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842章 术士的厉害

第1842章 术士的厉害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陈素商离婚之后,打算立马回香港的。

    她留在新加坡,对颜家并无好处,她自己也尴尬。

    可是她母亲康晗换到了新加坡之后,有点不适应,出现了腹泻等小问题。

    医生很担心。

    顾轻舟也请求陈素商:“阿璃,姑姑不是为难你,你多留几天吧。等她稳定一点。”

    哪怕顾轻舟不这么说,陈素商也不会一走了之的。

    “我暂时不会走的,姑姑放心。”陈素商道。

    陈素商懂事得叫人心疼。

    她这几天的情绪很不好。

    顾轻舟单独带着她出去吃饭,然后又去柔佛长堤散步。

    “阿璃,姑姑看得出来,你和阿恺离婚,对你打击很大。你有什么苦衷?”顾轻舟问她,“你可以告诉姑姑,我不会说给阿恺听,我只是想听你倾诉。你不要闷在心里。”

    海风咸湿微凉,风中不知是否裹挟了砂砾,陈素商的眼睛一瞬间刺痛。

    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转过脸,她努力把自己的情绪控制住,轻轻抹了眼泪:“我没事,姑姑。”

    她并不孤独,这个世上还有师父懂得她。

    实情,只会加重顾轻舟等人的内疚,会一辈子不心安。

    陈素商不会这样自私。

    “……我只是很贪婪,既想和袁雪尧在一起,又舍不得颜恺。但这是不对的。”陈素商道。

    顾轻舟见她着实有难言之隐,宁愿编个借口,也不肯说出实情,只得作罢。

    她们俩沿着海堤走了片刻。

    顾轻舟跟陈素商说起了她的父亲二宝。

    “……他力气很大,人有点傻,其他都还好。”顾轻舟笑道,“他小时候跟玉藻的丈夫还认识。”

    陈素商的心情好转。

    她从来不知道,这些故事这么长。

    顾轻舟又说起了康家:“如今就康昱一家在新加坡了,也就是你的堂伯,你可要去见见他们?”

    陈素商想了想:“暂时别告诉亲戚朋友,等我忙好了,再回来的时候,我们办个宴席,到时候再认识他们。”

    顾轻舟不勉强她,点头同意了。

    陈素商这次一回来,先和颜恺离婚了,康晗的病情又有反复,她的心情很不好。

    顾轻舟很想及早公布她是自己的侄女,可她情绪这样糟糕,对她是种负担,顾轻舟只得先忍住了。

    接下来的几天,陈素商天天都在医院,陪着她母亲。

    她和康晗聊了很多,甚至也聊起了她的养母陈太太。

    “等我好一点了,我要去祭拜她。”康晗拉着陈素商的手,“阿璃,你一辈子也不能忘记她,她也是你的妈妈。”

    陈素商含泪点头:“妈,您跟她一样,都是很好的人。”

    康晗慢慢恢复了正常,不再腹泻了。

    她的脸色也稍微好转了点。

    午饭的时候,康晗胃口不佳。

    她在香港还是能吃一点的,现在却不太想吃。

    “妈,您有什么想吃的吗?”陈素商问她,“我去给您买。”

    康晗想了想:“想吃凉粉,不知道新加坡有没有。以前我跟你爸爸,两个人出去玩,就会买一碗凉粉吃。”

    陈素商立马道:“我出去找一找!”

    哪怕找不到,也可以找一家面食馆子的大厨,请人家单独做一份。

    她这么想着,就出了医院。

    陈素商找了好几家馆子,最后在一处面馆问到了。

    她很高兴,点了凉粉,坐在前面餐厅的桌子上,等着后厨做好。

    她赶路太急,没注意到这处面馆在新加坡的中心地带,离颜恺曾经的公寓很近。

    司玉藻和张辛眉正好在这里吃饭。

    他们两口子看到了陈素商。

    “我去打声招呼。”司玉藻道。

    张辛眉拉住了她:“你先把饭吃完。吃完了我要先走了,你再去慢慢叙旧。”

    司玉藻说好。

    张辛眉吃完饭要回舰队去了,他是忙里偷闲带娇妻出来约会。

    他太忙了,为此司玉藻数次给父亲抗议:“您给九哥换个轻松的差事。”

    司行霈不屑一顾:“我和你姆妈年轻的时候,时常三五个月都见不到一次。年轻人,不要贪图享乐。”

    司玉藻:“……”

    她这只小狐狸,在大是大非上面,斗不过老狐狸。

    想着张辛眉这一走,下次回来又是一个月之后,司玉藻心中不舍,就没有丢下他,单独去和陈素商闲聊了。

    她和张辛眉说起了小女儿宣娇。

    两个人正在说话,没注意到有人进来了。

    进来的,是一对漂亮的年轻人,女孩子穿着淡绿色裙子,男的一身裁剪合度的西装。

    他们俩一眼就看到了陈素商。

    “是那个贱种!”男的低声咒骂了句,同时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男的是陈胧,陈定的私生子。

    他们也听到陈素商离婚的消息了,背后既快意又担心。

    没了陈素商和颜家的关系,他们在新加坡立足更加艰难;但是,看到陈素商被抛弃,他们又忍不住幸灾乐祸。

    他和妹妹陈皓月出来吃饭,不成想居然碰到了陈素商。

    “走,去会会她。”陈胧狞笑。

    陈皓月也想起上次被陈素商羞辱,如玉的面庞有点扭曲了。

    她冷冷看向了陈素商,然后又露出一个笑容。

    陈胧走向了陈素商,高声喊道:“颜少奶奶?”

    他的声音极大。

    不仅附近的桌子上的人听到了,就是远处的张辛眉和司玉藻也听到了,一起抬头。

    司玉藻不知缘故,看了眼张辛眉。

    张辛眉按住她的手:“等下,我听听是怎么回事……”

    司玉藻:“……”

    那边,陈胧的声音里带着得意:“不能这样叫你,你现在被颜家扫地出门了,不再是少奶奶。那我们,应该如何称呼你啊?”

    陈素商回神,淡淡扫了眼陈胧:“滚开。”

    陈胧和陈皓月一起怒极。

    她都落魄成了这幅样子,没了母亲,父亲不认她,又被颜家退亲,还敢嚣张?

    “滚开?”陈胧声音尖锐了起来,“这餐馆是你的吗?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这么嚣张?”

    说罢,他抬起手,就想要抽陈素商一个嘴巴。

    四周的食客,都在看热闹。

    他们听到了颜恺的话,又想起了报纸的报道。

    原来,这位就是颜家离婚的少奶奶。

    颜家那样的门第,颜恺又是一表人才,众人不相信是陈素商自己提出来的,只当是颜家将她扫地出门。

    这个热闹,挺有意思。

    陈胧抬起手,怒气冲冲想要扇陈素商的,突然间陈素商手指间有什么一闪,是一簇细微的小火苗,很快就被她拢去。

    她动作极快,没人瞧见。

    陈胧的手顿了下,然后重重回手,扇了他自己一巴掌。

    巴掌声清脆、沉重。

    围观的食客们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