃、陪她玩游戏,我都不觉得有什么,唯独尤峥做这些事情,让我胆战心惊。

    可这种事情,我没办法跟别人说,没有人会相信的,尤峥的名声比我还要好。我若是贸然说了,没有证据,我自己反而是个神经病。”

    在老师们眼里,尤峥是一个好学生;在同学们眼里,尤峥是一个讲义气的好兄弟,在家长眼里,尤峥是一个爽朗的好孩子。

    王珂隐晦的提醒过女老师,可女老师没有领会他的意思,甚至说:“尤峥很可靠的,我倒是放心。”

    “我从那天开始起,就整夜做噩梦,总是梦到尤峥成功了,他真把冉霜骗回家了。”王珂抹了眼泪,把头埋在膝盖间。

    他那个时候,一定是非常痛苦的

    他去找了尤峥,让他不许碰小冉霜,尤峥再三保证,他已经改了。

    他去告诉小冉霜,说让她不要跟尤峥玩,然而小冉霜似乎不信任他,吓得跑去跟尤峥告状。

    老师和其他同学,都或明或暗觉得他才是不太正常的。

    “王珂,你要不要休学半年?”这是老师的话。

    王珂的噩梦做得更厉害了。

    他从那时候开始,在同学们眼里就有点怪。

    四个月之后,太原府爆发出一件案子来,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被人奸杀了,所有人都被震惊了,太原府的报纸开始每天大篇幅的跟踪这件案子。

    王珂认真读了报纸。

    女孩子的容貌,是尤峥最喜欢的那一种;女孩子家境贫寒,却又被力争上游的父母送到了学校里去念书。

    这类的女孩子,也是尤峥最容易得手的。

    “我觉得凶手是尤峥,但是我从头到尾,只和他打架,却没有用对策略,没有阻止他。

    我偷偷给警备厅写过举报信,可是没有回音。我去警备厅打听过,没人把此事放在心上。

    尤峥的名声很不错,而且年纪小。警备厅的人只当是恶作剧,或者其他人嫉妒尤家。从那天开始,我的噩梦里面开始沾了血。”王珂道。

    他的精神,越来越不正常。

    他睡不着。

    他很喜欢冉霜,就像他自己的亲妹妹一样,他甚至梦到了尤峥害死冉霜。

    失眠让他的确不太正常了,于是王珂终于受不了了,谋划了一番,杀掉了尤峥。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神态非常果决。

    他的神情也变得麻木起来:“尤峥杀了人,糟蹋了很多小孩子,他该死的,我一定要杀了他,否则下一个就是冉霜。

    若是让人知道是我杀了尤峥,只怕王尤两家要闹翻天,我想将尤峥的尸体藏起来,永远也不被人找到。

    他们找不到尤峥的尸体,就会以为尤峥是跟家里闹别扭跑掉了,一直在外面流浪,或者死在了外面。

    慕云山上面有一座千年古寺,名叫耄仁寺,建在悬崖上面。耄仁寺的下方,有一个山洞,被树根和崖植覆盖着,我也是偶然发现那个地方的。

    我深夜带着尤峥的尸体,绑着绳子,吊着爬进了那个山洞。谁知那山洞有些大,往里面走,越走越弯曲,不单单是个山洞而已。

    山洞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挖的,人弯腰能走,洞中洞,再套洞,十分的复杂曲折,简直像个迷宫。

    我爬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也没有爬到山洞的尽头,却意外是一大堆杂乱堆放的金银珠宝,装珠宝的箱子已经腐烂,也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人留下的。”

    顾轻舟这个时候也明白了。

    为何王珂说给她一个宝山,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