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867章 交换人质

第1867章 交换人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道长把花鸢和颜恺领到了客房。

    他也简单说了下陈素商的事。

    “您让她一个人去的?”颜恺听罢,猛然站了起来。

    道长瞥了他一眼:“坐下。”

    颜恺内心有一把愤怒的火,快要燃烧了他。

    他深吸了好几口气。

    道长慢条斯理说给他听:“想要上胡家的祭台,需得万分之一的机遇,以及小心。两个人去,只会增加暴露的风险。

    阿梨小时候在胡家住过,她甚至说过,她梦到过胡家的很多东西,那是她儿时记忆。她一个人,更加紧张,也许记忆会出来。”

    颜恺还是坐不住。

    他和陈素商的感情,刚刚开始。他一直都在筹划着,将来如何跟她一起过日子,岂能尚未开始就搁浅?

    “道长,我们现在怎么办?”颜恺问,“我能有什么办法救阿梨?”

    “你们没来,我倒是有点为难,你们来了就好了。”长青道长笑道,“谁能想到,还真需要你们帮忙呢。”

    花鸢和颜恺:“.......”

    道长的话没有歧义,他就是瞧不起人。

    花鸢则是暗暗高兴,心想这回她没有闯祸,做了件正确的事。

    “怎么帮忙?”花鸢问道长。

    道长指了指两个大箱子。

    花鸢和颜恺分别打开,然后瞧见了胡君元和另一个人。

    “他叫胡正,是胡家的旁枝,地位比主子低、比仆人高。”花鸢认识另一个人。

    “那很好。”道长说,“有点身份,就不错,比无名小卒要好。等会儿,我们直接去胡家,花鸢你押着胡正,颜恺押着胡君元。我们用手里的人质,去交换阿梨和夏先生。”

    颜恺和花鸢一愣。

    能交换吗?

    既然能,为什么道长早不说、晚不说,还让陈素商去冒险?

    这个人到底靠谱不靠谱?

    “道长......”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道长打断了他,“要是从前,胡家绝不会换的,他们心高气傲,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更不会把自家子侄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他们家外围的屏障被打破,世俗正在冲击着胡家。术士再有能耐,能打得过飞机大炮吗?他们如果能重建那屏障,早就建了,不会容许外人围观这么久。

    所以,他们目前处于惊惶中,人心不稳。家族再不庇护自家的人,会让更多人不安。而且,现在是多一个帮手,对胡家多一份好处。”

    花鸢和颜恺都明白了。

    时机!

    他们找到了做这件事的好时机,现在很有可能会成功。

    “......而且,他们更想把外人全部踢出来。”道长说,“现在是好的机会。当然也不能随便就换,需得有本事的人去。

    我有术法,但是我没有枪,而且一个人控制不了两个人。你们俩,一个人拿刀、一个人拿枪,要牢牢控制好手中人质。”

    他们手中的人质,能换回他们的爱人。

    颜恺和花鸢都重重点头。

    道长欣慰,带着他们俩,出了客栈,往胡家那边去了。

    胡家的外围,还是挤满了人。

    不少人特别好奇,想要往前冲,挤过去看看。

    而胡家,似乎很不想在没有术法屏障的情况下,与外人起冲突,真怕激怒了当地人,他们冲上胡家。

    胡家真正会术法的,只有嫡系,人太少了,应付不了庞大的外人,更加应付不了手中有枪的军队。

    “喂,小子,你认识他吗?”道长挤到了最前面,指了指颜恺手里的胡君元。

    胡君元醒了过来,脸色雪白,既是受了符咒的影响,也是因为难堪。

    他成了俘虏,丢尽了胡家的颜面。

    “二少爷.......”对面的人果然认得胡君元,又见他被人用枪指着脑袋,又怒又惊。

    胡君元声音很虚弱:“去告诉族长,我回来了。我不想死,照他们说的做。”

    那人急忙往山上跑。

    半个小时之后,山上有人下来了。为首的,是一名衣着讲究的中年男人,他怒气冲冲看着胡君元,一开口就是一顿臭骂。

    说他没用,私自离家,还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

    “跟你说过无数次,跑掉的人,胡家绝不会再要,你偏偏要去找。”那中年男人愤怒无比。

    “我错了,父亲。”胡君元低声道。

    那男人又看了眼花鸢,眼底的怨毒更深:“你没抓到这个小贱人,反而成了她的俘虏?你还有脸回来?”

    旁边的人劝说他:“大伯别生气,先救二哥。”

    道长含笑不语,等着胡家先把大戏演完了。

    直到胡君元的父亲看向了道长,道长才开口:“要你们前天抓到的女孩子,要夏南麟。”

    对面的人低声议论了起来。

    中年男人时不时瞥一眼这边。

    围观的人都挤过来,却又不太敢靠近,因为道长身边会让人觉得不舒服,而且颜恺手中有枪。

    “用夏南麟换胡君元,另一个我们不换。”最终,胡家那边给了结果。

    然后,中年男人看向了花鸢,“花鸢,你同意吗?”

    花鸢的眼睛一瞬间通红。

    当初杀她父母,就是大老爷亲自下手的。他为了什么狗屁胡家的祭品,牺牲了花鸢的家人。

    “把夏南麟和陈小姐一起交出来。否则我先杀了你儿子。”花鸢恶狠狠道。

    中年男人轻蔑看着她:“我儿子多的是。你们考虑吧,考虑好了直接说,条件没得再谈。”

    “我们不考虑!”花鸢大声道,“颜先生,你先把胡君元的腿打断一条。”

    颜恺的枪口,略微往下。

    围观的人更是后退数步。

    胡家的子弟也很紧张。

    目前胡家内忧外患,扣住一个陈素商,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那女人的阵法,毁了胡家的祭品。胡家炼祭品,除了要合适的孩子,还需要添加各种东西进去。

    现在那孩子,变成了一个死了多时的死婴,对胡家而言就没了意义。

    且那女人画阵法图的地方,正好就是胡家山脉阵法的地方。

    她阴差阳错把胡家的山脉给毁了。

    要不是胡家的人上去及时,护阵法器都差点被那女人抢走。

    他们抓住了她,却不可能用她去炼祭品,也不可能用她去重新找山脉,所以留着她,除了杀了她,也没什么用。

    可这个当口,自家的孩子,绝不能死在众目睽睽之下。“等一下!”胡家那边,一个留长胡子的男人,“花鸢,你不要激动。我们再去请示族长,你们再等两个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