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239章 凶手的隐患

第1239章 凶手的隐患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第1239章 凶手的隐患

    叶妩很震惊。

    若是杀人,那么事情就严重了,叶妩预感超出了她的能力范畴。

    她帮古南橡是毫无私心的,而命案牵扯甚大,没有利益或者丰厚的交情,谁愿意在中间上蹦下蹿?

    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旅长王乔松。”古南橡回答她,“其实在我印象中我是没有杀他的,但是我跟他有过节。

    我枪里的子弹少了一颗,我当时正好出现在王乔松的房间,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杀了王乔松。”

    他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所以干脆逃了。

    这一逃,他杀人逃跑的罪名算是板上钉钉了。

    逃兵加上杀人,他是死路一条了。

    “你做得不对。”叶妩心绪难宁,下意识感觉救不了他,说话也颠三倒四,“你不应该跑。只要你没杀人,就一定能找到证据证明你的清白。督军明察秋毫,你跟他申冤,他一定会仔细盘查的。”

    古南橡看了眼叶妩。

    他眼神里,全是情绪。

    然而这些情绪,却又毫无头绪。

    他顿了一顿,才说:“我当时心里慌张,趁着他们还没来抓我,就赶紧跑了。督军也认定了我的罪名。”

    叶妩痛惜。

    她恨不能时光倒流。

    如果回到事发,她让古南橡别跑,此刻也许还有希望。

    现在......

    军法是铁令,光逃跑这一项,就是枪毙的死罪了。

    叶妩沉默了起来。

    她的心也沉入了谷底。

    “老师,古南橡是冤枉的,可逃跑这事......”叶妩突然转头,看向了顾轻舟,“现在怎么办?”

    顾轻舟没回答她。

    从头到尾,叶妩都忽略了一件事。

    哪怕是现在,她还是没看出来。

    “三小姐。”古南橡看向叶妩,摇了摇头,“多谢您的好心。我既然犯事了,我愿意接受军法。我逃跑是一时之念,现在知道错了,我会跟你们回去的。”

    “你是冤枉的吗?”叶妩问。

    古南橡道:“是。”

    “那你别这么轻易的就认了命。”叶妩道,“督军的军营里,不会让无辜者枉死。”

    古南橡又是欲言又止。

    他想说点什么,但说出来的话,却完全不是他的本心。

    他道:“不认命还能怎样?这件案子不是没有证据,只是那些证据都指向了我罢了。如果不是当事人是我自己,我也会觉得是我杀了王旅长的。”

    “你拿它没有办法, 是因为你蠢!”叶妩几乎愤怒。

    此刻她很清楚感觉到,她错过了什么。

    所有人都在认命,包括她的老师,只有她在挣扎。

    这不对。

    可哪里不对,她又说不明白。

    她脑子里糊涂了,就非常生气。气一直要伏诛的古南橡,也气自己思路混沌。

    “我老师算无遗策,要是有她的帮忙,一定能帮你洗清冤屈。你要是还想光明正大的生活,就不该说这些晦气话,而是求我老师帮忙!”叶妩大声道。

    她几乎是在咆哮。

    古南橡则看了眼顾轻舟,又看了眼司行霈。

    顾轻舟和司行霈的表情,有种置身事外的漠然。

    这点漠然,看上去很绝情。

    “你求我老师啊。”叶妩急促道。

    她真的在使劲。

    也的确,只有她在使劲。

    顾轻舟一瞬间就心软了。

    她像个母亲,既想要考验孩子的能力,却又在孩子最无助的时候于心不忍。

    于是,顾轻舟开口了。

    “古南橡,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现在除了我和叶妩,也没有人能够帮你了。我们是你最后的希望。”顾轻舟道,“不用你求我,我也会帮你。”

    她把话抛了出去。

    她觉得古南橡不会接的。

    “司太太,您的本事我自然是信的。”古南橡犹豫着。

    叶妩满眸焦虑。

    这焦虑,让古南橡心疼不已。

    这是个很善良的好姑娘。

    他想要说点什么,却突然接收到了顾轻舟暗示的眼神。

    他清了清嗓子,对顾轻舟道:“您愿意帮忙,我感激不尽。若是您真的替我洗清了冤屈,以后您有什么驱使,我莫敢不从!”

    “这样才对。”叶妩大大松了口气。

    她终于看到了古南橡一点求生的斗志。

    她对着古南橡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顾轻舟,非常不好意思:“老师,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咱们俩之间,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顾轻舟道,“你不找我,还能找谁?”

    是啊,她还能找谁,叶督军摆明了不肯放过古南橡。

    康昱虽然爱她,但是康昱的本事她清楚,是解决不了这件事的;至于康暖,就更别说了。

    只有顾轻舟能帮得了她!

    “老师,能遇见你,我真幸运!”叶妩忍不住对顾轻舟道。

    “别拍马屁。”顾轻舟笑道,“叶督军的人随时可能找到这里来,我打算将古南橡藏在我家里,要查这件案子,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他。”

    “自然是都听老师的。”叶妩说着,顿了一下,“只是别给老师添麻烦就好。”

    她这里说的添麻烦跟前面的不一样,她是担心古南橡藏在司府的事情被她爹发现了,然后连累到司行霈和顾轻舟。

    私藏逃军可是罪名一桩,而且极可能影响到叶督军和司行霈之间的合作。

    叶妩不傻,她都懂的。

    古南橡看了叶妩一眼,没言语。

    顾轻舟笑了下:“不会麻烦,我不会让督军发现的。”

    叶妩太相信顾轻舟了,本来是担忧的,听了顾轻舟这话,她居然就安心了几分。

    想着顾轻舟来太原府之后,确实不曾吃过什么亏,于是点了点头,说道:“那都听老师的安排。”

    古南橡没反对。

    他从头到尾,态度都很奇怪。至少叶妩感觉他很奇怪。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顾轻舟将古南橡带回了司府。

    时间还早,叶妩也去了司府,她想和顾轻舟一起问问那个王旅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仇家。

    知道了这些,她虽然帮不上什么忙,却也好心里有数。

    “老师,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叶妩突然道。

    “哪里不对?”从头到尾都没开口的司行霈,这时候插了一句。

    他问得略有深意。

    叶妩听在耳朵里,感觉司行霈是在讽刺她。

    可她又不知为何被讽刺。

    叶妩原本只是有点小猜测,被他这么一问,她反而谨慎起来,怕自己胡乱说话干扰了顾轻舟。

    “就是......”她斟酌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