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790章 请高人

第1790章 请高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袁雪尧接下来的几天,都很忐忑。

    他几次想跟陈素商解释什么。

    陈素商则是闭门学符咒,不理会他,甚至请了几天的假,在家里专心用功。

    叶惟很担心得罪人,天天出去看形势,打听消息,甚至去了医院看望苏曼洛。

    不成想,苏曼洛已经被家里人接走了。

    而雪竺,陷入还没有开始就结束的痛苦失恋里。

    大家各有难处,好几天没见到。

    苏曼洛回到了新加坡之后,顾轻舟去医院看了她一次。

    “......你不要太难过,她会好起来的。”顾轻舟对苏鹏道,“你如果想把她转到英国的医院去,我可以帮你。”

    苏鹏摇摇头。

    从香港回到了新加坡,两家都是亚洲知名医院,诊断结果一模一样,说明苏曼洛的昏迷另有原因。

    苏鹏再次想起了何微的话。

    何微是霍钺的夫人,又是香港金融圈的主席,她不会说一些胡话。

    也许,她的话可以听一听。

    苏鹏立马问顾轻舟:“太太,您相信术士吗?”

    顾轻舟一下子就想到了郭七老先生,想起他当年对司慕的批语,心中咯噔了下。

    “你怎么问这个?”顾轻舟很警惕。

    苏鹏就把何微的话,转述了一遍:“霍夫人极力劝我,既然医学上查不出来,找个术士瞧瞧。”

    顾轻舟松了口气。

    她比较谨慎:“真正厉害的术士是有的,但我不会判断。并不是越贵的术士就越真,有的只是高级骗子。”

    “对,我也是担心这个。”苏鹏道。

    “霍爷在香港多年,他遍结朋友,依照他的人脉和眼光,不会替你找个骗子的。你若是想要试试,我去给霍爷打个电话,让他引荐一个人来。”顾轻舟说。

    苏鹏沉吟了片刻。

    苏曼洛的气色越来越差,脸上的水分好像在流逝,嘴巴干得起皮,双颊凹陷了下去。

    这才几天的功夫,她开始瘦得脱相了。

    “我想试试。”苏鹏诚恳道,“麻烦太太了。”

    顾轻舟果然打了个电话去香港。

    何微接了电话,笑道:“姐,我让长青道长去。你知道长青道长是谁吗?”

    这个名字顾轻舟听过的。

    一般她听过或者见过的人,她都记得,故而笑道:“是素商的师父吧?”

    “姐,你见过素商吗?我觉得她的性格有点像你。”何微笑道。

    提到陈素商,顾轻舟倒是也有点好奇。

    她真没见过陈素商。

    陈素商在颜家的时候,顾轻舟正好有事耽误了。甚至她和颜恺大婚的时候,顾轻舟也因为康晗的病去了香港,错过了机会。

    “说起来,她是侄儿的前妻,我还没真见过她。”顾轻舟道,“这次她也会来吗?”

    “可能啊。”何微道,“苏曼洛处处挑衅,既然有个机会可以救她,让人都瞧着陈素商是她的救命恩人,苏曼洛以后还敢搞鬼吗?姐,这件事全是苏曼洛自作自受。”

    “为何?”顾轻舟不知原委。

    何微笑道:“下次见面说。”

    现如今有了很高超的窃听技术,长途电话的信号,很容易被捕捉了去。

    何微不想说叶雪尧的诅咒,要不然陈素商就卖不到人情。

    让颜恺和其他人都瞧瞧,陈素商是如何有能耐的,也让他们知道,今后苏曼洛再使绊子,是多么坏心眼的恩将仇报。

    苏曼洛再讨厌陈素商,从此之后也要对她感恩戴德,至少表面上如此。

    想到这里,再想到苏曼洛那小心眼的脾气,何微就觉得好笑。

    她挂了电话之后,打了个电话去陈宅。

    陈素商当即让司机开车上去了。

    到了霍家,何微把新加坡那边的形势,都跟陈素商讲述了一遍。“你可要去?”何微问,“你去救她的命,她今后敢对你有半分不敬,都会授人以柄。再加上,之前你们大婚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现在去了,将来事情说开了,人家

    只说你以德报怨,也会说她品德败坏。”

    陈素商:“.......”

    何微端起茶,抿了一口:“觉得我心眼坏?”

    “不是,觉得您看得长远。”陈素商笑道,“我也想这样。”

    何微笑了笑。

    陈素商回家之后,打电话去找他师父,结果没找到。再次打电话给胡先生,胡先生那边也没了道长的消息。

    因为陈素商总是通过胡先生去找他,现在道长烦死了,不愿意把自己的行踪告诉胡先生了。

    他不说,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陈素商又去见了袁雪尧。

    她道:“你给我几道符纸,你自己的诅咒,我解不了。但是要解了,出了人命很麻烦的。”

    袁雪尧看着她。

    下午的日光从窗口照进来,落在她身上,她短短头发泛出青墨色的光泽。

    她眼神明亮,直直看着袁雪尧。

    袁雪尧被她看着,心里虚虚不安,问她:“你、怪不怪、我?”

    陈素商道:“不怪。但是我要说一句,你太冲动了,这样不好。做事情授人以柄,很难处理的。你想要出气,要用对自己损害最小的办法。”

    袁雪尧急忙点头:“我、听你的。”

    说罢,他掏出一张符纸,递给了陈素商:“我的,烧水给、给她服。”

    “好。”陈素商道。

    她简单收拾了行李,就要乘坐霍家的飞机去新加坡。

    袁雪尧追上来:“我、我也去。”

    “你别去了,苏曼洛认识你的,甚至知道你家里住在哪里,你还怕事情不够乱?”陈素商无奈摇摇头。

    “我可以、解释。”袁雪尧道,“她、先害我!”

    陈素商道:“这件事先放一放,我把她救回来再说。她如果死了,这件事就很麻烦了。”

    袁雪尧拉住了她的手:“为什么、麻烦?你怕、颜恺、误会你?”

    陈素商叹了口气。

    “苏曼洛的父亲,是司家的高级将领,有个闪失,咱们跟司家结仇了。司家是南洋最大的势力,你想要得罪司家吗?”陈素商问。

    袁雪尧:“我不怕。”

    “你以为,全天下就你们袁家的术法厉害?司家未必就不认识术士,到时候反过来对付你们,你有几成胜算?”陈素商问。

    到了这里,袁雪尧听出来了,陈素商是担心他。他心中一暖,松开了陈素商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