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783章 苏小姐的挑拨

第1783章 苏小姐的挑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苏曼洛是真漂亮。

    她常年生活在南洋,却保养得很好,肌肤雪白,头发乌黑。她有双特别水灵的眼睛,看人的时候似含情脉脉。

    她登门,对叶惟和袁雪竺说:“上次叶少救了我一命,想要感谢他,邀请他去看场电影、吃个饭。”

    她还记挂着袁雪尧。

    叶惟听了这话,心中竟是暗暗高兴。

    这位苏小姐,应该是没有结婚的。假如袁雪尧能移情到她身上,不失为一件好事。

    叶惟很喜欢陈素商,可她到底没真的离婚。袁雪尧喜欢她,就牵涉太多,甚至可能会受到伤害。

    就凭这一点,陈素商不如苏曼洛了。

    叶惟不知苏曼洛和陈素商的种种,因为苏曼洛是今天第一次登门,叶惟还没来得及去查。

    他问陈素商,可认识苏小姐,陈素商淡淡回答:“不认识,我在新加坡的时间不长,也没交际过。”

    苏曼洛却笑道:“我倒是知道陈小姐的。您父亲是陈定吧?”

    袁雪竺好奇:“谁是陈定?很有名气吗?”

    “陈定是南京政府的军官,却在紧要关头弃城而去,丢下了数十万百姓,以及三万多守军。”苏曼洛道,“若说有名气,大概是有的吧,新加坡的人都知道。”

    袁雪竺和叶惟顿时就不接话了。

    他们俩不傻,都听得出苏曼洛这话是在刻意揭陈素商的老底。

    陈素商跟他们很亲近,从不说这些事,心里是知道羞耻的。

    一个陌生女人,一见面就把人家的丑事抖出来,素质可见一斑。

    叶惟和袁雪竺都是术士,从小受过的教育,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否则要遭受天谴。真正的术士,是不能做违逆天道的事。

    苏曼洛说完这么一席话,却没有得到预想中的结果,略微诧异。

    “他们怎么没反应?”苏曼洛心中嘀咕。

    不应该啊。

    陈素商那样的出身,叶惟和袁雪竺无论如何也该有点表现吧?

    她耍了个小心机,还打算等袁雪竺错愕反问她的时候,她做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反问陈素商:“对不起陈小姐,我还以为他们都知道,你们不是关系很好吗?你没说过?”

    这样,她哪怕说了秘密,也是很无辜的。

    不成想,袁雪竺和叶惟听完了她的话,只是默默喝茶。

    袁雪竺甚至问陈素商:“那你应该吃不惯新加坡的菜吧?我找到了一家新加坡的馆子,还想着咱们俩去吃。”

    她就这样,很突兀转移了话题,把苏曼洛晾在了那里。

    苏曼洛一时间尴尬得无以复加。

    她觉得自己难堪极了,偏偏话题已经过去了,叶惟和袁雪竺跟陈素商聊起了美食,从新加坡菜说到了金陵菜肴。

    正好这个时候,袁雪尧出来了。

    苏曼洛立马站起身,冲袁雪尧微笑。

    袁雪尧不明所以。

    “大哥,苏小姐说要感谢你,请你去吃饭。”袁雪竺道。

    袁雪尧不太想跟陌生人说话。

    他说不利索,还费劲,故而看向了袁雪竺:“送客。”

    然后,他看了眼陈素商,对她点头示意,自己又上楼去了。

    苏曼洛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非常难堪,心想她要给这个姓叶的一点教训,居然敢如此对待她!

    她不等袁雪竺送,自己转身往外走。

    六叔以前担心袁雪尧将来找不到媳妇,他长得不错,可那性格叫人难以亲近。不成想,现在有个大美人为他争风吃醋。

    真是造化弄人。

    陈素商跟袁雪尧去了书房,心中有点后悔。

    她应该劝袁雪尧几句,让他去跟苏曼洛约会的。

    然而她又想,她真不喜欢苏曼洛,那女人也未必真心对袁雪尧。袁雪尧不是花花世界的纨绔子,他经不起玩弄。

    苏曼洛那女人婊里婊气的,她不是袁雪尧的良缘。

    想到了这里,陈素商心中安定,用英文对袁雪尧说:“晚上别出去吃饭了,不消化。等有空了,我们和六叔、雪竺还有我师父,一起去吃大餐。”

    她说得比较慢。

    这些词,分开一个个来说,袁雪尧能认识六成,在组合在一起,袁雪尧就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只是很无奈的笑。

    “......我说,下次我们一起去吃饭,弥补你今天没吃上的那顿。”陈素商道。

    袁雪尧笑了笑:“不算、弥补。今天,不想吃。”

    陈素商笑。

    她坐下来,开始教袁雪尧认识单词。

    这次的课结束,她和袁雪尧往前面的斜坡上走,站在那边吹了半晌的夜风,看着远处的霓虹灯。

    陈素商和袁雪尧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着。

    接下来的几天,陈素商更加用心学符咒。

    袁雪尧每个月都要下山几次,除了买点东西,也是看看街景。

    这是六叔要求的。

    十月初,下雨的时候,逐渐感受到了寒意。

    袁雪尧路过一家珠宝行,瞧见了钻石。他听六叔说,战后的香港钻石大降价,比以前要便宜不少。

    他们袁家世代为术士,最不缺的就是金子。

    这次六叔带到香港的金条,换成了数百万的英镑。袁雪尧和袁雪竺兄妹俩一人拿一部分,他算是颇有资产的。

    他想给陈素商买个钻石项链。

    这么想着,他把汽车靠边停了。

    到了珠宝行,他到处看看。他没有相中项链,觉得都不太好看,配不上陈素商,倒是有一枚戒指,让他眼前一亮。

    陈素商的手指纤细白皙,这枚戒指小小的,钻石也很小,镶嵌其中既不突兀也不小气。

    他觉得,如果买特别贵重的钻石项链,陈素商肯定不要,还不如买个精致但不贵的小戒指,她收起来毫无负担。

    送人家礼物,就是要人家喜欢,而不是让人家觉得受不起。

    袁雪尧不世故,他也不去想素商收到这么小的钻戒会不会觉得他小气,他就是觉得,在他们此前的关系里,这样的戒指,素商不会介意的。

    就这么想着,突然街上来了一对英国巡警。

    袁雪尧没把他们当回事。

    他们却围住了他,叽里呱啦说了一大串什么,然后就把他反铐了起来。

    袁雪尧一头雾水。

    他被送到了警察局。

    消息传递回来的时候,叶惟和袁雪竺惊呆了,急忙去找道长。

    道长不在家,陈素商接待了他们。“走,咱们赶紧去趟警察局。”陈素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