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749章 第一次约会

第1749章 第一次约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陈素商给颜棋、颜桐和颜棹算命,半真半假,专门捡好听的话说,逗得她们乐不可支,围着她打转。

    后来司宁安来了。

    陈素商也给他算命,看得出他将来贵不可言,故而也说了很多好听的话,哄得司宁安姐姐长、姐姐短叫她。

    她也留意颜棋的脸色。

    司宁安和陈素商很亲近的时候,颜棋并未吃醋。

    陈素商就想:“司少爷钦慕颜小姐,颜小姐却是真把他当弟弟。孽缘。”

    她和颜家的孩子们玩得很愉快,直到颜恺进来。

    颜恺这些天被徐歧贞“扣留”在新加坡,既着急又无奈。

    他很想早点回马尼拉去。

    司行霈已经叫人把苏鹏和一些新式枪支放到了马尼拉,颜恺想亲自回去瞧瞧,虽然他的亲信乔四会安顿好一切。

    “陈小姐。”颜恺答应了他母亲,要尝试和陈素商约会,看看两个人可有机缘。

    这女孩子得他母亲喜欢,假如她的性格是他能忍受范围内,颜恺愿意和她结婚,将她留在新加坡。

    相处得好,他就多回来几次;相处不好,他就少回来。

    反正家里有了少奶奶,祖父和父母也不好再说三道四。

    “......你有空吗?吃了午饭,能不能请你出去喝咖啡、看电影?”颜恺问。

    陈素商道:“好的。”

    她和颜恺一样,对此事都抱着很积极的态度,都不想让自己的母亲失望。

    颜棋等人在旁边起哄。

    才十岁的颜棹扑倒了她哥哥怀里:“恺哥哥,我也要去!”

    她这是跟司家的孩子学的。司家从司玉藻开始,四个人都喊颜恺为“恺哥哥”,而且那些臭小孩天天泡在颜家,颜棹跟着他们长大,逐渐不能区分自己和司家孩子的差别了,跟着叫恺哥哥,无论如何

    也改不了口。

    “不许去!”颜恺道,“等你以后谈了男朋友,他带着你去。”

    十五岁的颜桐抓住了破绽:“哥哥约陈姐姐,是想当陈姐姐的男朋友?”

    颜恺道:“胡说,你哥哥是想当人家老公!”

    说罢,他看到陈素商正一脸漠然看着他,回过神来,这才想起陈素商不是他那些不要脸的妹妹们。

    他尴尬摸了摸鼻子,再去看陈素商。

    陈素商的反应很淡,并未露出羞容,甚至还跟着笑了下。

    吃饭的时候,有一道鲜虾。

    徐歧贞对颜恺说:“恺恺,你给陈小姐剥虾。”

    “不不,素商她不能吃虾,她一吃虾就浑身不对劲,医生说她过敏。”陈太太急忙阻止。

    徐歧贞连忙关切问了几句,又说过敏是大问题, 不能小觑。

    她还追问了陈素商,还有什么食物过敏?

    “没有了,只有虾。”陈素商笑道。

    “那恺恺,你给陈小姐夹点其他菜。”徐歧贞又道。

    陈太太就说:“别这样客气,陈小姐陈小姐的,很见外。叫她的名字吧。”

    徐歧贞笑了笑。

    话题越聊越热络,提到了亲昵度,徐歧贞引导颜恺和陈素商更熟悉,故而问陈素商:“素商,你有小名吗?”

    陈太太道:“有一个,她师父给她取的,叫阿梨。”

    “阿梨。”颜恺觉得有趣,“比素商好听。”

    陈素商有块心病,听到颜恺这话,顿时就觉得这个人很讨厌。

    “阿梨”不是她师父取的名字,而是她生父母取的,后来他们抛弃了她。如今,她已经有了新的身份和名字,她的母亲不再伤害她,也给她取了新的名字。

    “我喜欢素商这个名字。”陈素商表情突然就冷了,“不太喜欢别人叫我阿梨。”

    颜恺闹了个尴尬。

    他心里想:“这个女孩子,一点也不识好歹。”

    两个人一开始有点好感,越是深入了解,越是发现话不投机。

    下午约好的电影,颜恺不太想去了。

    徐歧贞也看出两个人的话题不对头,连忙打岔。

    吃了饭,陈素商主动约颜恺:“请我喝杯咖啡,好不好?”

    这算是给足了颜恺面子。

    陈太太很欣慰看了眼陈素商,心里高兴,想着素商自己能使劲,这件事就更加容易些,她也安心。

    颜恺不是个小气的人,对女孩子更是气不长。

    陈素商放低了姿态,他也不会拿乔叫她下不来台。

    于是,颜恺道:“好啊,多谢陈小姐给我这个请客的机会。回头再去看电影,好不好?”

    陈素商说好。

    两个人出门去了。

    陈太太身体不好,吃了饭之后就精神倦怠,打算小憩片刻养养神。

    徐歧贞安排她去客房午睡。

    陈素商和颜恺出了门,颜恺自己开车。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说话,谈起了抗日,陈素商主动说她哥哥牺牲在抗战前线,颜恺则主动说起自己炮轰生母的事。

    这件事,陈素商不知情,很诧异问:“你不怕事后别人说你?”

    “怕什么?杀了她,既能成全我的民族气节,又能成全我对我妈的孝顺。至于其他,就不必去管。”颜恺道。

    陈素商点头,没再说什么。

    这是个很好的开头,因为陈素商听完了他这席话,心里对他的抵触全部瓦解,后面谈话时,偶然言语不对,她也不挑刺了。

    颜恺则是被自家妹妹们折磨得铜皮铁骨,对女孩子的要求很低。只要陈素商不找茬,颜恺就觉得她是好样儿的。

    有点观念不对,彼此求同存异,倒是很开心度过了一个下午。

    看完一场很不错的滑稽电影,颜恺开车回家。

    他手扶住了方向盘,问陈素商:“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陈素商摇头:“没有。”

    “我以前谈过一个,后来分手了。”颜恺道,“你介意吗?”

    “不介意。”陈素商道,“我是昨天才认识你的,对于我而言,你的一切从昨天开始。昨天之前的一切,我都不介意。”

    颜恺就笑了。

    他转过来,对陈素商道:“素商,你很聪明,思想也很深邃。那我就不瞒你,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陈素商点头:“你说。”

    “我妈想让我和你结婚。不是为了爱情,只是为了传宗接代。”颜恺不太好意思,“我一直不太敢惹我妈不高兴。”

    陈素商也很老实:“我妈也想让我嫁到颜家,这样你们可以保护我。”颜恺又转脸看陈素商,陈素商也看他,两个人都笑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