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878章 偷窃成功

第1878章 偷窃成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花鸢没有见到身为族长的老太爷,只是见到了大老爷。

    大老爷死了个儿子,情绪并没有什么起伏。

    花鸢看到他,心里既恨又畏。她这次回来,是来偷东西的,不是跟胡家硬抗的,因此她在大老爷面前,装得柔软可欺。

    “我没有杀二少爷。”她声音伪装着颤抖,心里其实一点也不怕了。

    她知晓大老爷心狠手辣,也知晓自己毫无胜算,可面对强敌时,她这样的平静,一点恐惧也聚集不起来。

    原来,怕死是人最大的恐惧来源,抛弃了这一点,就可以真正的无畏了。

    大老爷冷冷看了她一眼:“他死于苗家的蛊术,你还没这个能耐。”

    胡家已经知道,胡君元是被如淮的金蚕蛊杀死了。

    如淮不见了,胡家和苗寨的人到处都在找她。

    “你上山来做什么?”大老爷坐在椅子上,眼神始终像看一只蚂蚁似的看向花鸢,随时随地可以一指碾死她。

    花鸢果然又如从前那样,战战兢兢颤抖了半晌:“我害怕。”

    大老爷的脸色更沉。

    要是花鸢下面再说一句废话,他就要亲自动手杀了她。

    “……如淮也想要杀我。她如今被苗族和胡家不容,回不了家,会到处游荡。她会去找我,我此生都难得安宁,除了……”花鸢颤抖得更加厉害,声音也哽咽了。

    除了胡家,没有地方能保护她。

    “我想,你们要找她报仇,她也许会把误杀二少爷的事迁怒到我身上,上山找我。到时候,你们可以抓住她。

    一旦抓到了她,可不可以记我一功,原谅我逃跑的罪过?”花鸢的思路尚且清晰,声音却越来越颤栗。

    大老爷没有心情与她废话。

    这女人只有一个目的:怕死,把胡家当庇护所来了。

    她当胡家是什么地方?

    大老爷眼底有寒芒闪过。他自然不必亲自动手,杀这种低贱的女人。胡家有刑罚的地方,可以让她吃够苦头。

    他站起身要走。

    花鸢看出来了,急忙也站起身:“大老爷,求求您让我回来吧。我愿意给胡家生孩子,只要我能活下来。”

    大老爷已经转过了身,脚步却是微微一顿。

    他看到花鸢上山的第一件事,也想起了这个。

    他还想先把花鸢折磨一顿,再将她圈养起来,生个孩子是容易的事。

    只是,那要承担很多的风险,谁知道这疯子会不会中途把孩子弄掉?

    现在她自己说出来了,事情容易了很多。

    “……胡家不需要你这个贱婢生的孩子。”大老爷快步出去了。

    花鸢一个人跌坐在地上,低垂着头,看上去很绝望,心里却那样的平静。

    大老爷越是拿乔,越说明他看重此事。他会先把花鸢关起来,也许会有点小惩罚,让她吃些苦头;然后,他再过来谈这件事。

    他不仅要花鸢心甘情愿,还要她把此事当做恩赐。

    片刻之后,来了几个人,把花鸢关了起来。

    倒也没打她,只是饿了她两天。

    两天之后,胡家恩威并施的,接受了她的投诚,选了个地方让她住。

    至于她什么时候给胡家生孩子,跟谁生,此事没有公开。

    大概是胡家改变了策略,决不让孩子的父亲知晓,而花鸢生完了孩子也要死。

    有了这个作用,胡家给了花鸢一点恩惠,她可以下山去祭拜她的父母。

    花鸢到了父母坟前烧香、哭泣,并且说出自己的恐惧,都被传回了胡家长老们的耳朵里。

    她从小是个柔软的女孩子,现在被如淮吓破了胆子,也是情理之中的。

    花鸢可以从她住的地方,到山顶去,这一路是没有人会阻止的。而胡家,每天都要派子弟出去,三三两两的,早出晚归,应该是去找寻一个居住的地方。

    她在山上待了四天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下午三点多,是胡家最繁忙的时候,花鸢慢悠悠走出了她的房间。

    胡家的人以为她散步。

    她也的确是散步,往那边望景峰走去。

    她记得这条路,以前胡君元带着她走过一次。

    “从这边往下,前面就是我住的地方。”她记得胡君元这样告诉她,“西边不要去,那里是胡家的库房,珍藏最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当时的花鸢,也很好奇。

    胡君元压低了声音:“都是宝贝。你不要跟任何人说,其实那是家族的祠堂后面,一般人不能进入祠堂。我偷偷打听的,机关锁我也知道。”

    那些话,历历在目。

    胡君元也有多调皮捣蛋的时候,只是他的顽皮,深藏不露。

    他打小就爱装大人,为了祖父和父亲能高看他一眼,为了能取代他大哥。

    这些思想,到底是他自己固有的,还是谁传输给他的?

    如果说大老爷想让自己的儿子都成器,暗中鼓动孩子们互斗,花鸢是相信的。

    除了父母,谁能对一个年幼的孩子,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大下午的,没有人脉看住她,她慢慢往西边爬去。

    花鸢在祠堂待了半个小时,不动声色从前门出来了。

    她出来时候遇到了人,遭到了盘问:“你做什么?”

    “我走错了路。”花鸢低声辩解。

    她的确不认识路。

    那人就把她带回了她自己的屋子。

    花鸢想了想,又派人去给大老爷说,今天才是她父母真正的忌日,她想再去祭拜一次。

    大老爷很忙,况且现在时间还早,他也没太在意,让花鸢去了。

    花鸢下了山,直接往外跑。

    一直在房间里的老太爷,突然觉得胸闷气短。

    他喘息艰难,对随从的人道:“去叫大老爷。”

    大老爷急忙来了。

    “去、去看看护脉法器。”老太爷身体不停的颤抖,一口气上不来,“护脉法器……”

    大老爷亲自去看。

    祠堂后面的是机关锁,需要特殊的密码才能打开。

    大老爷对此还是很有信心的,只是开机关锁的时候,双手略微发颤。

    待他打开,发现护脉法器不见了,大惊失色。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可能。

    花鸢!

    那个看似怯懦无能的女人,她方才下山去了,也许是她偷走了?

    她是怎么知道机关锁的?

    大老爷也顾不上了,急忙让人去追。

    花鸢逃到了小树林旁边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她也看到了道长等人。

    她急忙掏出了一块形状奇怪的铜器,朝着道长等人扔了过来:“接住了。”

    她身后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东西逼近。

    而对面的陈素商,突然拿出了手枪。

    一声枪响,震彻了整个山谷。

    花鸢顾不上回头,只是死命往前奔,袁雪尧稳稳接住了她。

    旁边不远处就有他们的马,四人一共两匹马,快步往远处飞奔。

    远远的,花鸢听到了哭喊声。

    她被袁雪尧护住,此刻就忍不住大着胆子回头。

    她看到胡家的大老爷倒地。

    陈素商那一枪,击中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