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906章 胡家的圣姑

第1906章 胡家的圣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陈素商一直很讨厌苏曼洛。

    当一个女人成年了,却把人际关系处得像孩子过家家,是非常令人讨厌的。

    然而,他们现在又需要用苏曼洛来转移视线。

    陈素商走出苏曼洛的院子,对着众人大吵大闹,还在袁雪松过来的时候,重重掴了他一巴掌。

    “堂堂大术士家族,欺凌一个女孩子。她是自愿的吗?依照法律,你应该被处死。我们要去报警!”陈素商大声说。

    众人微愣。

    他们大概没想到,陈素商会说出“报警”二字,一时间愣住。

    尤其是袁雪松和他的妻子。

    袁雪松的妻子,性格是很典型的家庭妇人。她把所有罪过,都推到苏曼洛身上,不敢去怪自己赖以生存的丈夫。

    然而在这件事里,苏曼洛的错只占一半,剩下一半是袁雪松的。袁雪松的妻子只骂苏曼洛,从这个角度而言,是有点不讲道理。

    听说陈素商要去报警,先暴跳如雷的,也是袁雪松的妻子。

    她用蹩脚的官话和陈素商对骂:“狐狸精勾引男人,还要倒打一耙?”

    陈素商:“……”

    她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她只是很庆幸,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她母亲只对陈定恶语相向,从来没有去找过那些姨太太们的麻烦。

    假如陈太太也像这位妻子一样,把罪过推给另外的女人,陈素商对她的感情,未必会像现在这么深。

    可陈素商这次,不是来帮理的,而是来搅浑水的,故而她故意和袁雪松两口子做对,最后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而袁雪松捂住脸,在旁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却是满脸的愤怒。

    袁雪菱亲自出面,把袁雪松和他妻子关了起来,让他们俩闭门半个月。

    袁家终于消停了点。

    跟在袁雪菱身后的苗女如淮,目光怨毒看了眼陈素商。

    陈素商与她对视,丝毫不让。

    袁雪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余怒未消:“成天惹事,没一个省心的!”

    如淮低声安慰她。

    “……你事情办得如何?”袁雪菱喝了半杯茶,才问如淮。

    如淮是苗女,湘西也有苗寨,袁家跟胡家一样,也会同苗人通婚。

    故而如淮跟袁雪菱有点沾亲带故,是隔了十八代的亲戚。

    “没有结果,那女人的生辰八字,谁也看不准。”如淮道。

    她们俩讨论的是陈素商。

    陈素商什么来历,苏曼洛叽叽咋咋说了一大堆,什么陈定的养女,什么新加坡司太太的侄女,却半点跟术士靠不上边。

    袁雪尧能蒙蔽天机,可陈素商的生辰八字,却又好像不是被蒙蔽的,总之她来历不明,不弄清楚她的身份,袁雪菱不敢贸然出手。

    袁雪菱还记得自己在香港大败,就是因为陈素商和道长的加入,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本事?

    “家主,我倒是记得一件事……”

    “什么事?”

    “我姑姑是胡家的媳妇,她以前跟我说过一件事。当时胡家推演天象,说有位胡家的圣姑转世,天生多一指。

    他们到处找她,想要把她接回胡家,可还没有过多久,那圣姑不过周岁左右,她的宿相突然消失了。胡家后来又找了一段时间,一无所获,也许是夭折了。”如淮道。

    袁雪菱蹙眉:“你怀疑她……”

    “我也不知道,只是乱猜的。假如那孩子没有夭折,而是被高人藏了起来,大概有陈素商那么大。”如淮道。

    袁雪菱的眉头蹙得更紧,眼底却是不耐烦。

    “他们这次回来,是要对付我。”她道,“不找点厉害角色,怎么可能?”

    陈素商又是怀孕,又是八字不明,怎么都像是不好惹的。不仅仅是他们俩,还有苏曼洛先到。

    苏曼洛是个结结实实的蠢货,袁雪菱一直没把她放在心上,可这次的事情看,又不太像是那么回事。

    她自己也绕晕了。

    “……找个人,试探试探他们。”袁雪菱道。

    袁雪尧也变得不简单了。

    袁雪菱术法厉害,那是天生的,可她没有开天眼,袁雪尧却开了。

    回来那天,袁雪尧说出这个消息时,族里不少人动摇了。

    替袁雪菱预谋夺去家族位置的三位叔伯,已经被袁雪菱秘密处理了,现在两个死心塌地的帮手也没有。

    她做事太急了。

    而祖父去世的事,说起来也很容易被戳破:祖父是寿终正寝的,这点大术士们都能推演到。

    “我去吧。”如淮道,“我愿意替您做成此事。”

    可事与愿违。

    如淮没有见到陈素商,被袁雪尧拦在了门外。

    袁雪尧冷面冷心,对如淮非常不客气。

    “滚!”他把门关上了。

    袁家暂时恢复了宁静。

    袁雪尧每天都要在大院子里走动,只是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

    他也没做什么,就是到处看看,有时候还会搀扶着陈素商,一边散步一边说话。

    他很淡定。

    日子就这么淡淡过了一个月。

    陈素商的肚子,终于能看得出样子了。袁雪尧对此新奇不已。

    他不是父亲,却暗暗生了期盼——期盼看到这孩子呱呱坠地的模样。

    “阿梨,我要做义父。”他对陈素商道。

    陈素商点头:“好,你做义父。逢年过节,要给孩子送礼物。”

    袁雪尧说好。

    只是,到了此时此刻,他心里莫名抽痛了起来。

    他失恋的痛苦,被当初的天咒吞噬得一丝不剩,他得知陈素商和颜恺在一起之后,心里的担忧并没有从天咒转移到那件事上。

    他一直能接受。

    直到这一刻。

    他很伤感,挪开了目光:“你想吃什么?”

    陈素商很想喝一碗鱼汤

    她如实说了。

    袁雪尧去后厨看了看,没有新鲜的鱼。好在袁家外面就有池塘,而且开春了,鱼很容易抓到。

    他忙活了大半天,抓到了几条小鲫鱼。怕袁家的人下毒,他在陈素商的指挥下,两个人把鱼洗干净、下锅熬煮了。

    第一次做饭,效果不差,鱼汤又白又浓,鲜美异常。

    他想到,如果他们生活在香港,只需要打个电话,饭店就送热腾腾的鱼汤过来,而且家里可以请佣人。

    之前那点不甘心,一哄而散了。

    袁家,真的不适合陈素商生活,哪怕她能吃苦,袁雪尧也舍不得。

    她一直都是生活在大城市的,她过惯了好日子,不值得为了任何人做出巨大的牺牲。