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902章 天眼

第1902章 天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术士说的天眼,并非真正的眼睛,而是双眉间能直接感受到天地间阴阳二气的变动,不需要借助罗盘。

    “是的。”袁雪尧没有得意,语气平淡得甚至有点黯然。

    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开天眼。

    假如他的幸运全部用在这件事上,他宁愿不要。

    他想要的幸运,是简单而平凡的,他甚至还想要得到陈素商。可如今,注定不能了,人不可能占了所有好事。

    传说,“天眼”曾经是个器官,长在双眉之间,经过漫长的进化而消失,但陈素商更相信它是一种触感——能“触摸”到阴阳二气的触感。

    长青道长也告诉过陈素商,真正的大术士,可以在某个机缘巧合之下,开天眼。当然,绝大多数的人做不到,有时候上千年才能出一人。

    不成想,袁雪尧做到了。

    他最近经历了太多的打击,不管是他的家庭还是他的爱情,都令他痛苦。

    痛苦到了一定的程度,得到了极好的机缘。

    “恭喜你。”开口的,却是颜恺。

    颜恺是真心实意替袁雪尧高兴,绕过前面的椅靠,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道,“这样一来,你是不是能赢过你妹妹?”

    袁雪尧想了想:“若我一人,很悬,有道长、阿梨,可以试试。”

    道长术法高深,在袁雪尧苦修之前,他是比不过道长的;而陈素商的血有奇效,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她的血的确能让阵法功效加强数倍。

    袁雪尧现在的本事,与他小妹妹斗法,他没有把握能胜利,但是道长和陈素商辅佐他的话,他觉得可能性很大。

    “你会同意、阿梨帮我?”袁雪尧回眸问颜恺。

    颜恺觉得他这样说话,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们是千里迢迢从太原赶过来的。若不是真心待你,何至于这么辛苦?你以为赶路容易?”颜恺道。

    袁雪尧一愣。旋即,他好像看到了自己性格里的不堪一面,有点惭愧低了头。

    道长打圆场:“行了,都别阴阳怪气的。袁雪菱曾经想把全香港人都害死,这女人留不得。哪怕只有半分机会,我也要杀她。这不是为了雪尧,为的是天下苍生。”

    车厢里一阵沉默。

    陈素商先接话:“好!”

    “如果我能帮忙,我也愿意出一份力气。”颜恺道,“师父,您有什么办法吗?”

    道长看了眼袁雪尧。

    袁雪尧补充:“还要、为雪竺。”

    为的不仅仅是天下苍生,还有袁雪竺。雪竺就是死在自己亲妹子手里的。

    六叔为了这件事,远走异国他乡。

    “对,为了雪竺!”道长说。

    说到了这里,道长有点伤感。

    汽车开到了市里,道长给他们几个人找了招待所住下之后,叮嘱他们:“就在这里等我,我出去一趟,过几天回来。”

    陈素商说好。

    第二天,她和颜恺去了趟医院。

    医生给陈素商做了检查,的确是怀孕了。因为袁雪尧已经说过了,陈素商和颜恺觉得是意料之中,故而没啥惊喜。

    做个检查,无非是为了安心。

    “……你想吃什么吗?”颜恺凑在陈素商跟前,问她。

    陈素商自身没有什么怀孕的感觉,自然也不觉得需要补什么。

    “想吃点香蕉。”她随便找了个借口。

    只是这寒冬腊月的,内地城市找香蕉非常不容易。颜恺跑遍了水果市场,都没有,他非常的懊丧。

    陈素商又道:“没有香蕉,桔子也可以。”

    桔子倒是好买。

    陈素商吃了几个桔子,开始担心她师父。

    “师父出去两天了,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她问颜恺。

    颜恺哪里知道?

    “他让我们多等几天,那就再等等。”颜恺道。

    陈素商心事重重吃着桔子。

    他们这一等,足足等了半个月,道长才回来。

    半个月里,他们三个人轮流着急。袁雪尧担忧的时候,陈素商和颜恺安慰他;轮到陈素商的时候,袁雪尧又帮颜恺开导她。

    故而三个人上火归上火,并没有作死乱跑,老老实实在招待所等道长回来。

    道长带回来一个人。

    陈素商没见过此人,却又感觉他的眉眼有点眼熟,想不起哪里见过。

    她待要发问,道长主动介绍:“这位是胡长生胡三老爷,胡家现任家主。”

    这话一说,三位年轻人齐齐变了脸,特别是陈素商和颜恺。

    陈素商可是打死了胡家的大老爷。

    怪不得她觉得这位胡先生眼熟,原来是他的眼睛,有点像去世的胡凌生。

    “师父……”陈素商冲道长使眼色。

    道长大大咧咧:“不妨事,胡先生不是敌人,他是过来帮衬我们的。”

    陈素商:“……”

    她师父看似不靠谱,其实还是挺可靠的,陈素商不应该怀疑他,只是心里不停打突。

    胡长生约莫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眉目慈善,从面相上看,是个很敦厚的人。

    陈素商也隐约记得,花鸢提过一次,说胡家三老爷人不错的。

    “这是我徒弟阿梨。”道长不理睬陈素商,转而把他们三个人都介绍了一遍。

    他说完,胡长生就看向了陈素商。

    “你让我侄子得到了解脱,我应该向你道谢。”胡长生道,“我哥哥和嫂子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

    陈素商再次一愣。

    “……胡凌生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哥哥。要不是他出事,怎么轮得到那个野种做长兄?”胡长生又解释。

    陈素商:“……”

    后来,她才知道,被陈素商打死的胡家大老爷,原本是个私生子,生母身份低微。他自身术法高超,又因为心机和手段厉害,被老太爷器重,在胡凌生出事之后,将他认在了嫡母名下,成了“大哥”。

    其他兄弟和堂兄弟们,多少愤愤不平,却又不敢造次。

    胡长生与兄长胡凌生从小感情深厚,在胡家也只有他们俩是一母同胞,其他兄弟多少隔了一层。

    胡凌生疯了之后,大家都以为他跑了,胡长生也是最近才知道,他后来活了那么长时间。

    “……道长对我哥哥有恩,你又帮我杀了我的眼中钉,从我这里开始,胡家不会找你的麻烦,我也会勒令家族其他人。”胡长生道,“我是来帮忙的,颜太太,不是来寻仇的。”

    陈素商和颜恺全部松了口气。

    师父还是靠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