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775章 认真追求你

第1775章 认真追求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陈素商这次的烤鸭,没有做出正统的味道,一来是她到底不太娴熟,二来是心情不佳。

    她快要被师父气死了。

    不过,鸭子汤却是难得的鲜美异常,毫无腥味,处理得很巧妙。

    叶雪竺很爱喝,还问陈素商:“这个鸭子汤是放了什么?”

    陈素商道:“我们家的秘方,我回头写个菜谱给你。其实也没什么稀奇的,主要是用了酸萝卜,这个很关键。”

    “那太好了,我让厨子来学。”叶雪竺道。

    至于烤鸭,叶雪尧则吃了三分之一。虽然不算特别正宗,但味道出来了,还是很好吃的。

    饭后,叶家叔侄要告辞。

    师父看热闹不嫌事大,对陈素商道:“你送送叶先生他们。”

    陈素商含笑忍怒,把叶家众人送到了台阶下面。

    六叔和雪竺跟她作辞之后,转身就要走了,但叶雪尧没有动。

    他站在她身后,定定看着她。

    陈素商一转身,就瞧见了他。他今天穿了件浅色衬衫,脸更加白,却不像前段时间那样惨白。

    香港阳光充足,他越来越像个正常人了。肤色一正常,他身上没那种病态,人也更显英俊。

    “散步?”他问陈素商。

    这是邀请陈素商跟他散步。

    陈素商点点头,两个人沿着山路往下走,避开远处的六叔和雪竺。

    她师父跟叶家说了很多有的、没的,甚至说过叶雪尧想要追求她。

    她慢慢走,想等叶雪尧先开口。

    这个愿望,注定会落空,她不开口,叶雪尧就绝不说话。

    至于叶雪尧邀请她散步的原因,可能更加简单,他就是想饭后消消食。

    “我听说、你的事。”叶雪尧最近这段时间在练习慢慢说话。

    他说得慢,尽可能连贯,虽然比普通人要费劲,但初见成效。

    “是我跟颜恺结婚那件事?”陈素商问。

    叶雪尧点点头。

    “......对,是有这么回事。”陈素商道,“因为当初结婚,也是我亲口答应的。结婚才一个月就要离婚,这很不好,外人会说三道四,祖父不想惹人口舌。”

    叶雪尧嗯了声:“我明白。”

    “要说起来,真没有离婚。”陈素商又道。

    叶雪尧侧眸看了眼她:“我、不在乎。”

    陈素商愣住。

    她站定了脚步,叶雪尧也站定了,低垂着眼帘看向了她。

    这已经算是当面告白了。

    陈素商心中惴惴不安,不知如何应答。沉默片刻,她才道:“我不是很了解你。”

    “你......”叶雪尧顿时很紧张,他眼看着又要结巴了,就想起了医生的那句话,故而他深吸一口气,“嫌弃、不嫌弃、我?”

    陈素商知他说“结巴”这件事。

    她现在是不嫌弃的。

    对于他这个人,陈素商没有什么认知,只笼统觉得他挺好看、说话不流畅。至于其他的,她没有想过。

    “不嫌弃。”陈素商道,“我说不了解你,不是关于我知道的,而是关于我不知道的。我想,你们应该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对吗?”

    叶雪尧又点头,很诚恳:“是。”

    他说罢,顿了片刻,又道,“以后、慢慢告、告诉你。”

    陈素商听到了这里,终于笑了笑。

    她对叶雪尧道:“叶先生,谈恋爱不是这样的。不是先在一起,再慢慢去了解,而是等了解了之后,再考虑是否在一起。”

    叶雪尧好像不太懂这个逻辑,怔怔看着她。

    陈素商摇头笑了笑:“你回去吧。很抱歉。”

    叶雪尧不知人情世故,他也不明白一句“很抱歉”就是拒绝的意思,他还追问:“为何、很抱歉?”

    陈素商:“......”

    语言是很有魔力的,有时候约定俗成的言语,往往比解释更叫人清楚。

    比如说她这句抱歉,应该比我们不合适、我不接受你,更能让人明白她的拒绝,心里会稍微舒服一点。

    “......我们南京的女孩子,当有人跟她们表白,她们说我很抱歉,就是说对不起我要辜负了你的爱慕,我不能回应你。”陈素商道。

    叶雪尧这下明白了。

    他又问:“为何?”

    他每次简单的话,陈素商都能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这让她也有点苦恼,好像她和他心灵相通似的。

    “你是湖南人,我是南京人。我吃不惯湖南菜,不是因为它不好,而是它不是我的口味。这样说,你明白吗?”陈素商问。

    叶雪尧沉默不语。

    他明白了。

    他转身往上走,想要快速消失。越走越急,后来几乎是小跑着回了家。

    陈素商也登上了台阶。

    她一推门,看到她师父还在沙发里坐着,闭目养神。

    陈素商坐到了他身边,对她师父道:“叶雪尧跟我表白了,我拒绝了他。”

    她师父睁开了眼睛。

    他兴致乏乏:“唉,傻丫头!”

    送上门的消遣,居然不要,他觉得挺傻的。

    长青道长疼徒弟,但是他可能总忘记了,他徒弟不是男的,甚至不是道士,而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他那些生活的经验,传授给陈素商,完全是用错了地方。

    陈素商以为,这件事会彻底过去了。

    不成想,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叶雪尧又来了。

    这次,他是一个人来的。

    他对陈素商道:“带、带上你、你的罗、罗盘,跟我走。”

    陈素商听得云里雾里。

    她看着叶雪尧,叶雪尧也在很认真回视她的眼睛,极其专注,甚至带着几分乞求。

    陈素商转身上楼:“你稍等。”

    她果然拿出了自己的罗盘。

    从陈宅往下,约莫走二十分钟,就有个平坦处,那是公共汽车停靠的地方。

    黄昏时,落日逐渐沉到了地平线的下面,余晖璀璨,半边天空都是金黄色的,就连公共汽车也被染上了暖色。

    司机已经下班了。

    叶雪尧把陈素商带到了平地,对她说:“你拿出、罗盘。”

    陈素商果然把罗盘拿了出来。

    叶雪尧从口袋里拿出了朱砂和符纸。

    陈素商震惊。

    她一动不动看着叶雪尧,就见叶雪尧用手指沾了朱砂,左手掌心摊开了符纸,他在符纸上快速画着。

    画符咒一笔也不能断,需得一气而下。

    陈素商自己学了个半调子,每次好几天都画不了一张符纸,甚至几十张符纸里,只有一张有效果。

    叶雪尧画的极快,然后将符纸挥出,符纸瞬间自燃。

    陈素商掌心的罗盘,发出了响动。

    四周的磁场被牵动,叶雪尧用手指随便画出来的符咒,是个小小阵法。陈素商看着他,半晌合不上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