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756章 天下无知己

第1756章 天下无知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三朝回门的宴席结束,颜恺和陈素商住到了陈家。

    是陈素商打算住一晚。

    “我师父来了,我有很多话想跟他说;我妈很担心我们俩。过了三天,已经没什么忌讳了,住下好不好?”陈素商问他。

    她哪怕是询问,也是带着命令的口吻。

    跟着陈素商,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即可。而颜恺,对于这点小事并不计较,顺着陈素商,弥补大婚当天的过错。

    “好,我让司机回去收拾几套换洗衣裳。”颜恺道。

    陈太太则很担心:“阿恺,会不会耽误你的事?”

    颜恺的事业在菲律宾的马尼拉,他在新加坡就是颜家大少爷,无所事事。

    “妈,陪少奶奶就是我此前最大的事。”颜恺笑道。

    他这句话,哄得陈太太很高兴。

    陈定让人收拾出客房,但陈素商执意要和颜恺住到后花园去。

    后花园只有三间小房子,很是狭窄。

    “别不懂事。”陈定低声说女儿,“你们住在那里,吵了太太休息。”

    “没关系,也让女婿照顾下我妈。”陈素商道。

    他们父女俩轻声说话,不想让颜恺听到他们的剑拔弩张,颜恺还是听到了。

    他听到了这里,就想:“陈素商蛮有主见。就好像结婚,她拿定主意要结,哪怕我不回来她也要等。”

    下定决心要做什么,就不会轻易改变,这点倒是很不错。

    颜恺装作没听到,任由陈素商去调停。

    陈素商只是陈素商的时候,陈定都做不了她的主;如今她是颜家的少奶奶,陈定更加要顾忌,只得任由她带着颜恺,住到了小院子里。

    晚饭,只有陈家众人一起吃饭。

    陈定把自己的儿子陈胧也叫了过来。

    上午热闹的宴席,宾客太多,陈定还没单独介绍过陈胧。

    此刻,他就一口一个“你大哥”,把陈胧介绍给颜恺。陈素商很不客气,假装和颜恺耳语,其实用一种大家都能听到的轻声对颜恺道:“我大哥五岁的时候就夭折了;我二哥是政府追封的烈士。除了那两位,我没有其他哥哥。

    ”

    陈胧脸色尴尬。

    陈定差点气得吐血。

    他和陈素商往日不亲近,可陈家到底养活了她。而且,她出嫁陈太太给了一笔很丰厚的陪嫁。

    依照旧俗,女人的陪嫁可以自己拿着,并不必拿出来贴补婆家,将来可以给女儿做陪嫁。

    陈定一直有钱,并不觊觎太太的陪嫁。可如果没有陈素商,陈太太一死,那笔钱就是他的。

    陈素商拿走的丰厚陪嫁,等于是拿走了陈定的钱。

    不管是按照新加坡的律法还是南京的,陈素商都没有资格继承陈定的东西。

    她占了大便宜,还如此不知好歹。

    陈定要发火,那边长青道长却开口了,对陈定道:“陈军长,我看您的面相,您最近有一笔巨财要发。假如是有赚钱的机会,你可以放开手脚去投资。”

    他一向很准。

    陈定最近是打算投资一家电影公司的,他还在犹豫。

    长青道长的话,点中了他的心思,他转移注意力,和长青道长闲聊起来。

    颜恺看了眼陈素商,心里还在想:“素商挺厉害的,有点像我姑姑。她既然是个如此好胜的性格,我去菲律宾的时候,可以带上她。”

    不过他又想,“岳母还在世,身体又不好,素商应该是不会离开新加坡的。”

    他胡思乱想,突然发现对面有视线躲躲闪闪落在他身上。

    他一抬头,再次看到陈皓月。

    夜晚的灯火笼罩在她身上,她那种如玉白净更突显出来。

    和陈素商不同,陈皓月是长头发、大眼睛,瓜子脸,很精致漂亮,她又特别白,脸上一点瑕疵也没有,眼神也很冷静,更显得像玉。

    总之,美得没什么活气。

    玉人好像瞥了颜恺几次。

    颜恺反思了下:“她是在看我,还是我多心了?”

    他就看了回去。

    他想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故而盯了陈皓月片刻,约莫有四五十秒了。

    旁边的陈素商突然踢了他一脚。

    颜恺扭头。

    陈素商的脸色很不好看,没有说话。颜恺什么也没看明白,反而被陈素商误会,心里更烦了。

    他不再开口。

    晚膳之后,他和陈定等人在客厅闲聊,陈定特意留下了自己的儿子,而陈皓月居然也坐了下来,并不起身离开。

    陈素商却不在。

    她和师父去了外面,好像是有什么事要聊。

    “......师父,你发现没有?”陈素商问他,“颜恺的面相很奇怪,我看不出来。你的道行比我高,他这是什么情况?你以前跟我说,还有一种情况,是什么情况?”

    术士看不出一个人的面相,通常有两种情况,第一个很好解释,就是天选之人,将来要成大事的;第二个更好解释。

    长青道长原本打算告诉陈素商的。

    可他转念一想,就改变了主意:“我也忘记了,大概是他命格很贵。”

    “.......这是第一种情况。师父,你骗傻丫头呢?”

    长青道长笑了笑:“素商,你突然决定结婚,师父挺意外的。能跟我说说为什么吗?”

    “为了我妈。”陈素商坦坦荡荡。

    颜家知道,颜恺也知道,她自己更是知道。这门婚事,陈素商是为了陈太太放心,颜恺是为了徐歧贞放心。

    “陈太太想让你嫁人?”长青道长问,“为什么,怕等她死后,陈定剥夺你的继承权,把你赶出去,然后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陈太太想要留一笔合法财产给陈素商,只能作为陪嫁。

    如果她去世了,哪怕她留下遗嘱,想要把钱留下陈素商,新加坡的律法也不认。

    新加坡的律法不承认什么“过继”的女儿,没有血脉亲缘,就没有继承权。

    陈太太担心自己一觉睡死,陈素商会一无所有。到时候,她也许会被赶出去,也许会被陈定的外室和孩子们欺负。

    “这是主要的。”陈素商道,“她更担心我将来一个人,会重新跟你去漂泊流浪。”

    长青道长:“......”

    道长很委屈,自由自在浪迹江湖到底哪里不好?

    人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不会闷得慌吗?

    如果让道长闲下来,和一群人成年累月一起过无聊的生活,他一定会发疯的。

    他捂住胸口,很心痛的说:“哎,天下无知己啊!”陈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