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427章 司行霈的考虑

第1427章 司行霈的考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入了夜,暑热退散了六成,空气里暗暗浮动着香灰莉的清甜。

    “这是什么花?”司行霈问顾轻舟,“有点像槐花香,不过槐花不是这个时节开。”

    “是香灰莉。”顾轻舟道,“买院子的时候,主人家就种了很多,装修的时候没有砍掉。”

    司行霈满意,深吸了两口。

    他对顾轻舟道:“想不想去吃冰淇淋,在看场电影?新加坡有电影院吗?”

    “这地方和岳城差不多大,却比岳城要繁华一点。岳城有的,这边都有。”顾轻舟道。

    司行霈道:“那就去。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

    “是英文的,你能不能听懂?”顾轻舟问。

    司行霈顿了下。

    他略微蹙眉,对顾轻舟道:“没有中国的电影?”

    “有是有,不过最近几场都是英文的,是美国的片子。”顾轻舟道,“你想要看中国的,大概还要等下一个季度。”

    司行霈满眸不悦:“咱们自己开个电影院,再自己请人拍。新加坡如今七八成是华人,将来也许会更多,中国的电影才有市场。”

    顾轻舟笑起来:“这又不是你家的。”

    夫妻俩说了半晌的电影,最终没有去看成。

    时间到了七点半,顾轻舟还要检查玉藻的功课。

    “玉藻学中医,学得如何?”司行霈问。

    “《伤寒论》快要背完了。现在她年纪还小,是机械记忆最好的时候,以背书为主。”顾轻舟道。

    司行霈点点头。

    他又问顾轻舟:“你对玉藻很有期望,那两个小子呢?”

    “儿子归你教。”顾轻舟笑道,“这是你做父亲的责任。”

    司行霈听罢,不假思索:“行吧。”

    顾轻舟的眼皮就跳了下。

    什么叫行吧?

    这敷衍的口吻,哪有做父亲的自觉?

    “你打算怎么教?”顾轻舟试探。

    司行霈道:“带在身边,言传身教。小孩子最是聪明,我这样的性格,你指望我教他们做谦谦君子吗?

    教不会的,他们听了也听不进去,最后只会模仿我。所以不要太奢望。我小时候,督军也是把我带在身边的。

    你看司慕,就是他姆妈带大的,我总感觉他性格黏黏糊糊的,一点也不像个男人......”

    顾轻舟沉默了下。

    司行霈觑了她的脸色,问:“怎么了,不想提他?”

    “不......”顾轻舟勉强笑了笑,“你突然提起,我有点不适应。”

    同时,她也赞同司行霈的话。

    孩子会模仿自己的父母,这是毋庸置疑的。

    想要教育好孩子,自己先要以身作则;然后,要让孩子接触更多的人和事,让他们眼界开阔,有更多的模仿对象,从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就像顾轻舟,平野夫人也承认,她是很像她乳娘的。

    “那你以后就收收性子,要有做父亲的觉悟。”顾轻舟对司行霈道,“要给孩子做个好榜样。”

    “太太吩咐的,我尽力而为。”司行霈道。

    两人没有去看电影,只是开车去了海堤。

    走到了柔佛长堤的旁边,顾轻舟又带着司行霈去了趟总督府。

    司行霈看了很久的总督府。

    “怎么了?”顾轻舟问他。

    “新加坡的土地,应该由新加坡人自己治理,而不是靠英国人。”司行霈道,“总有一日,这里会成为文化古迹。”

    顾轻舟挽住了他的臂弯。

    两人走得很慢,顾轻舟也跟司行霈讲道理:“新加坡之前很小的,也没多少人,人口不足一万,还没有小镇大。

    几十年的时间,现在已经上百万的人口,没有英国人的治理和保护,是很难做到的。

    真要讲道理的话,这里是人家英国总督一砖一瓦搭建的,一点点吸引外界认可的,并非英国人来抢占了新加坡人的地盘。”

    司行霈很是不屑。

    “如今的新加坡,华民很多,大家仍会觉得中国才是自己的祖国,新加坡是他们落脚的地方。”顾轻舟道,“你去街上问一问路人,他们觉得自己是哪里人。”

    “哪里人?”

    “华人,马来人,印度人,没人说自己是新加坡人。”顾轻舟笑道,“这更像是一条邮轮,大家乘上来,不过是渡过此前的迷茫。至于往后,就要靠时局了。”

    司行霈微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妻子:“你很有政治家的才干。以前承诺你,将来给你个高官。我想要兑现承诺,扶持你做新加坡的行政长官,如何?”

    顾轻舟连忙打了他一下:“你跟我有仇吗?我下半辈子,也想清闲。教书、看病、养子,和你一起闲逛。”

    司行霈大笑。

    他俯身在她额头用力亲吻了下。

    司行霈又告诉顾轻舟:“当年王珂给了咱们一大笔钱,你答应给他一个官做,你没忘记吧?”

    “嗯,我还想说这件事。”

    “我已经打点好了。王珂写你的传记,把你写出名了,也把自己打造成了知名的小说家。政府的文化部,会聘请他担任副部长。”司行霈道。

    顾轻舟诧异:“这么高的官位,他年纪太轻了吧?”

    “我都撤了,这点要求不算过分。”司行霈笑道,“依照他的贡献来说,这个副部长是应得的;他的名气也是足够的。唯一不够的是年纪。然而,事情哪有那么十全齐美的?”

    顾轻舟哭笑不得:“成语不是这么用的。”

    司行霈道:“嫌弃我没文化?”

    “唉,能如何呢?”顾轻舟道,“一直也不是个文化人啊。”

    司行霈一把将她抱起来。

    顾轻舟突然凌空,吓得大叫。

    夫妻俩逛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回到了家里。

    不成想,刚到门口时,遇到了裴诚的汽车。

    司琼枝从汽车里下来,一双高跟鞋提在手里,慌不择路的上前敲门。

    而裴诚,并没有从汽车里下来。

    “等下。”顾轻舟让司行霈把车子往旁边停,等司琼枝进门了在过去。

    佣人开了门,司琼枝头也不回的进门了。

    裴诚则没有离开的打算。

    他的汽车在司家大门口,停了足足五分钟,直到副官走上前,似乎问他是不是有事时,他这才把汽车开走。

    顾轻舟看着他的汽车远去,微微蹙眉:“他们俩又怎么了?”

    早上司琼枝出去的时候,可是满心期待。

    这么晚才回来,说明这一天过得很不错,怎么又闹了起来?

    “那就是裴诚吗?”司行霈问。他才回来不久,也听说了裴诚的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