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850章 离我远一点

第1850章 离我远一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颜恺自小身份尊贵。

    甭管颜家靠什么发家的,到了颜恺这一辈,颜家的确是南洋的大势力之一。

    最近几年,颜家被司家超过了风头,但司家与颜家是亲密至交,司家的兴盛并没有打压颜家,反而让颜家蒸蒸日上。

    因此,养尊处优的颜恺,看问题的角度,有时候比较敏锐。

    颜家也有很多下属,以及佣人。逃离出去的,除非是掌握了家族大秘密,非要他保密不可,否则谁有功夫去追?

    甚至,主人家也不会在乎一个小小下人。

    花鸢年纪轻轻,逃离胡家,在天津躲了四年,说明胡家找她并不是那么急切;然而一旦有了她的踪迹,又不肯放过,显然她还有用处。

    颜恺不太懂,不想自己和陈素商被花鸢带入深渊。

    “……你是偷了胡家的什么吗?”颜恺问。

    花鸢不回答。

    他们说着话,就到了山脚下。

    花鸢把夏南麟的生辰八字给了陈素商,陈素商用梅花术数演算,夏南麟的方位应该在这里。

    “再往南走,就是深山了。”花鸢道,“南麟小时候在山里长大的,他对山地很熟悉,不至于困这么久。他真的还在山里吗?”

    陈素商拿出了罗盘:“梅花术数是这样说的,我也不清楚。你可要继续?”

    花鸢咬了咬唇。

    夏南麟消失了两天,加上之前那一天,她已经在靖良逗留三天了,再耽误下去,胡家真的要来人了。

    她一定要找到夏南麟。

    山里既然有帮会的走私密道,肯定也有他们设下的机关埋伏。

    花鸢的相术稀松,蛊术和降术略微精通,她找不到夏南麟的具体方位,又不敢贸然走远。

    如今陈素商确定了,哪怕是刀山火海,她也要去救人的。

    “走!”花鸢道。

    三个人就此进山了。

    陈素商和颜恺,都是皮制的短靴,走路很稳,可花鸢是一双布鞋,遇到了山地泥泞处,她得小心翼翼。

    他们跟着陈素商的罗盘,一直往南走。

    山路越走越深,树丛和植被也越发茂密,蚊子和飞虫成群结队。

    颜恺脱下了自己的外衣,裹住了陈素商的头脸。

    “我没事!”陈素商舍不得他只穿短袖衬衣。

    这样的山林,他露出来的胳膊,很快就要被蚊子咬一身包。

    除了蚊子,山林里还有毒蛇和旱蚂蟥,这才是最要命的。

    陈素商身上带着些驱虫驱蛇的药粉,她根本不用担心。

    “你裹着吧。”颜恺很坚持,“山里的蚊子毒,你细皮嫩肉的,咬一口就受不了。我糙得狠,蚊子咬不动。”

    陈素商:“……”

    走在他们俩身后的花鸢,突然鼻子一酸。

    她想起了自己的未婚夫夏南麟。

    夏南麟没有颜恺这么英俊贵气,却也跟他一样,体贴入微,处处替花鸢考虑到。

    陈素商把剩下的药粉,全部洒在颜恺短袖衬衫的口袋里。

    颜恺看了好几次手表,约莫走了三四个小时,他们都有点精疲力竭,而罗盘还是没停。

    “这路,早已偏离了走私的密道。”颜恺停下来,“他是躲避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才入得这么深吧?”

    花鸢更加担心了。

    陈素商轻轻撞了下颜恺的胳膊,示意他别多说。

    颜恺闭上了嘴巴。

    靖良的山,是延绵不绝的,山路只有盘桓,没有尽头。

    他们三个人当中,最累的是花鸢。她穿的布鞋,根本不适合走山路,还不如草鞋方便。而颜恺和陈素商的靴子,不怕泥泞和崎岖,反而有了优势。

    “休息一会儿。”陈素商道。

    花鸢同意。

    陈素商没有带干粮,随身只有一个水壶和一个小细布口袋。

    细布口袋也不大,里面装满了盐。

    走山路,人的精力最重要,需得保存体力,过多的辎重会拖垮自身。

    陈素商会挖简单的陷阱,也会做弓箭,打一些野鸡和小兔子。哪怕没有动物,她也能找到无毒的野果。

    这些,全部都是她师父教的。

    “你们先休息,我去挖个陷阱、踩点野果。”陈素商道。

    颜恺也要去。

    “我们一起,最好不要分开。”花鸢立马道。

    她不敢一个人在山里。

    陈素商:“……”

    最终,是颜恺用他的手枪,打到了一只很肥的野兔。

    他身上带着子弹,枪法又很准,足以在山林过十天半个月。

    陈素商的短靴筒子里,有一把小短匕首。

    她利落剥了野兔,又让颜恺去找些柴禾,把野兔给烤了。

    她随身携带的水壶不大,是铜制的,外面看上去漆黑,其实是烧出来的黑灰。

    陈素商又让颜恺去打一壶水。

    她在水里放一点盐,也把水壶扔进火堆里。

    花鸢在旁边,看得目不转睛。

    “你时常在山里过夜吗?”花鸢问她,“你什么都懂。”

    陈素商身上,可谓是精简到了极致,多一样的东西不带,却是正好有生存必备的几样。

    “也是最近。我师父比较擅长,都是他叮嘱的。”陈素商道。

    颜恺看了眼她。

    他心中生出了不舍。假如她跟袁雪尧是过这样的日子,那他宁愿惹人讨厌,也想把她争取回去。

    他知道陈素商喜欢安逸,喜欢家庭。

    她并不愿意风餐露宿。

    “你还有个师父?”花鸢问。

    陈素商点头,跟她说起了自己的师父长青道长。

    简单吃了东西,三个人继续上路。

    陈素商让颜恺走在前面,她和花鸢落后几步。

    她低声跟花鸢说话。

    “假如我们要在山里耽误很久,明天开始,你能不能帮帮我?”陈素商问。

    花鸢不解:“帮什么?”

    “我如果让你和颜恺去做点什么,你就带着他走远一点,离我远一点。”陈素商道。

    比如说让颜恺去弄点柴禾、打点水。

    花鸢蹙眉。

    她不是很懂,她的术法简直是过家家,只会看点风水和算命。

    她看不出陈素商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花鸢好奇。

    “你照做就是了。”陈素商道,“你也知道,术士的秘密打探太多,没有好处的。”

    花鸢打了个寒战,对这话感触极深。

    她果然不再刨根问底,点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你也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你未婚夫的。”陈素商又道,“宁先生让我过来帮你,是给了我好处的,我不能白拿好处。”

    花鸢眼睛略微发涩。

    这么多年了,她遇到过最好的术士,是只有几面之缘的宁先生。而本应该是她亲近的术士,都是用心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