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856章 谎话连篇

第1856章 谎话连篇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胡君元的瞳仁急遽收缩。

    他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那个女人,她的血可以破三煞阵!

    胡君元以前听长辈说过,世上的确有这种人的,不过是上千年前的记载里才有,最近是没见过了。

    那么……

    胡君元震惊到近乎失态。

    此时,树林里发生了一声巨响,像一株参天大树倒下了。

    巨响一声之后,接二连三,林中的飞禽走兽似被惊动了,应和着鸣叫、咆哮,整个山林顿时热闹又危险。

    “是‘天阵’倒下了。”花鸢道,声音里不自觉带了欢喜。

    天阵刻在大树上,阵法一破,煞气冲击树干,合抱粗的老树也应声而倒。

    颜恺心里也是一松。

    他很想去迎接陈素商,但是他不敢动。花鸢情绪很容易激动,而没了阵法阻挡的胡君元,可以用术法,对付花鸢很容易得手。

    他必须看守着,不能让陈素商的辛苦功亏一篑。

    他焦急等陈素商回来,眼睛盯在胡君元身上,不时快速瞄一下手表。

    明明只有十几分钟,他却是每一秒都在煎熬。

    当陈素商出现的时候,颜恺的眼前,像是突然推开门,瞧见了一片花海,隐约还能闻到芬芳。

    他还想上前拥抱陈素商,然而他又想起之前陈素商特意支开他,想来她也有难言之隐,只得忍住了。

    “处理好了。”陈素商对他们说。

    一件伟业,她说起来轻描淡写。术士做的功业太多了,他们自己早已不当一回事。

    “太好了。”花鸢情绪仍是有点激动,“我们现在要下山了吗?”

    “对,要下山了。”陈素商道。

    然后,她找到了自己的水壶。

    水壶昨晚熬煮了骨头汤,冷却之后,有一股子挥之不去的腥味。

    陈素商随便用了点冷水,点燃了符纸,将它送到了胡君元唇边。

    胡君元的眼睛一直看着她。

    陈素商手掌略微用力,掰开了胡君元的下颌,把符纸给他灌了下去。

    滋味实在很糟糕,胡君元想要吐出去,却又被陈素商扼住了嘴巴,只得咽了下去。

    “……这是袁雪尧给我的,诅咒用的,能让他安静几天。”陈素商道。

    花鸢松了口气。

    假如不是夏南麟还没找到,她真想一枪毙了胡君元。

    她对胡君元的恨,是非常强烈的,强烈到不同寻常。

    陈素商没有多问。

    回去的时候,胡君元果然浑浑噩噩,需要颜恺架住他。

    胡君元的随从,已经没了气息。

    陈素商让颜恺架着胡君元领头,花鸢走在中间,她殿后。

    下山的路稍微好走。

    他们没有耽误,从早上一直往前,中途只停下来吃了顿野味,天色将暗未暗的时候,终于下了山。

    下山之后,胡君元彻底昏死了过去。

    颜恺在山里奔波了两天,快要脱力了,还得背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也差不多重的男人,几欲崩溃。

    “颜先生,辛苦你了,我会感激你的。”花鸢难得有了点眼色,也会说和软的话。

    陈素商也问颜恺:“要不要帮忙?”

    颜恺一咬牙,就当负重训练了:“不用,我能行。”

    等把胡君元背到客栈的时候,颜恺全身上下都汗透了,双腿也在隐隐发颤。

    他们又要了间下房,把胡君元放了进去,陈素商在门口加了个小阵法,胡君元一旦想跑,她会先知道。

    颜恺用冷水冲澡,陈素商和花鸢则去街上买饭菜。

    陈素商跟饭店老板买了个食盒,装了几样菜回来。

    她还特意要了一大砂锅米饭,让花鸢在身后端着。

    颜恺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差点饿晕过去:“快快快,摆上!”

    陈素商从未见过颜少爷这么馋,不免失笑。

    颜恺一口气吃了三大碗米饭,才把自己的胃填饱。别说他,花鸢和陈素商的吃相也不好看,几个人都饿坏了。

    饭后,他们简单闲聊了几句,陈素商说:“今晚我会留心胡君元,你们好好睡,明晚轮到了颜恺,后天是花鸢。”

    颜恺和花鸢都点头。

    特别是颜恺,一挨到床,简直要感动了。他之前还嫌弃这、嫌弃那,现在才知道能有个安全的屋子、一张踏实的床多么不容易!

    哪怕汗味、霉味,都透着安心。

    他在这样的安心里,沉沉睡去了。

    花鸢虽然满腹心事,却也熬不过两天的辛劳,洗漱之后很快进入了梦乡。

    陈素商没有睡。

    她爬起来,到胡君元的房门口看了两次。

    胡君元安安静静躺着,没什么动静。可是等陈素商去看第三次的时候,他推开了窗户。

    陈素商诧异看了眼他:“诅咒对你无用?”

    “假如是画符咒的人亲自对我施咒,自然有用。”胡君元道。

    然后,他隔着窗户,上下打量陈素商,“你的八字有点奇怪,是天生的,还是后天人为遮掩的?”

    陈素商笑了下。

    以前,她也以为是她师父做了手脚,后来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你可以猜一下。”陈素商笑笑,“我不会告诉你的,这个是秘密。”

    然后,她又问,“你是胡家哪一房的孩子?你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也许我小时候见过你。我以前在胡家住过。”

    胡君元狐疑看了眼她。

    他不是很相信她的话。自从他有记忆以来,胡家从未接待过外人,哪怕是亲戚来了,也只是住在山下的庄子里。

    他半真半假笑了下:“我是长房的。你的确跟我差不多大,你叫什么名字?”

    “素商,陈素商。”她道。

    胡君元觉得这名字不错,又想起她的血,对她既提防又好奇。

    “你的血,能破我的三煞阵,这很厉害。”胡君元依旧带着试探的问。

    “雕虫小技。”陈素商道,“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你睡觉吧,也许我们明天就要上路去胡家。”

    胡君元脸上露出一点讥讽的微笑:“去胡家,送死吗?”

    “去救花鸢的未婚夫。”陈素商说,“你抓走了他,所以要用你去换回来。”

    胡君元往后退了几步,脸隐没在阴影里,不让陈素商看到他的表情。

    他的手死死捏紧。

    陈素商又问:“花鸢是偷了你们胡家的什么东西吗?她一个下人之女,为什么不能放她一条生路?”

    “偷了东西?”胡君元的声音,从屋子里飘出来,他本身则再也没走到窗边和陈素商对视,“她是这么跟你说的吗?她果然谎话连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