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848章 肯定要去追求你

第1848章 肯定要去追求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颜恺想请陈素商到自己的房间里坐坐,可客栈的下等客房,既不通电灯,也没有电扇。

    屋子里有点闷,味道还难闻。

    他想了想,还是提议和她出去走走。

    “……你怎么到靖良来了?”陈素商先问他。

    这个问题,颜恺也想问。

    “乔四的妹妹嫁到了这边,他说妹妹去世了,但是死得蹊跷,要过来瞧瞧。可他一走好几个月,毫无音讯。我没什么事做,索性过来找他。”

    顺便期待着,也许能在广西遇到你……

    这话在舌尖转了一圈,他咽了下去。

    然后他很理智的问:“你呢?你怎么一个人,道长呢?”

    他只问道长,不问袁雪尧。

    不提他,就当他不存在。

    “师父去了越南。”陈素商如实道,“我之所以到靖良,是去找他。顺便也有点事情要办。”

    “法国军队还没有撤,越南很危险。”颜恺立马道,“你一个人怎么去?真要去的话,我陪你去吧。”

    陈素商笑笑:“我顺便有点事要办。师父走的时候,跟我约好了,假如找不到他,就在靖良汇合。我未必就会过去的。”

    颜恺慢慢舒了口气。

    一番对话结束,下一个话题应该说什么两人都有点犹豫,故而沉默了足足一分钟。

    “你晚上住在哪里?”颜恺又问她,“这客栈很脏。”

    “我有地方住。”陈素商笑道。

    颜恺得寸进尺:“能不能带着我?这客栈太糟糕了,我实在一刻也住不下去。”

    陈素商就沉默了。

    颜恺的试探失败了。

    他们俩,是离婚了的。离婚的时候,陈素商明确告诉过他,她要和袁雪尧在一起,也许她需要避嫌吧。

    “……你先凑合一晚上,我对这里还算熟,明天去问问熟人,帮你借个房子住。”陈素商慢半拍才接话。

    颜恺起了这个头,也不好自打脸,只得苦笑着应下了。

    他又说起了新加坡:“你多久没回新加坡了?你母亲会想念你吗?”

    “出来就没有再回去。我出来的时候,跟她说好了,要走十六个月,她同意的。”陈素商道,“姑姑和玉藻都说,她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不妨事。”

    十六个月……

    为什么是十六个月?

    她像是有什么事情,难以启齿,颜恺很想问个究竟,却又不知她到底怎么了,连问都找不到开口的地方。

    他又想抽烟了,可惜口袋里的一包烟已经见底。

    路边的小石子被他一脚踢开了,滚得老远,在寂静又温暖的夜里发出清脆响动。

    “你最近还好?”

    “我去了南京。”

    他们俩,经过暂短的沉默之后,突然同时开口。

    陈素商微愣:“你去了南京?”

    颜恺笑了笑:“对,我去了南京。我在马尼拉的时候,心里很不痛快,想出去走走。我还认识了你家亲戚,是你的堂兄。”

    “哪个堂兄?”

    “他们叫他平岗还是什么……”

    陈素商微笑:“那是四堂兄,他以前跟我二哥感情很好,也很照顾我。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说你很好,能帮你母亲持家。”颜恺道,“我还去看了你的学校,可惜被炮火毁了,打仗的时候有颗炸弹正好落在你们学校,现在还没有重修。再过几年,经济缓和了点,那地方怕是会用起来的。”

    陈素商默默捏紧了手指。

    她的心上,像是被人开了个血口子,汩汩的血往外涌,她疼得有点踹不过气。

    离婚这件事,她辜负了他,而他……

    他明明可以留在新加坡,或者马尼拉,过纸醉金迷的生活。

    “要是我也出身在南京就好了,念书的时候,我肯定会去追求你。”颜恺又道。

    陈素商很用力,才能忍住自己的眼泪,她装作若无其事:“那时候有我二哥,你敢献殷勤,我二哥要揍你的。”

    颜恺笑起来。

    陈素商撩了头发:“再说了,金陵名媛多风姿,万花入眼,你哪里看得上我?”

    “看得上!”颜恺的声音里,多了几分伤感,“我又不是傻子,知道好歹。阿梨,你如果……”

    “很晚了。”陈素商打断了他的话,“你先回去休息吧。”

    “我送你!”

    “不用了,这边有匪患,回头你在街上遇到了什么,我会担心的。”陈素商说,“你回去吧。”

    颜恺:“……”

    她会担心他!

    他不由有点高兴,露出了笑容;同时又觉得他们的关系很有意思,她居然抢了他要说的话。

    “可是我也会担心你。”颜恺说,“要不你先送我,我再送你,然后你再送我。”

    陈素商也察觉到了当下情景的有趣,忍不住笑起来。

    夜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随意拨到了而后:“我看客栈还有房间,我也住下吧,等明早再说。”

    颜恺大喜。

    他忙前忙后的,替陈素商打水,擦拭整个房间里能擦的东西,又把自己皮箱里带着的两间衬衫都拿出来,要给她垫上。

    他极尽殷勤,陈素商自己反而插不上手,默默站在旁边。

    忙好了,颜恺道:“你早点睡。”

    陈素商道好。

    两个人说了晚安。

    颜恺走到了门口,又站住了脚步:“阿梨,如果你想要走,跟我说一声,别偷偷走掉。”

    陈素商微笑:“好。”

    颜恺摸了摸后脑勺,觉得自己婆婆妈妈的,一点也不像他了。

    这个晚上,颜恺没睡着,因为一只老鼠从他脚面上爬过去,把他的睡意都带走了。

    他应该问一问袁雪尧的。

    也许,明天问问她。这不是强迫,他同意离婚了,给了她选择的权力。

    他只是想要一个机会。

    翌日,天刚亮颜恺就醒了,起来在后院打水。

    陈素商也起来了。

    楼上的女人下来,走到了陈素商的房门口,低声用土语和陈素商说了句什么。

    陈素商让她进来。

    她们俩在房间里聊了片刻。

    颜恺一句也没听到,对着年轻女人的身份有点好奇,也担心她会害陈素商。

    昨天只顾他们自己了,颜恺都忘记了问这女人是谁。

    约莫二十分钟,陈素商出来了。

    她简单梳洗,跟颜恺道:“等会儿我要和花鸢出去一趟。”

    “我也去。”颜恺立马道。

    花鸢打量着颜恺,换了官话:“带着他。他一个大男人,带着比较安全。”

    陈素商估量了下今天的事,怕是没什么危险,就同意让颜恺跟着她们。

    而具体要去做什么,颜恺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