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854章 血符

第1854章 血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颜恺把胡君元绑在旁边的树上。

    三个人席地而坐。

    他们已经没有了食物,经过了一晚上的折腾,全部饿得前胸贴后背。再耽误下去,不需要胡家来人,他们自己就要困死在这里了。

    陈素商瞧见了远处有些野果,她去摘了一点,又把昨晚扔在旁边的兔骨和兔头捡起来,清洗干净。

    颜恺用树枝架起了一个支架,陈素商把水壶放上去,又把兔骨扔到里面,放入不少的盐。

    三个人吃了野果,每个人都喝了几口骨头汤,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

    旁边的胡君元默默阖眼,不看他们,也不说话。

    “.......正好有了三支枪,我们分开。颜恺,你守在这里,看住胡君元;我和花鸢分南北,去查找阵法的痕迹。”陈素商道。

    颜恺不通术法,他也不明白什么是阵法,看不出个究竟。

    花鸢的术法普通,但聊胜于无。

    “好。”颜恺和花鸢都点头。

    准备分开的时候,颜恺又喊陈素商,“阿梨,你要当心。”

    陈素商微笑:“我会的。你也别太担心,我会把咱们都救出去的。”

    颜恺伸手,轻轻摸了下她的头发。

    陈素商不由屏住了呼吸。

    她离开的时候,脚上特别有力气,脚步也变得轻盈,隐约是有了双翅膀,快要飞起来了。

    她是异常的快乐。

    在这荒郊野外,受困于阵法中,她却难得有极好的心情。

    心情好的时候,做事更加有效率。

    陈素商手里拿着罗盘,走了约莫半个小时,毫无起色。

    太阳逐渐升高,笼罩了山林,金芒透过树叶筛进来。

    陈素商看着阳光,突然想到了一点:假如有阵法,那么压阵的地方,一定会有煞气萦绕,生气避退。

    只需要看看那个地方,在太阳底下很明显的发暗即可。

    她心中大喜,果然顺着阳光的纹路,慢慢去看地下。

    很快,陈素商发现了一棵树,她靠近的时候,感受到了异样的舒适。她身负天咒,只要靠近重煞的地方,身体就会很舒泰。

    而树下的确阴得过分,阳光好像被茂密的树枝全部遮住了。

    可再仔细瞧,大树并非特别的茂盛。

    她急忙蹲下来。

    大树根部,的确有些新土,是被挖掘过的。

    陈素商用手,小心翼翼将新土拨开,发现树根底部被人刻上了符咒。

    这个符咒,陈素商是认识的。

    她脸色微变。

    她急忙把新土埋好,在大树二十米附近,寻找痕迹。

    她在大树的乾位,找到了一处新土的痕迹,再次拨开,下面是一根人为钉下去的木桩。

    木桩的周身,都被黄符包裹着。

    陈素商知道这是什么阵法了。

    知道了之后,她深吸一口气,举步往回走。

    她赶到了颜恺身边的时候,花鸢还没有回来。

    “如何?”颜恺急忙问。

    “我找到了法阵。”陈素商道,“接下来就是破阵了。”

    一旁被捆绑着的胡君元,睁开眼睛看了眼陈素商。

    他的眼底,有几分不信。

    他看完了,又阖眼,修闭目禅去了。

    “怎么破?”颜恺又问。

    陈素商露出了为难:“比较复杂。你就在这里,我要上树。”

    说罢,她就爬上了附近最高的一棵树。

    她越爬越高,几乎爬上了树顶。视线一下子开阔了,陈素商没看到花鸢,却瞧见了另外两处的异常。

    她心中有了主见。

    待她下来的时候,花鸢回来了。

    她果然是一无所获。

    “没事,我知道是什么了。”陈素商道,“是三煞阵。”

    一旁的胡君元,猛然睁开了眼睛,定定看着陈素商。

    花鸢瞧见了,就知道陈素商猜对了,大喜:“什么是三煞阵?”“三煞阵是三煞局的一种演变,在三角距离相等的点上,各自布下一个小法阵。小法阵又由两个阵法组成,一个是天阵,一个是坐阵。三个天阵、三个坐阵彼此呼应,封死

    了三角内的生气,人在其中会逐渐失去方向。”陈素商道。

    胡君元的眼睛,变得阴寒恶毒,不再是淡然冷漠。

    他的表情也略带扭曲。

    花鸢更是欢喜:“既然你认识,那要怎么破阵?”

    “破阵既很简单,也很复杂。”陈素商道,“只需立杆旗,在旗上用布阵人的血画上符咒,分别取出所有的‘坐阵’符咒,即可破了三煞阵。”

    花鸢回头去看胡君元。

    “是他布下的阵?”她问陈素商。

    陈素商有点糟心:“我觉得不是。”

    一旁的胡君元,露出了冷笑。

    花鸢和颜恺的心,各自一沉。

    好不容易山回路转,结果又变成了死局。

    花鸢一咬牙:“就用他的血试一下。万一不行,我们再想办法。我来给他放血。”

    胡君元静静瞥向了她:“蠢货!一旦用错了,我们所有人都得死!”

    花鸢打了个寒颤。

    陈素商点点头:“他说得不错,这就是我说的复杂之处了。”

    颜恺在旁边,一直不说话。

    他什么都不知道,帮不上忙,有种无能为力之感。

    陈素商沉吟了良久:“不如这样,用我的血试一试。”

    花鸢和颜恺一起看向了她。

    胡君元也好奇。

    这女人见多识广,连胡家的三煞阵都能看出来,且说得出它的由来,知道它的各种忌讳。

    既然如此,她又怎么说得出用她的血来破阵这种蠢话?

    又不是她布阵的。

    “.......不要问,这是天机,不能泄露。”陈素商打断了颜恺和花鸢,让他们的问题都堵在喉咙里。

    颜恺整了下心绪:“你会有危险吗?”

    “有。”

    “那不要做!”颜恺道,“我们再想想办法。”

    “但是,我想试一下。”陈素商说,“我不甘心。我们经过了这么多事,却要死在这种微不足道的阵法里吗?”

    颜恺张口欲言。

    陈素商又道:“假如失败了,我们就会死在一起。对不起颜恺,会耽误你。”

    “我愿意和你死在一起。”颜恺道,“我也愿意跟你承担风险。既然你想试,那就试试吧。大不了是一死。”

    陈素商微笑起来。

    花鸢仍是觉得刺心。

    这两个人,无时无刻不让花鸢想起夏南麟。

    她也焦虑万分。若是真死了,就当她命该如此吧。于是,花鸢也道:“陈小姐,你试试吧。需要我做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